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亲情文章 > 文章正文

我38岁离婚后跟儿子睡 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安小小忍不住问了一句:“他经常这样吗?”

刘园摇摇头:“头一回见他发这么大脾气。”

“好,我知道了。”

安小小朝刘园笑笑,从电梯上了二楼的卧房,她可不打算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招惹江牧野。

 

经过一下午的冷敷加膏药的效果,安小小的脚踝已经没那么疼了,只还是肿着,她匆匆冲了澡爬到床上,刚盖好被子卧室的门便被推开了。

江牧野进了门,安小小望过去便发现他依旧阴着一张脸,看上去确实心情不好。

她愈发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回来了?”安小小神色如常的问了一句。

江牧野理都没理,径直进了衣帽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浅蓝色的家居服,只上衣的扣子并没有系上,裸露在外的肌肉紧实细密……

安小小迅速收回视线,低头翻书。

江牧野的声音不预期响起:“过来。”

安小小放下书:“怎么了?”她的语气格外轻柔,生怕不小心触了他的逆鳞。

“扣子。”又是简单的两个字,确实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安小小抿抿唇下了床,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咬牙忍着脚踝处的不适朝他走过去。

近前,望着他蜜色肌肤里纹理清晰的肌肉,安小小的脸倏然红了,她伸出手从上到下开始系扣子。

江牧野望着她认真仔细的样子,微红的双颊,晶亮的眸子,挺翘的鼻梁,微嘟的红唇……

她穿了一件灰色棉布睡衣,衣领很高,但她弯着腰的姿势却暴露了关键部位。

望着望着江牧野喉头一紧。

安小小敏锐的察觉到他喉结滚动,手下的动作一滞,江牧野凉凉的嗓音便起了:“系个扣子都不会?”

安小小没有应声,只加快速度,很快完工,她直起腰:“好了。”

余光瞥到他放在轮椅扶手上的右手,食指缠着医用胶带……

“你的手受伤了?”安小小下意识问,也突然明白了他让自己帮忙系扣子的原因,食指伤了,貌似不方便呢。

看到她眸子里浮起的一抹关切,江牧野心里头的怒意平息片刻,淡淡一句:“嗯。”

“还好看上去不严重。”安小小认真研究一下:“应该只是割伤吧?最好不要浸水,会感染的。”

江牧野抬头望她:“完了?”

“嗯。”安小小点头。

“我还没有洗澡。”江牧野淡淡一句。

安小小想了想:“那个,我脚受伤了,要不然可以帮你的。”她的语气格外诚恳,让人听不出拒绝的味道。

江牧野问:“哪只脚?怎么受伤了?”

“不小心崴脚了。”安小小把还有些肿胀的脚伸出去给他看:“你看,还肿着。”

江牧野低头看了看,蓦地就想起陆祁晨蹲下身子帮她检查的样子,心里头一阵烦躁。

“太远了看不清!”江牧野语气微冷:“伸到跟前我看看。”

安小小以为他只是不信,努力的抬起脚给他看,不预期的,江牧野的手却握住了她的脚腕,修长五指轻轻捏了捏。

他的手依旧微凉,安小小的脸却是倏然红透了。

上次跟他一块洗脚,这次又是他捏着她的脚……别人都是牵手,他们俩怎么就跟脚干上了?

安小小的脑袋里胡乱的想着就听江牧野客观冷静的一句:“还好没伤到骨头,待会我给你找份跌打损伤的膏药贴上,三两天就恢复了。”

“不用不用,我贴了膏药呢。”安小小很自然的拒绝。

江牧野抬头望她,眸子里隐约不满:“这样举手之劳的事情你都要拒绝?”

望着他格外认真的模样安小小抿抿唇:“好,那谢谢。”

“明天开始司机刘星跟着你,去哪儿都让他接送。”江牧野又淡淡的吩咐了一句,语气里又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但安小小不想接受:“不用麻烦了,我上下班打车或者坐地铁都很方便的。”

“你是听竹轩的女主人,用个司机也要这么犹犹豫豫的?”江牧野望着她,眸子里那一抹不耐让安小小瞬间没了脾气。

“好,都听你的。”安小小乖巧应声。

“都听我的?”江牧野挑眉,这句话说的倒是合了他的脾气。

安小小点头。

“三从四德?”江牧野随意一句,唇角难得隐约现了笑意。

安小小舒口气,这马屁算是拍对了!

“其实,我有事情跟你商量。”她的声音小心翼翼,表情里也都是探寻。

江牧野在她晶亮的眸子里看到十分尊重,心情总算舒畅起来,手指敲了敲膝盖,他坐姿变得闲适:“说来听听。”

“我最近可能要加夜班……”安小小抿唇:“估摸着回家要后半夜。”

江牧野蹙眉:“不可以。”

“我这也是工作需要,况且我都答应人家了。”安小小语气急促又恳切:“就一个周左右的时间,之后就恢复正常了。”

“你缺钱么?”江牧野问。

“不是钱的问题。”

安小小绞着手指,她当然不可能会承认,况且清水居的新主人还没到,她也不知道林玉究竟卖了多少钱,只想着能多攒点是点。

所以当下午阿美提出想请她在接下来的为期一周的化妆party上担纲钢琴演奏的时候,安小小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那是什么问题?”

“我答应了人家,总不能食言吧。”安小小坚持自己的说辞。

“你刚才不是还说都听我的?”江牧野也不打算松口,加班到后半夜回家,亏她想得出来!

安小小一时无话,拍了马屁也给自己挖了坑,真是蠢到家了。

“早点休息吧,我去洗澡。”江牧野望她一眼,轮椅朝着洗澡间的方向去了。

江牧野不同意也在安小小的预料之中,只没想到如此坚决。

安小小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说文学

江牧野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提了药箱,轮椅停在床头他开口道:“脚伸出来。”

安小小把脚露出来,江牧野低了头帮她处理,从她的角度只看到他一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和根根直立的墨色短发。

“牧野。”安小小柔声道:“你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江牧野手下动作一顿,在这个时间这个场景下问这种问题……

“以后你就知道了。”江牧野淡淡一句,就听安小小自顾自的说。

“我最喜欢弹钢琴。”

“嗯。”江牧野出于礼貌应了一声。

“我之所以要加夜班就是为了弹钢琴。”

江牧野这才发觉安小小给他兜圈子呢。

这理由恐怕是绞尽脑汁了吧?

“家里的钢琴不够你弹的?”

安小小:“……”

看她闷不做声,委屈的撅着嘴巴,江牧野倒是心底一软。

“你真想去?”

“嗯!”见事情有转机,安小小一双晶亮的眸子望着他。

“让刘星跟着你!”江牧野收了药箱,淡淡一句。

安小小心情瞬间张扬起来:“谢谢!”

……

上午九点,安小小收拾停当准备出门,管家周云迎了上来:“太太,刘星已经等在门口了,是现在就要出发吗?”

“是的,劳驾了云姨。”

周云朝她笑笑:“应该的,有事您尽管吩咐。”

两人出了门,一辆低调的黑色路虎极光快速开了过来。

刘星从驾驶座下来,一头微卷的亚麻色短发,戴着框镜,仔裤搭着酒红色卫衣,外套是黑色皮衣,阳光帅气又邪魅猖獗。

“怎么又把头发染成这个颜色!”周云低声斥了一句:“小心先生看见又要扣你工资。”

刘星朝安小小露齿一笑:“太太看着可还顺眼?”

安小小颔首:“挺好的,很阳光。”

刘星朝周云响一声口哨:“放心,咱们家不是太太说了算么?”

周云望安小小一眼,最终咽下要说的话,只道:“安全驾驶,注意分寸,一切听从太太吩咐!”

车子驶出听竹轩,与一辆红色保时捷跑车交错而过,安小小不经意望了一眼,忍不住呀了一声。

“刚才车上那人长得好像是明星冯芳菲啊!”她惊呼。

刘星笑:“对啊,就是她,而且就住在咱们听竹轩隔壁。这个小区明星名人很多的,慢慢您就习惯了。”

“下次碰到去要个签名就好了,要是能再合张影就完美了!”

“这还不简单!”


文章标题: 我38岁离婚后跟儿子睡 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1-216956-0.html
文章标签:后跟  公车  弄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