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亲情文章 > 文章正文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 乖自己坐下去不疼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帝都闹市区92街区,灯红酒绿,人头交织。往街区的深处走,行人越来越少,穿制服的保安却越来越多。

普通人走到这里,都被挡在外面。

这里,是帝都贵族少爷们出入的高档场所,不是有钱就能进去的,身份、地位达不到的人,连门往哪里开都摸不着。

 文学

霸气的越野车熄了灯,陆续跳下来。

“陆少,您来了,斐少已经在等您了。”

陆续英俊的眉宇拧了下,“清场了吗?”

保安吸了口气。

都帝最奢华的私人会所,本来就没有几个人能进得来,还要清场,这得花多少钱啊!

他陪着满脸的笑,“陆少放心,您来,不敢不清场。”

“嗯!”陆续满意的点点头,把车钥匙扔给保安。

酒吧里,灯光幽暗。

吧台前,坐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他戴着口罩,浓眉之下,一双桃花眼含笑看过来,目光很是轻佻。

“阿续,你这迟到的毛病得改改啊!”

陆续走过去坐下,接过调酒师递来的一扎冰黑啤酒,猛灌了几口,无惧的看着他,“大晚上的,你戴着口罩,是不是有毛病?”

“没办法,长得太帅,怕小姑娘看到我就忍不住想扑过来。”

“斐不完,摘下来!”陆续对这个人的耐心,只有这么多。

斐不完一听这口气,就知道好友今儿晚上心情不太爽,老实的摘下口罩,点了一支烟。

“谁惹你了?”

陆续没有开口,目光锐利的看着他。

斐不完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小爷我最怕你用这种眼光看我,看得我心里发毛,得,我立刻说正事。”

陆续这才挪开了目光,又大口喝了几口啤酒。

“宋年夕,女,今年二十八岁,十六岁考上医学院,二十六岁博士毕业,毕业后在导师的推荐下进了人民医院的外科,短短两年就在这一行有了知名度,也算是个医学天才。”

陆续皱眉,“就这些?”

“别急啊,听我慢慢说。”

斐不完又白了他一眼,“她父亲叫宋修为,母亲是方慧,她还有个双胎胎妹妹,叫宋年初。十岁那年,父母离婚,她跟着爸爸生活。妹妹跟着妈妈生活。”

“宋年初?”陆续低低的重复了一句,神色幽暗不明。

“对,这姐妹俩有点意思,一个是在大年三十的夜里生的,所以叫年夕,一个是在大年初一的凌晨生的,所以叫年初。”

斐不完摇摇头,轻轻叹了声道:“就差了这么十几分钟,命完全不同。她妹妹十六岁那年出了车祸,拜拜了!”

不重不轻的声音,却像一记重锤,狠狠的锤在陆续的心上,让他的整颗心,都不受控制的颤了颤。

“对了,她爸爸在那场车祸里也出了事,不过没去见上帝,还留着一口气。”

陆续猛的抬头,“什么意思?”

“成了植物人,不死不活的躺了很多年,听说每年要花不少的钱。”

陆续目光深沉而淡然,“还有吗?”

“她那个妈也有点意思,你猜她第二任丈夫是谁?”

“谁?”

“盛志国。”

陆续从嘴里摘下烟卷,冷笑道:“原来绕来绕去,还都是认识的!”

“可不是吗。”

“说完了?”

斐不完舒服的往椅背上一靠,“说完了!”

“你的能耐就这些?”

“靠,这些还不够啊!”

斐不完差点跳起来,“怎么着,你看上这妞了?不至于啊,阿续,你堂堂陆家三少,帝都多少女人脱光了等着你临幸,至于要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吗?”

陆续眸光一闪,淡淡道:“查出她为什么要和唐寒离婚了吗?”

“这……”

斐不完神秘兮兮凑过脑袋,一脸八卦的表情。

“唐寒这货喜欢的是男人,和那个苏小白脸早八百年就勾搭在一起了,估计也就是拿她充个门面吧。离婚可能和这个原因有关。”

“形婚?”

“差不多吧。我和你说啊,苏小白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出道就是靠睡,男人女人都睡,后来勾到了唐昊这个大傻冒,就专心侍候他一个人了,这些年唐大傻冒可没有少在他身上砸钱。”

陆续眉心一敛。

大手落在斐不完的肩上,“我问你,那天晚上你帮我找了什么人?”

“还能什么人,女人啊?”

斐不完一脸的匪夷所思。好好的提那天晚上做什么,都已经过去的事了。

“她叫什么名字?”

“叫韩丽啊。大胸脯,小蛮腰,声音超嗲,功夫超好,怎么着,是不是上一次就忘不掉了?”

斐不完嘿嘿干笑两声,一副“他也是男人,他明白”的样子。

陆续的脸色顿时阴沉了,眼神微微有些凶,暗芒一闪而过,“她是第一次?”

“别逗了,亲,混嫩模圈的人,怎么可能还是第一次,除非动过手术。不过,像韩丽那种女人,估计做了也没啥效果!”

陆续的脸,又阴沉了好几分,他把啤酒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搁,双目中闪着一把火。

“哎,你这样看我干什么,不是厉宁说要帮你找个盘儿靓,条儿顺,活儿好的妞结束你漫长的处男生活吗?”

斐不完懵逼,自己哪里惹毛了这家伙,怎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太粗暴了!

陆续极轻的蹙了蹙眉,指间的烟已燃到尽头。他吸完最后一口烟,又缓缓吐出来。

眼前浮现出那一晚的场景。

她的身材偏瘦,捏起来却又有肉;

腰确实很纤细,他轻轻一拧似乎就能将她折断;

声音并不嗲,反而有些发沉,哼起来却异常的性感和好听……

虽然她神志不清,整个人烫得像团火,但脸上青涩和羞涩却让人怦然心动。

最后那一瞬间,她疼得眼泪都落了下来,整个人蜷缩在一起。

陆续心底蹭的一下窜出火来。

本以为,那只不过是普通的一夜情缘。

可是,这两个月来,自己竟然还清楚地记得她身体间的那缕清香……让人……难以忘记?

陆续抽回心神,眸色深了些,又点了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最近,那个韩丽在干什么?”

额?

斐不完愕然。

靠,千年寒冰竟然问起了女人?

“嘿嘿嘿,回头我帮你去问问。实在不行,我出钱帮你包了她,这种女人每个月给她十几万,她能把你当祖宗一样侍候着。”

陆续把烟一掐,黑着脸走出酒吧。

斐不完整个人傻了。

这小子是不是欲求不满,所以脾气这么大啊,到底什么情况?

……

宋年夕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有吹干,手机铃声响了。

“宋医生,VIP的厉宁体温很高,已经绕到了39度。”

“各项指标怎么样?”

“都正常。”

宋年夕紧绷脸,松弛了下来,“让护士进行物理降温,并多喂点水,这是正常的术后反应。”

“宋医生,那个厉宁抵抗的很强烈,死活不让咱们的护士碰。”

“醒着?”

“昏迷着。”

“家属呢?”

“家属不在,我们这里没有他的电话,联系不上,你说怎么办?”

宋年夕怔了几秒,“别急,我有他电话,马上来联系。”

挂完电话。

宋年夕赶紧划开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出陆续的电话号码拨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下,终于被接听。

“喂,是陆先生吗?”

“叫我陆续!”

男人的声音,像大提琴般低沉而磁性,从电话里透出来,仿佛都能让耳朵怀孕。

宋年夕突然觉得下巴上有些发烫,抿了抿唇,直接跳过称呼这一个怀节。

“刚刚值班医生来电话,你朋友厉先生高烧,需要做物理降温,但他非常不配合,你能不能马上赶到医院去。”

“不能!”

“……”

宋年夕一口气被堵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

哪有这样的家属!

“我搞不定他,除非你在。”

宋年夕把气往下顺了顺,“陆先生……”

“宋年夕,我不想我的话再说第二遍,叫我陆续。还有,十五分钟后,我会到你小区门口,你下来一起去医院。”

“不好意思,我已经下班了。”

这男人有病吧,自己工作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累得连话都不想说,深更半夜还要跑去医院,他以为他是谁?

“作为医生,管辖的病人高烧,你这一晚上能睡踏实?”

“……”宋年夕沉默。

作为普通人,她能睡得踏实,但作为医生,她睡不踏实。

“既然睡不踏实,那就跟我去看看,一会我再送你回来。”陆续的声音往下沉了几分。

“陆……嘟……嘟……嘟……”

宋年夕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茫音,嘴里像是塞了棉花似的,完全骂不出一句话来。

只能气得把手机扔进沙发里,双手握拳朝着空气用力的挥舞了几几拳。

这男人,怎么这么自说自话的! 

文章标题: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 乖自己坐下去不疼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1-216971-0.html
文章标签:春宵  不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