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文章正文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吃两只大白兔奶尖邻居小寡妇让我爽透了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这丑八怪在侯府的时候,还不是任她捏搓不敢吭声,就算老爷子在,她随便找个理由就把这傻子糊弄过去了,这到乡野之地待了几年时间,回来还能翻了天不成?

“二姑娘!”老仆听不下去。

那侍卫长也是存心刁难,“我看,还是等老爷子回来再说吧,放了闲杂人等进去,我们更不好交代。”

 文学

谁人不知老爷子军务繁忙,常年不在府中,如今侯府事务都是歆儿大小姐做主,以后还有可能会是太子妃,现在他不找这样的好机会巴结着,更待何时?

“看来,今天凌兮月是没那么容易进侯府。”

“也是可怜,没爹没娘受人欺负。”

……

周围过往之人都纷纷露出同情眼光。

战娉婷此时骑虎难下,却还是有点心虚的,羞辱一番给个下马威,达到目的后便松口,“即便要进,那也只能从侧门进,可不能脏了我们护国侯府的门庭,毕竟这里进出的可都是身份尊贵之人,不是什么小猫小狗都可以踏足的……喂,你干什么,别拿你那张丑脸来吓本小姐。”

说话间,凌兮月已走至她面前。

“不认识。”凌兮月咧嘴一笑。

战娉婷不自觉一抖!

“不认识我没关系。”凌兮月抬手,举起一物,“认识这个就好。”

话音未落,手中之物破风而出。

“啪——”

长鞭猩红,以破竹之势,一鞭横扫过去!

“啊——”还未反应过来,战娉婷应声惨叫飞出,“碰”的一声,狠撞在朱红侧门中央,最后重如麻袋跌落在地,尘土飞扬,哎呦惨叫响起,头上珠翠花钗散落一地!

“哧……”

周围一众倒吸一口凉气。

这???

都可以!!!

“啪——”

再一鞭子挥出,似毒蛇吐信,卷上那侍卫长熊腰,似秋风扫落叶,带起那魁梧身躯猛地抛起在半空,一挥!直接甩到右边朱红侧门之上,撞出“轰”的一声巨响!

“噗——”

侍卫长落地喷出一口鲜血。

再看那背后的铜门,都活生生凹了一大块,这力道……看着都疼。

凌兮月勾唇冷笑。

振臂,挥下。

“啪——”

一声脆响,钢鞭在地面带出一道长长的森白印记!罡风穿堂而过,门前侍卫豁然中开,吓得连连倒退,控制不住瑟瑟发抖,让出一条平坦大道来。

“……”

安静,窒息。

人来过往的正街上,死一般的寂静,瞬间鸦雀无声。

原本吵闹不休的护国侯府门庭前,一下子便安静下来,两个闹得最凶的,一个晕死了过去,一个在地上打滚惨叫。其余之人噤若寒蝉。

凌兮月缓缓收回长鞭,“废什么话,打一顿不就好了。”

脸上那笑容,天真无害。

秋兰“噗”的笑了出来,只是这一顿打得哟……

周围看热闹的,此时是笑都笑不出来,一个个背脊发凉,冷汗涔涔,生怕说错了一句话,那一顿鞭子就落到了他们身上来。

是谁说的侯府三小姐是个废物?

这他娘分明是个狠角色!

“这……”那老仆是被吓到了,加上老人家心脏不好,幸好没给吓晕过去,这会儿杵在凌兮月身边,像个木桩一样,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鸡蛋。

这真的是兮月小姐?他现在也怀疑了!

“这不,安静多了。”凌兮月轻笑,一路进去畅通无阻。

秋兰憋笑,低头跟上去。

“哎呦,哎哟,来人啊,救命,呜呜呜……”战娉婷浑身散热架一般,满地打滚,哭得如丧考妣,哪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哦,对了。”

凌兮月忽然回头。

门外侍卫齐刷刷一抖,心脏都快跳出心坎儿!

您老人家还有什么吩咐?

一次说完可好?

有人快哭了……

凌兮月微笑,一张‘鬼脸’分外迷人,轻快嗓音天真无邪至极,“我这刚回来,有些事情不是很懂,不过幸好有人提醒了我,这以后大姑娘,二姑娘,几姨娘什么的,出入侯府都记得走侧门哦。”

战娉婷眸子愕然一瞪。

什么?

“是,是。”众侍卫点头如捣蒜。

他们还能说什么?

还敢说什么!

“不然。”凌兮月脸色转冷,直至面无表情,一字一句,“我不介意,再帮忙清扫一下门庭。”

转身,迈步进门,留下一道漂亮身影。

“你,你!你们!”

战娉婷死瞪是凌兮月背影,又颤手狠指见风倒戈的一众,浑身裂痛,气血上涌,怒火攻心……接连摧残,几个抽搐,这一口气没上来,竟活生生的给气晕了过去。

众人闭眼。

惨,惨不忍睹……

这一顿鞭子,换来的是凌兮月三天安静日子。

护国侯府的建筑多是大气朴实,低调厚重的风格,而凌兮月所在的兮月阁,却是雕梁画栋,金纱软帐,无一不精美绝伦,更是花团锦簇,群芳争艳。

池中锦鲤畅游,鸟叫虫鸣不断。

阳光一照,这周围金灿灿的,闪眼。

“哎……”不知是凌兮月的第几十次叹气。

老爷子的品味,真是一言难尽。

秋兰笑言,“老侯爷这不是心疼小姐你嘛,在外面风吹日晒吃苦受累的,这回到家可不得什么都用最好的,好好将养,我听老管家说,准备接小姐回来的几个月前,就开始布置了,哈哈……”

说到最后,她自己都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来。

“老爷子什么时候回来。”凌兮月躺在软椅上,在树下纳凉,合眼小憩。

“管家说,好像就这两日。”秋兰立马回道。

凌兮月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我要的关于北辰琰的卷宗,天下阁送来了吗。”

秋兰正想开口,却忽的皱眉。

凌兮月睁眼,缓缓勾唇。

有客人到了!

“妹妹这里好生精致。”

嗓音优雅,人未到,声先至。

接着走进院门的人,更是曼妙多姿。

一袭正黄色的锦缎衣衫,发髻高束,横插两只凤翅金簪,美眸盼盼,眉心以鹅黄花钿点缀,妆容精美玉佩纤腰,好一个端庄优雅的人儿。

头排军被灭,正主到了。

来人正是被誉为天临第一名门贵女的战歆儿!

先前战娉婷在门前阻拦,不过是打头阵,给下马威应场子的,没想到反被扇了耳光,接着凌兮月几天没动静,如今正主还是沉不住气了。

这战老侯爷膝下,有三子一女。

正妻去后,即便有两个姨娘,侯爷夫人的位置也一直空悬。

都说虎父无犬子,但两个姨娘的儿子,却都是好吃懒做的纨绔子弟。

不提也罢!

而嫡长女,也就是凌兮月的母亲战雪澜,虽为女子,与父亲一起沙场杀敌,征战四方丝毫不逊男儿,可谓巾帼不让须眉,更是风靡天下的美人。

奈何未婚先孕遭受非议,红颜薄命。

嫡子战云扬,也就是战雪澜一母同胞的弟弟,更是年少奇才,兵法战术信手拈来,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当年和姐姐并称京城双绝,撑起整个护国侯府下代门楣。

可惜英雄气短!

十年前遭逢大难,被人废了一身武艺,更残忍的挑断手脚经脉,至此残废一蹶不振。

嫡亲血脉中,唯一孙子辈的只有个凌兮月。

一提及,只剩叹息。

哎……

若见到,简直让人恨不得戳瞎自己双眼!

完全集齐所有惨烈于一身啊,痴呆,废物,丑颜!

实在让人感慨,护国侯府几代英才,怕是要折陨在此。

如今只孙子辈中战歆儿有所担当名声不错,侯门闺秀,虽不及战雪澜那般惊艳,光芒四射,却也能勉强撑得住场子。

老爷子军务繁忙,常年在外,所以府中大小事务自然便落在了她的头上,可以说是女主子都不为过。

跟随战歆儿一起过来的,花花绿绿一群,多是她交好的王孙贵女,像是来府中小聚。

凌兮月淡眼望去,眉梢轻扬。

这拉一帮子来,唱戏呢?

“哇,好精致的院子。”

“只是给这傻子住,脏了地儿。”

“早闻这凌兮月‘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丑得非同凡响,哈哈哈哈。”

“不过没想到这丑八怪还能回来。”

……

一行人交头接耳,低声窃笑。

秋兰扫了周围一群人,心中长长“哎……”了一声。

可怜了,小姐这会儿正无聊。

这一群人中还有战娉婷,刚能下床。

只是瞧她那样子,似乎吃一堑未能长一智。

“大姐。”她急不可耐地扯着战歆儿的袖子,眼神狠瞪凌兮月,“就是这丑八怪,她居然敢打我。”

那天她是没留意,今天有大姐帮着,她非得打回来不可! 

文章标题: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吃两只大白兔奶尖邻居小寡妇让我爽透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0-216896-0.html
文章标签:让我  两只  寡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