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亲情文章 > 文章正文

两个丫头稚嫩紧窄小说 被农民工玩酥的黄小婷小荡货夹得我好紧好爽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小姐!”秋兰俯身笑嘻嘻靠过去。

“小姐。”晚菱性子安静些,或者说是冷淡也不为过,可能和从小遭逢大难有关,虽和秋兰这些人关系不错,但也只对着凌兮月有好脸色可给。

“玄医阁最近如何。”凌兮月在铺着乱垫的石凳上坐下,随手端起一杯凉茶。

晚菱回禀,“一切如常。”

 文学

“嗯……”凌兮月点点头,“这段时间辛苦了,三娘不在,你比那几个丫头办事妥帖些,我看这里里外外井然有序,只你一人在玄医阁,我能便放心。”

晚菱双眸瞬间放光。

能得到小姐一句夸赞,她做什么都值了!

“小姐……”秋兰不乐意了,赶紧卖乖,递上一叠资料,“这是天下阁刚传来的消息。”

凌兮月接过册子,细细翻看。

“小姐你什么时候回侯府?”秋兰嘴似乎停不下来。

凌兮月目不斜视,“明日。”

秋兰不知想到了什么,俏脸微微扭曲,憋笑道,“我说小姐,这太子殿下可是美男榜上排了号的美男子,身份也还将就,人家可还对你一见钟情,念念不忘,可是个情种,你不如就从了。”

“没大没小,小姐的玩笑都敢开!”晚菱冷眉。

秋兰垂头,暗自吐舌。

凌兮月眉梢轻扬,“美男榜?”

那表情:还有这东西?

“小姐,这你都不知道啊。”秋兰来了精神,打趣道,“这天下除了四大美女,可还有十大美男,我们天临可占其中之五,还曾霸占榜首多年,这太子爷也算名列前茅,第五。”

凌兮月呵一声。

世人闲的太无聊了吗?

不过凭良心说的话,北辰景的模样的确长得不错。

“这榜首是谁,为什么叫曾经?”凌兮月一边翻看手中资料,只是随口问句。

“额……”

秋兰言语忽然有些打结。

“怎么?”凌兮月停下手中动作,抬眸望去。

秋兰哎一声,“没什么,只是太可惜了。”

“哦?”凌兮月忽的来了兴趣。

“小姐你是太不关心朝野之事了。”秋兰说道,“不过你应该知道,这天临皇帝最疼爱的是他第七子,如今的离王,而这太子之位原本也是离王殿下的。”

北辰琰,凌兮月琢磨。

虽然之前极少接触朝堂之事,但这个人……她倒有所耳闻。

离王北辰琰,少年奇才,在天临王朝乃至于天下都是一个传奇,两岁识文断字,三岁随军习武,十三岁带兵出征,立下战功裂土封王,十七岁便以破竹之势兼并边塞两大叛变属国。

可谓战神,从此闻名天下!

而他才十九岁!

“最重要的是,离王殿下生得一副惊世容貌,当年可是横扫天下美男,牢牢占据榜首之位!”秋兰表情迷醉,双手捧心,“是天下女子最为梦寐以求的夫君。”

晚菱盯着秋兰,虽没什么表情,却也听得津津有味。

“哎,可惜啊可惜……”秋兰话语急转而下,“离王殿下十八岁那年也不知得了什么怪病,一夜之间,脸上长出了奇怪的血纹,绝世面容被毁,从此再也没人见过他的真容。”

所以这十大美男才仅剩其九,虽然离王毁容,但榜首之位却一直空悬了下来,可能再找不到可以高居首位与之比肩的男子,也是大家太过遗憾而保留了下来。

“对了!”秋兰双眸一颤。“据说离王发病的时候还会喝人血!”

凌兮月凉眸微眯。

喝人血?

秋兰不自觉抖了抖,“以前离王殿下只是待人冷漠疏离,但自那以后,那活生生的简直一尊杀神,生人勿进,而且……”她瞧瞧左右,像是怕什么一般。

凌兮月摇头,不由觉得好笑。

秋兰压低嗓音道,“小姐你知道吗,我听说离王殿下的前两任王妃,都是在新婚之夜当晚,被他嗜血而亡,而不是外面所传的什么离奇暴毙!”

虽然离王毁容,有怪病,但还是止不住天下女子对他倾心,名门闺秀也不例外,毕竟他权倾朝野,惊才绝世,可接连闹了这么两出之后,天临再无女子敢嫁。

毕竟谁都不想短命,还是被喝干血变成干尸,那种恐怖死法!

“都是哪听来的些风言风语。”凌兮月轻笑。

不过北辰琰……

凌兮月眼波轻转,仿佛向药池的方向瞥了瞥。

“这可不是胡说,整个天临女子都知道,就小姐你一个异类,哎……”秋兰望月长叹,所以她愁啊,自己多筹谋着,她家小姐该什么时候才嫁的出去啊。

不对,秋兰刷地望向凌兮月,眸瞪得贼圆。

小姐该不会是对男人不感兴趣吧!

凌兮月皱眉,“你这什么眼神。”

秋兰呵呵,干笑。

“有这闲工夫,不如回天下阁帮三娘的忙。”凌兮月起身离去,慢悠悠的丢下一句。

秋兰立马哭丧个脸,“小姐……”

晚菱憋笑,该的!

不过才离开一刻钟功夫,凌兮月回到药池,却已是另一幅景象。

侧边雕花窗户大敞,夜风携起轻纱穿堂过。

药香浮动,池水涟漪未平。

人去楼空!

“这是要逃债么……”凌兮月绯红嘴角扬起一抹鬼魅般的微笑。

“啾——”

讯号音如夜莺啼鸣,鬼魅嘹亮!

“属下该死!”数十道黑影从天而降,俯首跪了一地。

真该死,竟让主子在练功最重要的环节被人偷袭,最后还跟丢了,险些酿成大错。

站于众人身前的男子半张脸颊笼罩在阴影之中,浑身气息不稳,却寒气逼人,“自行领罚。”

“是!”

众影屏息。

“还有玄医阁背后的人,一个女人!给,本,王,查!”一字一顿,几乎从牙缝中挤出,那低哑的嗓音,带着嗜血的冷和一股极致的怒,被压抑着,随时都会如火山岩浆般喷涌而出。

众影控制不住双肩颤抖!

天……

死定了,死定了。

不过到底是什么人,竟能惹得主子如此动怒?

翌日,风和日丽。

京西正街,护国侯府。

十步台阶之上,两尊黑色石狮矗立两侧,那玄色御赐牌匾高挂,沉淀了数代人的心血,门前守卫士兵铁甲长枪,威严肃穆,一看便知是将门府邸。

一队车马缓缓停下,朴实无华。

周围有人驻足,什么人的车马停在了护国侯府门前?看着这么普通。

帘子掀开,马车中的女子露出个头来。

“呕——”

周围人瞬间吐了一地!

什么鬼?

瞧那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少女,她的脸被一道疤痕贯穿,皮肉猩红,瞧着像是刚被猛兽薅了一爪子,即便已经愈合,都能让人毫不费劲的想象出当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场景。

凌兮月跳下车架,眼珠子咕噜着打量周围,活生生一个痴呆懵懂的无知少女。

秋兰心中哀嚎。

我的亲亲小姐啊!

真应了夜枫的那句话,这都是些什么恶趣味?

见过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没见过把自己弄得和鬼一样,怎么丑,怎么来的。

“我知道了,是护国侯府的那位三小姐!”

“你是说凌兮月?”

“哎呦我去,百闻不如一见。”

“真是丑到了一种境界,难怪太子殿下要死要活要退婚!”

过往之人纷纷驻足,呕吐之声那是此起彼伏……

“什么人?不得在此停留!”那侍卫长下来,指着凌兮月一众疾言厉色大喝。

一老仆上前道,“快去禀告老侯爷,就说三小姐回来了。”一边说着一边抬手示意凌兮月快往里请。

凌兮月的车队轻装简行,可能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老爷子派去的人也并未张扬,随行侍卫们也是便装,只想着将孙女儿能安全接回来便是。

侍卫长冷笑,“侯爷巡防未归,不过吴管事,才半月不见,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咱侯府有大小姐,二小姐,可本侍卫长就从未听说过什么三小姐。”

凌兮月挑眉。

呵,下马威这么快就到了? 

文章标题: 两个丫头稚嫩紧窄小说 被农民工玩酥的黄小婷小荡货夹得我好紧好爽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1-216888-0.html
文章标签:窄小  我好  农民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