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文章正文

宝贝这次你主动 好爽用日语怎么说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我道咱家小姐还有个哪门子姐姐。”秋兰拉长嗓音,“原来是表的。”

“咳咳……”

院中角落传出窃笑。

跟在凌兮月身边这么久,秋兰那损人的功夫那也不是吹的。

 文学

“好大的胆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主子们说话,哪有你个奴才插嘴的道理!三妹,你不会管教下人,姐姐我不介意帮帮你。”战娉婷逮住机会,仗着有战歆儿在撑腰,直接挥手,“来人,给本小姐掌嘴!”

老爷子快回来了,还是别让凌兮月身上有明伤的好。

打不了凌兮月,先打一顿奴才出出气!

“是——”

两个府兵应声上前。

战歆儿面上是万年不变的端庄浅笑,在旁不吱声,却显然也是默认的,不然战娉婷可使唤不动,毕竟老爷子不在,他们可是以战歆儿的话为准。

“谁敢。”秋兰下颚傲气一抬。

这世上除了主子,谁都别想动她。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大家快看看,这狗奴才都快爬到主子头上来了。”战娉婷气得面色绯红,“今天不好好管教,明天岂不是无法无天,连皇上都不放在眼中,带出去丢我们护国侯府的脸!”

“嗯……”

“没错!”

众王孙小姐们纷纷赞同。

这奴才确实忒没大没小了点。

“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掌嘴,狠狠的打!”战娉婷上前两步,挥手示意两个府兵,已迫不及待要打一顿秋兰出气。

“说得好。”凌兮月开口。

“?”

四下忽静。

众人诧异,没想到凌兮月半天憋出这么一句。

暗道,刚还觉得凌兮月挺正常,现在不会又傻了吧?

凌兮月起身,抖抖衣裙下地,朝战娉婷一步步走过去,在她面前一顿,面上笑意灿烂。

战娉婷没来由一抖!

毕竟前车之鉴……

还是有些后怕的,只是今日有这么多交好的王孙公子在,她不能示弱,再也丢不起那个脸了,再加上有战歆儿在旁撑腰,她也有底气一些。

战娉婷下巴高傲一抬,“你……”

“啪——”

脆响,狠狠一耳光!

“哧……”

背后人群猛的后退。

这猝不及防的一耳光,战娉婷被凌兮月直接打跌在地,眼冒金星,口鼻冒血,脸朝向后方,感觉脖子都转了一个圈儿,白嫩肌肤上,五个猩红手指印在阳光下好不刺眼。

“你!你又……”战娉婷反应过来,直接疯了一样,捂脸猛地抬起头来,双眸猩红扑向凌兮月,“你居然敢……”

“啪——”

抓狂话语被脆响打断!

凌兮月反手又给了她一耳光!

这次……所有人都捂住了自己左脸,齐刷刷的,兔子般向后跳退一步。

“有何不敢。”凌兮月勾唇,“打的就是你!”

我操!

见鬼了!

这是凌兮月?

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整天只知道傻笑的凌兮月?怎么跟换了个魂儿一样!

“你……你……凌兮月你疯了吗。”战娉婷发髻歪斜,珠钗散了一地,捂着脸瘫坐在地上,鼻青脸肿,被这接连的两耳光打得满地找牙。

凌兮月轻笑,迈步上前。

“你别过来。”战娉婷往后退。

前两天的伤还没好,今天又被一顿‘暴打’,她这下是真的怕了。

“凌兮月,够了。”战歆儿疾言厉色,没办法再躲在背后装好人,“适可而止,这里是护国侯府,不是你那乡野之地,可以让你随意撒泼耍横。”

凌兮月望向战歆儿,“你也想试试?”

战歆儿不自觉便抿唇住口,莫名有些心慌。

“我是在教姐姐你,该这样掌嘴才对。”凌兮月回眸,单膝半蹲下,对上战娉婷那双颤抖的眸子,嗓音轻缓,“有人的确不怎么会管教,今天,就让我好好教教你,什么才是规矩。”

两个府兵吓得退到了最后面去。

凌兮月起身,垂眸看着战娉婷,“我这第一耳光,打的是你目无尊卑!好意思跟本小姐提规矩?按祖宗规矩,我是嫡脉,你是庶出旁支,位同奴婢,你有什么资格让本小姐见礼?”

她道,“想来这府上的确没有人好好管教,奴才还真骑到主子头上来了?”

战娉婷刚的话,原句奉还。

众王孙公子交换眼神。

还真是如此……

只是凌兮月原先痴傻呆愣,不争不抢,王府也一直都是战歆儿主事,渐渐的大家都快忘记,如今整个侯府,只剩凌兮月是嫡出血脉,其余的都只是庶出旁支而已。

哪怕凌兮月父不详,也耐不住老侯爷疼爱,还是正房嫡出。

战娉婷脸憋得通红,竟无法反驳,战歆儿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两巴掌和打在她脸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凌兮月转眸,对上战歆儿的眼,继续道,“按朝堂位份,我是陛下御赐的正一品皇贵郡主,位同公主贵妃,你等无官无爵,受你们五体投地跪拜大礼也不为过,见我而不拜。”

她笑了,鬼脸妖娆灿烂,“想来你们是比陛下还要尊贵了……”

这到底是谁不尊圣上?

众人一听,齐齐吓了一跳。

好好的,怎么把他们也扯下了水!

藐视皇威这样的大帽子扣下来,谁都担不起,凌兮月话音还未落句,眼前已经跪了一地,或俯身见礼。

“拜见兮月郡主。”

“见过兮月郡主!”

众人额头滴汗,心中暗骂。

他们没事儿跟着凑什么热闹,现在跟着遭殃,谁说凌兮月是个傻子?这巧舌如簧,就差没把活的说成死的了,这家伙先前不会是装的吧!

战歆儿僵在那里,漂亮脸蛋儿由红转青,由青转紫,那五颜六色的,好看至极。

“都是自家姐妹,就不用太过讲究这些虚礼吧。”战歆儿面带微笑,心中却恨得牙痒痒,等她成了太子妃,看这凌兮月还能在她面前端郡主架子!

“再提醒你一遍,本郡主从无姐妹兄弟。”凌兮月强调。

谁和你姐妹情深?

“你——”

战歆儿被这一句话堵得,面色顿时涨红!

她怎么也没想到,凌兮月会一点面子也不给她,就算自己是庶出,那好歹也是长姐,再加上自己与离王殿下有婚约在身,未来还很有可能取代她凌兮月,成为太子妃!

“怎么,你一个庶女奴婢,还敢藐视皇威。”秋兰是时候火上浇油。

战歆儿银牙咬得咯吱作响,袖中的手松了又紧,踟蹰许久,终于还是提了提裙摆,恭敬跪下,一字一句似从牙缝中挤出,“臣女拜见郡主殿下。”

她忍!

凌兮月看着面前一众,轻快一笑,“都起来吧,不必多礼。”

有人吐血。

刚谁说的要讲规矩?

这家伙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没说你。”见两府兵扶着战娉婷也要起身,凌兮月笑眯眯的三个字丢过去,那两个府兵惊得手一哆嗦,几乎是条件反射,直接就松了手,烫手山芋般丢下她。

战娉婷应声噗通跪回了地上!

“……”众默。

战娉婷也傻了,尴尬至极的跌跪在那。

凌兮月单膝半蹲靠过去,对上她懵逼的眼神,轻缓开口,“这第二巴掌,你记住了,我这个人没别的爱好,可就是护短,我的人就算自己杀了剁了,那都容不得别人动她一根汗毛。”

想动她的人,当她是死的啊!

战娉婷对着凌兮月那张笑靥邪异的‘鬼脸’,脸上表情几度变幻,双眸懵懂,嘴角瘪了瘪,最后竟“哇——”的哭了起来,像是个没抢到玩具的孩童。

是那种极为幼稚的哭法,恨不得满地打滚。

“呜呜……呜呜呜……”鼻涕眼泪横流,哭得那是一个伤心。

欺负人,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为什么总是她挨打,好痛啊,凌兮月这死变态,怎么这么凶,都是上哪儿学的啊,反正丢脸丢到家了,她不要活了。

“呜呜呜……”

战娉婷完全没了形象,脸肿得像猪头一样,横手去擦,鼻涕眼泪糊得满脸都是。

“?”这倒把凌兮月给弄懵了。

有这么惨?

至于吗!

“呜呜,呜呜呜……”战娉婷就差满地打滚了。

“好了,差不多得了啊。”凌兮月嘴角狠抽了抽,眼神示意两个府兵,“把二小姐送回屋去。”

多大点事儿,不就打了两耳光吗,她都没怎么用力。

“不早了,都散了吧。”凌兮月伸个懒腰,躺回软榻,笑嘻嘻道,“不过倒是提醒了本郡主,一别这么多年,许多小时候的玩伴都快不认识了,只是本郡主刚回府,需要一些时日休息调整,熟悉熟悉,改日再请各位来府上喝喝茶,叙叙旧什么的。”

“是。”

“那就告辞了……”

众小姐公子们赶紧告退,几乎是连奔带跑。

叙旧?这傻子,不对,凌兮月要和他们叙旧?不会是想起小时候他们一起欺负她,整她那些破事儿了吧!那还是别叙的好,会死人的。

找场子不成,反被啪啪打脸,战歆儿自然也待不下去,转身离开。

“哦对了,忘说一事儿。”凌兮月忽的开口。 

文章标题: 宝贝这次你主动 好爽用日语怎么说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0-216901-0.html
文章标签:日语  贵妇  俱乐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