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亲情文章 > 文章正文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小荡货夹得我好紧好爽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顾妮叹气,“可惜了,他很喜欢你,人看着也挺不错的,你和他在一起,应该不会差。”

说着戳了戳南南脑袋,“你啊你,到现在都没见你谈一次恋爱,是要成老巫婆么!”

南南无辜揉着脑袋,“这哪能怪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

 文学

顾妮无奈,“好了知道了,快试试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俩人换了衣服走出试衣间,南南一抬头,就看见正在挑拣衣服的南玥,身后跟着柳英。

她看见柳英的同时,她也看见了她。

柳英脸色顿时一黑,“这个小贱人!”

她骂骂咧咧冲上来,“躲到现在终于敢出现了是吧!上次联手外人将我送进局里,这笔账今天就要和你算算!”

在警局里受的苦,她可一点没忘,全赖在南南头上,一直想着要报仇雪恨。

顾妮不知道柳英是谁,但知道南南有个心肠歹毒的后妈。

见柳英朝南南直冲过来,她一下子拦住她,“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丁俊也跑了过来,“怎么回事?”

柳英无视顾妮和丁俊,恶狠狠瞪着南南,“好你个贱蹄子,现在有人护着,愈发嚣张了啊!”

这个女人有多蛮横南南一清二楚,唯恐顾妮被柳英记恨而引来无妄之灾,南南忙将顾妮护到身后,冷脸凝向柳英,“你有事吗?”

柳英阴测测笑起来,捏住南南的手腕往外走,“跟我回去!”

现在的她已经失去了她的把柄,她还想像以前一样揉捏她?

“放开她!”

“放开南南!”

顾妮和丁俊一起上前护着南南。

南南想要甩开柳英,奈何柳英抓得太用力,争执间,柳英不慎被推倒在地。

摔得有些惨了,‘砰’的动静并不小。

南南没想到会这样,不禁呆愣住。

便是这瞬间,“啪”的清脆响声十分嘹亮,没有防备的南南被突然蹿出来的南玥狠狠扇了一巴掌。

南玥瞪着南南,“贱人!”

骂完回头将柳英扶起来。

南南歪着脑袋,这一巴掌打得她有点发懵,她的余光里映着不少身影,才发现四周不知何时已经围满了看戏的人。

南南不想再和南玥母女争执下去,直接买下身上穿着的衣服拉着丁俊和顾妮离开。

南玥和柳英本还想纠缠,恰巧广场的保安赶上来,这事才算罢休。

顾妮捧着南南高肿的脸颊愤愤不平,“你刚刚为什么要拦着我?”

丁俊跑去买冰块,飞奔回来给南南捂上。

南南含笑安慰顾妮,“狗咬了你一口你还非要咬回去么?”

顾妮被堵得没话说,心疼看着南南的脸,“疼不疼啊?”

南南无所谓摇头,“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一点都不疼。”

她掩住垂下的手,紧捏的拳心出卖了她的无所谓,

这一巴掌,她会讨回来的!

因这一茬,街也没再逛下去,南南冰敷了一个小时,颊上的高肿才慢慢消退下去。

但还是有些淡淡的痕迹,南南狠狠往脸上扑了层粉,确定脸上看不出来被打过一巴掌才回帝锦苑。

见南南这么早回来,张婶有些惊讶,“少夫人!您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而且也不叫少爷去接你?”

南南看了楼上一眼,“他在家?”

“少爷在书房。”

“那别去打扰他。”叮嘱完张婶,南南蹑手蹑脚上楼,回到房间,刚换完衣服,房门就被打开。

霍景席大步向她走来,“不是让你回来的时候打电话给我么?”

看着向她走来的男人温柔又英俊的眉眼,南南心里莫名产生一股轻微的触动。

她垂下头不说话。

男人眸光微凝,搂住她的腰将她揽过来。

为了不让他发现端倪,南南顺势靠进他怀里,整个人埋在他胸膛上。

没料到她竟然这么乖顺,乖顺得很反常。

霍景席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温声唤她,“南南。”

她尽量侧着脸,可刚一抬头,男人手下的力道猝然发重,掰过她被南玥打了一巴掌的脸颊,脸上疾风暴雨掠过一抹骇人的狠戾,“谁干的?”

南南呆呆看着霍景席,心里淌过一丝暖流。

见她不说话,霍景席打横抱起她走进洗手间,将她的脸洗干净后看着她脸上那五道明显的红痕,脸色阴沉发黑。

“疼吗?”

南南摇头,“已经好多了。”

刚刚更肿。

霍景席俯身在她唇上啄了一口,将她抱回房间后拨通林放的电话。

医生很快过来,要给南南的脸颊上药时,被霍景席拦住。

男人细细将药膏涂抹在小女人颊上,力道极轻,眉心轻拧。

他靠南南靠得极近,身上的烟草清香丝丝萦绕在她鼻间,莫名教她心安。

从小到大,很少有人会这样紧张她。

她靠在他肩头,药膏涂上沁凉沁凉的,教她心情也舒舒坦坦的,她抓着他的手,“你别生气,我没事。”

强忍许久的男人闻言霎时封住她的唇,吻得又深又急,似要将她吞并般将她整个人压在怀里。

许久,他气喘吁吁松开她,轻柔抚摸她的后脑勺。

南南小脸通红,抬脚踹了他一脚,先别说这屋里还有其他人在,而且,他怎么能老是动不动就亲她?

“混蛋!”

霍景席包住她的挥来的小手,“我是混蛋。”

南南挣了挣想脱离他的禁锢,男人压得更紧了。

无奈作罢,医生和林放悄无声息退出去,南南躺在霍景席怀里,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待她睡着,男人眸眼又深又烫,更深处的地方,淌着轻易不示人的嗜血。

轻搂着熟睡的小女人,霍景席掏出手机拨通林放的电话,“查清楚了么?”

“是的首长,南夫人想将夫人带回南家时被夫人的好友推倒在地,南小小姐蹿出来冲夫人动的手。”

“我要她一条腿。”

“明白。”

南南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翻身下床。

冲进洗手间,见脸上的红肿已经完全消了下去,她心下一喜,这个药膏还真好。

肚子咕咕叫起来,她跑下楼,张婶见她下来,含笑道,“少夫人饿了吗?”

她脆生生答,“饿了!”

张婶进厨房热饭,南南跟着跑进去,“他人呢?”

“少爷出去了。”

“去干嘛了?”

张婶谑道,“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少爷,问问他在干嘛?”

南南顿时一窘,“不用了!”

吃完饭她跑上楼,打开电脑就看见上午打开的界面,正暂停的录像。

她猛然想起这回事,点开播放,起初是她一直安安分分睡觉的画面,直到半夜两点,她突然睁开眼睛坐起身,轻车熟路解开绳子,下床,开锁,走了出去。

南南目瞪口呆,绝望躺在床上。

霍景席回来的时候,她还是这样生无可恋的躺着。

男人在她身边坐下,掰过她的脸查了遍,见基本消了肿,脸色才算缓和,但见南南脸色不佳,心下一急,“怎么了?”

南南坐直身子,指着电脑瘪嘴。

打开电脑看完录像的男人伸手将她揽进怀里。

南南推开他,“能治好吗?”

他含笑瞧她,霸道又醇厚的声音像古钟一样敲进她心底,“能,我说能就能。”

翌日南南从霍景席床上醒来,认命叹了口气后继续睡了回去,又是一天休息日,她在家里当了条咸鱼,哪都不去。

期间丁俊先打了个电话过来,问她还好吗,她笑得明媚,“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丁俊欲言又止,南南率先掐断电话,“我还有事,先去忙了哈!”

电话刚挂,顾妮的电话也接了进来。

“南南,你的脸好了吗?”

“已经好啦,不用太担心,我没事。”

顾妮松了口气,“那就好。”

继而话锋一转,“你知道我刚刚在医院看见谁了吗?”

南南心下一个咯噔,“谁啊?”

“你后妈母女!真是天降报应我跟你讲,你那个后妈,被车撞瘸了一条腿,现在正在住院!”

南南一惊,“怎么会突然被车撞了?”

顾妮幸灾乐祸,“听说俩人是在会所门口等司机来接的时候被一辆失控的宝马撞到的,而且本来是要撞到你那个妹妹的,你后妈及时将你妹妹推开了。”

“撞人的司机喝醉了酒,我真是从来没觉得酒驾这么给力啊!”

“怎么会这么巧?”

顾妮哼道,“巧什么巧,我跟你说,就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饶是如此,南南心底还是有些狐疑,“你在哪家医院碰到她们的?”

“第一人民医院。”

挂了电话,南南静默沉思,她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最后决定问问霍景席,可那人却一直没回来。

下午南南待不住了,换了套衣服让陈叔送她去第一人民医院。

问了前台柳英的病房后,她偷偷摸摸上楼,vip楼层人很少,她看了四周一眼,轻轻靠近柳英的病房。

房中不见南远,只有南玥陪着,南玥哭泣不止。

柳英情绪波动极大,面色狰狞,“一定是南南那小贱蹄子干的,我绝不会放过她!她给我等着,这仇不报,我就不姓柳!”

南玥哭道,“她怎能如此心肠歹毒,竟然找人撞车,如果不是妈妈,现在断了腿的就是我了!我去找她算账!”

柳英拉住她,“你这个傻丫头,一根筋,什么都不懂,去了只会遭她欺负,你别急,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会玩阴招!”

南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转身迅速离开医院。

以后可得好好防着柳英,还不知道她会出什么损招。

原本还想是不是霍景席找人干的,现在她也不想管了。

不管有没有这一出,柳英母女都对她充满恶意,不肯让她好过。

既然如此,她还考虑那么多做什么? 

文章标题: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小荡货夹得我好紧好爽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1-216936-0.html
文章标签:我了  我好  人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