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亲情文章 > 文章正文

我离婚后经常和父亲做 小说h 乳喷榨乳奶水女人与狗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为了配合着傅郁郁,今天的慕深深特意画了一个老气的妆容,粉底液将原本雪色的肌肤掩去,暗了好几分,再配上个难看的眼镜和中年妇女一样的发型,想必一定可以把傅郁郁那只老狐狸衬得靓丽无比了吧。

慕深深也实在是受不了,决心这一次,一定要把他们家傅郁郁给嫁出去!

“怎么来的这么慢!”

 

傅郁郁拉着慕深深在自己的身边坐下,咖啡店里凉爽的空气将温热消解去了不少。

傅郁郁给慕深深点了一杯冰饮,慕深深左右打量了一下咖啡店,“怎么,男方都还没来,我们傅大小姐就迫不及待的来了?真不害臊!诶,说说吧,这次相亲的对象是什么人?能让你穿的这么花枝招展的?”

傅郁郁一如既往的爱发花痴,冲着慕深深笑,“嘿嘿,这次呢,可是我婶婶介绍的,不仅长得那叫一个帅,而且家境还很殷实,听说家里还是经商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关键他还是一海龟叫兽!和你一样诶,深深。”

顿了顿,傅郁郁大大的叹了一口气,补充,“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我的那只叫兽。

小说文学

慕深深无奈清淡的笑了一声,听她说话,不忘了调侃,“傅郁郁女士,按您老说的,人家这么炽手可热,有钱有权有势,还有脸蛋的,凭什么到现在还要来相亲?而且还能这么不偏不倚的就被你撞上。”

傅郁郁朝着她眨眼睛,咧嘴不甚在意的奸笑,“深深,我就说你这个老姑娘你不懂!这就是所谓缘分,逃也逃不掉的!还有,别叫我女士,我还未婚呢!要叫傅郁郁小姐,知道不,慕深深同志!”

慕深深抿唇,但笑不语,轻微的摇了摇头。

她从来不相信缘分这种东西。

缘分,对于她而言,只是一种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借口而已。

不过,傅郁郁的话,早就已经将慕深深的思绪带出了十万八千里。

“请问,是傅郁郁小姐?”

低沉的男声在慕深深的耳侧响起的时候,还没有待慕深深拉回思绪,却已经被傅郁郁拉得站了起来。

凳脚和地面轻轻摩擦,发出了略显刺耳的声响。

傅郁郁开口,急火火的恨不得就地正法了他,“是是,人民叫兽先生!我就是!”

慕深深真是为这个见到了帅哥的好友捏了一把冷汗。

她永远是这个样子,到现在还没被人骗得人财两失,也是神奇。

男人低低的询问着,“你好,傅小姐,我应该没有迟到吧?”

随着声音传来,慕深深的身侧也笼上了一层深黑的阴影。

“没,没……是我早到了,请坐,叫兽先生请坐!”

傅郁郁咧嘴傻笑,完全没有半点淑女气质,妥妥的枉费了一身的高档货。

随之,她又拉着慕深深又坐下。

男人则礼貌的拉开了对面的座椅,坐下随意点了一杯咖啡,开口道,“傅小姐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鄙人姓谈,谈堇年。”

话音未落,傅郁郁呆笑着,“谈堇年,真好听的名字!我叫傅郁郁,你叫我郁郁,小郁郁什么的都可以,一直叫傅小姐多见外啊!”

慕深深没有看到男人的面容,低着头深深瞥见男人紧抿的唇角稍稍有些勾起。

傅郁郁还没介绍,谈堇年抬了抬手,率先开口,“这位……”

嗓音略凉,淡淡的很好听。

傅郁郁拽起了她的胳臂,甜腻腻的说,“哦,这是我的好朋友,深深,慕深深,也是个准叫兽!现在是我们市那个a大历史学院的老师!才二十二岁,和你一个学校工作,怎么样,很强吧。”

傅郁郁在说她的名字时,特意重复了一遍,像是在强调。

慕深深的记忆里,自己还是第一次被傅郁郁这么隆重的介绍。

店员端来了咖啡,醇香浓黑的咖啡上映出他俊逸的面容,淡漠的眼眸没有注视着身边的傅郁郁,更加像是在看着慕深深。

慕深深一怔,握着冰饮的手略微抖了一下。

谈堇年应该是意识到了什么,也垂下了眼神。

两个人,两双淡漠的眼眸,在这一杯黑咖啡里交汇。

“是,的确很厉害。”

他冷不丁的淡淡出声,没露出太多的情绪。

慕深深慌忙移开了视线,没有想到话题会扯到自己的身上,可一抬头却正对上了谈堇年那双薄冷的眸子。

慕深深很配合的笑了笑,不由自主的岔开话题,“郁郁,别光说我了,你们俩聊聊啊。”

她今天就是打算来做花瓶的,没想过要掺和进去。

“这个先别……”

傅郁郁压低了声音,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似是无奈的对着慕深深叹了口气,“深深,我去一下洗手间,你们聊!”

目送着傅郁郁离开,慕深深尴尬的看着手边的咖啡,时光变得漫长起来。

傅郁郁去了很久,不见回来,慕深深觉得氛围有些尴尬,握着冷饮杯,讪讪的找了个话题,笑着问,“听说谈先生是个教授,还不知道教的是什么?”

“深深,我们结婚吧。”

这人牛头不对马嘴的讲了一句。

“啊?”

闻声,慕深深莫名诧异,睁大了眼睛。

谈堇年面无表情的说着话,丝毫没有意识到慕深深的愤怒,声音已经很凉,不带着多少的情绪,“慕小姐美名早有听闻,实不相瞒,我觉得比起傅小姐,我跟慕小姐更加合适。”

慕深深深深拧眉,严肃的看着他,“谈先生,请你好好说话。”

谈堇年侧脸,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慕小姐终于抬头看我了,实则是我的荣幸。”

慕深深抬起了眼眸,恼怒的看着谈堇年,差点伸手泼他,“谈先生,饭是不能乱吃的,话也是不能乱说的!”

慕深深恼怒,这男人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他却淡淡出声,“慕小姐,实不相瞒,我拿到的相亲对象的照片和资料,就是慕小姐你的。”

谈堇年顿了顿,风轻云淡的继续,“我……可以叫你深深?”

慕深深指端轻微动了动,脑海之中炸开了一个惊雷,简直云里雾里,觉得一切都是这么的不可理喻。

攥着杯子的手指紧了紧,杯璧上冰凉的水渍落在她的掌心,深深的化开。

慕深深扯了扯唇角,蹙眉冷斥,“不可以!谈先生,你开什么玩笑?”

谈堇年深深抿唇,好看的唇角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我,谈堇年,向来不爱开玩笑。”

手提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慕深深似有预感一样的,拿出来看了一眼,果然是傅郁郁的短信。

发来的短信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慕深深,结婚吧。

……

“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深深不自觉的嘀咕了一句,抬眸看着谈堇年,似乎在询问。

谈堇年似笑非笑,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漂亮的眸子噙着恬淡的笑意,好整以暇。

像是在说,我只是一个来找相亲对象的路人,其余的一概不知。

无数的可能掠过慕深深的脑海,她绝对是被傅郁郁这死妮子陷害了!

瞬间明白了一切之后,慕深深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椅子和木质地板极速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慕深深伸手拿起了手包,正要离开。

转身的顷刻,却被谈堇年一把拉住。

透过琉璃窗射进来的时光,微微倾斜,衬着男人英俊的脸庞,有些冷淡,看起来很严肃。

蒙昧的阳光,给他薄冷的面容镀上了一层柔和的色泽。

慕深深有些尴尬的转眸看他,不悦的开口,“谈先生,不好意思,请你放手!”

谈堇年没有立刻说话,眸色温润,像是斟酌了一下,才不紧不慢道,“慕小姐,实不相瞒,我刚刚回国。这几年在外发展,不知不觉已经年近三十。虽然我并不着急着结婚,可家里面逼的很急。我需要一个温柔可人的妻子。我不需要恋爱,我也没有时间恋爱。如果你不嫌弃,我们可以试着在一起。我听闻,慕小姐也被催的很急。或者,我们可以相互将就一下……”

慕深深的眼眸垂了下来,若有若无的瞥他。


文章标题: 我离婚后经常和父亲做 小说h 乳喷榨乳奶水女人与狗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1-216916-0.html
文章标签:奶水  离婚后  父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