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爱情文章 > 文章正文

全是肉的糙汉文 轻咬着胸前两只小白兔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话音未落,傅郁郁呆笑着,“谈堇年,真好听的名字!我叫傅郁郁,你叫我郁郁,小郁郁什么的都可以,一直叫傅小姐多见外啊!”

慕深深没有看到男人的面容,低着头深深瞥见男人紧抿的唇角稍稍有些勾起。

傅郁郁还没介绍,谈堇年抬了抬手,率先开口,“这位……”

 

嗓音略凉,淡淡的很好听。

傅郁郁拽起了她的胳臂,甜腻腻的说,“哦,这是我的好朋友,深深,慕深深,也是个准叫兽!现在是我们市那个a大历史学院的老师!才二十二岁,和你一个学校工作,怎么样,很强吧。”

傅郁郁在说她的名字时,特意重复了一遍,像是在强调。

慕深深的记忆里,自己还是第一次被傅郁郁这么隆重的介绍。

店员端来了咖啡,醇香浓黑的咖啡上映出他俊逸的面容,淡漠的眼眸没有注视着身边的傅郁郁,更加像是在看着慕深深。

慕深深一怔,握着冰饮的手略微抖了一下。

谈堇年应该是意识到了什么,也垂下了眼神。

两个人,两双淡漠的眼眸,在这一杯黑咖啡里交汇。

“是,的确很厉害。”

他冷不丁的淡淡出声,没露出太多的情绪。

慕深深慌忙移开了视线,没有想到话题会扯到自己的身上,可一抬头却正对上了谈堇年那双薄冷的眸子。

慕深深很配合的笑了笑,不由自主的岔开话题,“郁郁,别光说我了,你们俩聊聊啊。”

她今天就是打算来做花瓶的,没想过要掺和进去。

“这个先别……”

傅郁郁压低了声音,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似是无奈的对着慕深深叹了口气,“深深,我去一下洗手间,你们聊!”

目送着傅郁郁离开,慕深深尴尬的看着手边的咖啡,时光变得漫长起来。

傅郁郁去了很久,不见回来,慕深深觉得氛围有些尴尬,握着冷饮杯,讪讪的找了个话题,笑着问,“听说谈先生是个教授,还不知道教的是什么?”

“深深,我们结婚吧。”

这人牛头不对马嘴的讲了一句。

“啊?”

闻声,慕深深莫名诧异,睁大了眼睛。

谈堇年面无表情的说着话,丝毫没有意识到慕深深的愤怒,声音已经很凉,不带着多少的情绪,“慕小姐美名早有听闻,实不相瞒,我觉得比起傅小姐,我跟慕小姐更加合适。”

慕深深深深拧眉,严肃的看着他,“谈先生,请你好好说话。”

谈堇年侧脸,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慕小姐终于抬头看我了,实则是我的荣幸。”

慕深深抬起了眼眸,恼怒的看着谈堇年,差点伸手泼他,“谈先生,饭是不能乱吃的,话也是不能乱说的!”

慕深深恼怒,这男人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他却淡淡出声,“慕小姐,实不相瞒,我拿到的相亲对象的照片和资料,就是慕小姐你的。”

谈堇年顿了顿,风轻云淡的继续,“我……可以叫你深深?”

慕深深指端轻微动了动,脑海之中炸开了一个惊雷,简直云里雾里,觉得一切都是这么的不可理喻。

攥着杯子的手指紧了紧,杯璧上冰凉的水渍落在她的掌心,深深的化开。

慕深深扯了扯唇角,蹙眉冷斥,“不可以!谈先生,你开什么玩笑?”

谈堇年深深抿唇,好看的唇角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我,谈堇年,向来不爱开玩笑。”

手提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慕深深似有预感一样的,拿出来看了一眼,果然是傅郁郁的短信。

发来的短信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慕深深,结婚吧。

……

“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深深不自觉的嘀咕了一句,抬眸看着谈堇年,似乎在询问。

谈堇年似笑非笑,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漂亮的眸子噙着恬淡的笑意,好整以暇。

像是在说,我只是一个来找相亲对象的路人,其余的一概不知。

无数的可能掠过慕深深的脑海,她绝对是被傅郁郁这死妮子陷害了!

瞬间明白了一切之后,慕深深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椅子和木质地板极速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慕深深伸手拿起了手包,正要离开。

转身的顷刻,却被谈堇年一把拉住。

透过琉璃窗射进来的时光,微微倾斜,衬着男人英俊的脸庞,有些冷淡,看起来很严肃。

蒙昧的阳光,给他薄冷的面容镀上了一层柔和的色泽。

慕深深有些尴尬的转眸看他,不悦的开口,“谈先生,不好意思,请你放手!”

谈堇年没有立刻说话,眸色温润,像是斟酌了一下,才不紧不慢道,“慕小姐,实不相瞒,我刚刚回国。这几年在外发展,不知不觉已经年近三十。虽然我并不着急着结婚,可家里面逼的很急。我需要一个温柔可人的妻子。我不需要恋爱,我也没有时间恋爱。如果你不嫌弃,我们可以试着在一起。我听闻,慕小姐也被催的很急。或者,我们可以相互将就一下……”

慕深深的眼眸垂了下来,若有若无的瞥他。

她生在富庶之家,虽然比不上人家的大富大贵,也算是书香门第,有些人脉和威望。

迟迟没有对象,是因为她有一个足以让一切男人望而生畏的拒婚理由。

如果面对这个理由,谈堇年依然可以不动摇。

那么,她也不介意和他相互将就,以来搪塞双方的家长。

慕深深顿也没顿的说,“对不起,谈先生,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喜欢到根本不可能再爱上任何其他人。”

“我不介意。”

甚至没有停顿,谈堇年紧接着说。

慕深深眨了眨眼睛,丝毫不愿意相信!

“什么?你是耳朵有问题吗?没听到我刚刚说的话吗?你好歹问问我,既然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不在一起?”

慕深深觉得这个男人的想法根本让人猜不到!

见到慕深深如此认真惊诧的面容,谈堇年似有似无的弯了弯唇角,偏了偏脸颊,蹙眉的时候,像是在沉吟,“恩,如果你

小说文学

们可以在一起,又何必等到现在?如果,他只是一味的让你等待,十年如一日,真的还有等下去的意义吗?”

“不要说了。”

慕深深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攥了攥,别过了脸颊,不想看他。

谈堇年只是盯着她冷漠的侧脸看了一眼,就缓缓的附身,附在她的耳边,复喃,“深深,我们结婚吧。”

男人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耳廓上,他的声音带着浓重的蛊惑,低醇而诱人。

慕深深蹙眉,耳根微热,有些不知所措,缓了好几秒,才压低了声音说,“那个,可不可以让我先考虑一下?”

停顿的时间略长,长到慕深深以为谈堇年根本不会回答。

慕深深以为谈堇年在生气,不住的抬头看他,却瞧见了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眼眸深沉柔和,幽深的看不见底。

“要多久?”

他轻轻启唇。

神色尊贵优雅,像是蔑视一切的帝王。

“嗯……三天……”

慕深深被他逼的有些退缩,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视线。

“太长了。”

他毫不犹豫的驳回,不染丝毫其余的情绪。

三天还长!

顿了顿,他漫不经心的淡淡补充了一句,“一天。”

慕深深回眸看他,蹙着眉,又追问,“就一天?”

这样的讨价还价,慕深深感觉有点无所适从。

“对。”

他的音节咬的很重,根本不给慕深深任何反抗的余地。

慕深深抿唇,不由自主的说,“谈先生,以你的条件,想要找一个比我好的对象,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结婚又不是过家家,即便只是出于利益,婚后也会相互影响很多的事情。

“我这个人很专注,觉得慕小姐合适,就不再做其他的打算。”

谈堇年的回复很干净利落。

慕深深顿了顿,又说,“谈先生,可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我不介意。”

他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慕深深觉得这人简直就是无赖,“我又没问你介不介意!”

“慕小姐,我们只是试着在一起,都不用要求从彼此那里得到什么。在父母的面前,我们是恩爱夫妻,在私生活里,大家互不干涉,等到彼此找到了合适的人,就分手。”


文章标题: 全是肉的糙汉文 轻咬着胸前两只小白兔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0-216915-0.html
文章标签:汉文  两只  咬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