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亲情文章 > 文章正文

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又粗又大的机巴好爽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纪杭一开始是直接给她打过电话来的,乔妤挂断之后他这才又发了信息过来。

其实,纪杭也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他自然知道她不接电话一定是不方便,然而纪杭也知道乔荞醒来对于乔妤的重要性,所以才又冒昧了一回。

此时正好轮到乔妤代表乔氏发言了,主持会议的陆氏员工喊了几声乔妤的名字都不见她回应,那惹眼的美人儿正垂着眼盯着放在方便的手机一直发呆。

 文学

白泽额头冒冷汗地小声提醒着她,“老板?老板?”

白泽喊了两声之后乔妤终于回神,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双盈盈美目里已然蓄满了泪水,是她红着眼哽咽着说着,“抱歉各位,我可能要先失陪一下了,因为我姐姐醒过来了……”

乔妤这样说完就起身跌跌撞撞不管不顾朝会议室外面冲了出去,将身后一众项目组的人都晾在了那里。

白泽担心她的安全有心跟出去却也知道自己必须留下来善后,于是也只能咬牙接手了原本属于乔妤的事务,全程都被陆南城骇人的视线屠戮。

乔妤打了辆车直奔医院,然后就见到了躺在病床上很是虚弱但已经醒过来的乔荞。

乔妤在来的出租车上哭了一路,没人能理解她听到乔荞醒来之后的那种欣喜若狂的情绪,在最初医生宣布乔荞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之后。

“姐——”乔妤握着乔荞因为一个月的卧床而苍白消瘦的手勾起唇角故作轻松俏皮地笑,“我就知道,你这样美好的人老天爷怎么忍心把你收走。”

在进病房之前乔妤就已经将眼泪和消极负面的能量全部压下去了,努力在大难不死的乔荞面前展露自己的乐观阳光。

结果却见乔荞虚弱而心疼地冲她摇了摇头,“在我面前你不用这样逞强,纪医生已经什么都告诉我了。”

乔妤,“……”

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纪杭,以眼神询问他,这样刺激一个刚醒过来的病人真的好吗?

纪杭无视她的眼神兀自叮嘱着,“你姐姐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简单聊几句就可以了。”

说完之后就带着医护人员转身出了病房,将空间留给了姐妹两人。

安静下来的病房里,乔妤红着眼看着病床上的乔荞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姐妹两人就那样紧紧彼此握住了对方的手。

乔荞虽然卧床昏迷了一个多月,但乔妤从一开始就找了细心的护工全程护理,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乔荞,所以乔荞仪表很是整洁干净,只除了苍白消瘦了很多。

“爸爸很好,哥哥很好,我也很好。”乔妤一口气憋了这么几句话让乔荞宽心,乔荞有些无奈地虚弱笑了起来,“妤儿,你还是那么调皮。”

乔妤为自己辩解着,“我们真的都很好嘛。”

相较于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乔荞,声名狼藉内忧外患的乔妤还有监狱里的乔沐又或者是身体不便的乔仁民,他们这几个活着的人真的是很好了。

能活着,就是上天最好的恩赐不是吗。

考虑到乔荞的身体,乔妤不敢多逗留,“你好好休养,好好康复,一切都有我。”

为了她爱的这些人,再难再苦她都会咬牙撑下来。

乔荞压下心里那些因为心疼她而涌上来的酸涩温柔宽慰着她,“你放心,我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再也没有什么能伤害到我了。”

乔妤出了乔荞的病房之后就开始揪着头发焦头烂额了起来,陆南城之前警告她的话她记得清清楚楚,一点差错都不准出否则踢她出局。

然而现在项目才刚开始她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当着那么人的面撂摊子走人,不仅仅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还狠狠驳了给她这个机会的陆南城在陆氏董事会的面子。

可是当时乔荞醒来的惊喜狠狠冲毁了她的理智……

乔妤觉得自己死定了,按照陆南城对她吹毛求疵的态度,只怕是现在她已经被踢出局了。

可是,她又深深知道她不能死。

她不能失去这个项目,失去的话完蛋的不仅仅是她,还有乔仁民乔沐乔荞,更甚至还有整个乔氏。

所以,乔妤在走廊上来回踱步了好久之后颤巍巍拨通了白泽的电话,“小白,嘤嘤嘤……”

白泽终究是她的心腹,秒懂她紧张忐忑的心情主动汇报着,“暂时没有被踢出局,我留下来继续参加了会议,在陆南城的视线里死去活来了好几回。”

乔妤长长松了一口气,“难为你了,回头我请你吃好吃的。”

白泽却又在那端叹了口气,“不过我觉得回头陆南城就会把我们踢出局,他暂时没有发火可能只是碍于会议是公共场合。”

这话等于又判了乔妤死刑,堵的她在这端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心情复杂挂断跟白泽的电话之后乔妤去了纪杭的办公室,正好纪杭这会儿没有病人办公室里也没有别人,乔妤于是直接问着纪杭,“陆南城的具体住处告诉我一下。”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主动去认错主动去求陆南城原谅,要去跟陆南城再为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纪杭吃惊不已,“有什么事不能给他打电话?”

乔妤很是绝望地摇了摇头,“他不会接我电话的。”

乔妤用脚后跟就能想象出来陆南城那副冷着脸不近人情的模样来,甚至把她拉入黑名单的可能都有,所以她干脆堵到他家里去。

纪杭皱眉看了她一眼,好心提醒,“你找到他家去摆明了是要投怀送抱,忘了医生怎么交代的了?”

乔妤,“……”

之前那位女医生说,她半个月之内不能有那种生活。

纪杭也未免太不纯洁了吧,她没想着去跟陆南城那啥啊,她只是想诚恳解释解释,她生死未卜的亲人昏迷了一个多月终于醒了,她着急的心情他难道不能理解一下?

就那样视死如归地看着纪杭再次坚持着,“你还是告诉我地址吧。”

纪杭摇了摇头,“我真不知道你是太聪明还是太天真。”

难道她以为嘴上说说陆南城就能被打动?她难道忘了自己怎么拿到这个项目的?

不过纪杭最终还是告诉了乔妤陆南城的具体住处,乔妤记下之后对他好一通感谢,然后又询问了一番乔荞的病情,在得知乔荞已然彻底脱离危险了之后便匆匆离去了。

晚上七点,陆南城带着一肚子的火气回到自己的住处。

他连晚饭都没吃,气都气饱了。

因着乔妤的中途离场,项目组的会议结束之后他被公司董事会好一通置疑,他这人向来强势惯了,容不得别人对他一点置疑。

然而今天乔妤这件事却又确实是他的失误,他完全没法辩驳什么,这种权威被冒犯的恼火,让他一度想去找乔妤掐死她。

结果走出电梯一抬眼,就看到了蹲在他家门口地上画圈圈的女人,一脸的可怜兮兮。

乔妤还以为陆南城这样的身份应该住在那种富丽堂皇的别墅里呢,结果竟然是这样一处简单的公寓。当然,这公寓也不简单,南城最昂贵的黄金地段,而且只有二百平以上的大户型,一般人也是买不起的。

虽然陆南城很想掐死她,但最终选择直接无视她,板着脸走过去径自抬手在电子门锁上按着密码开门。

乔妤匆匆起身之后靠过来,努力将自己的脸蛋凑到他面前态度很是诚恳地说着,“我错了,求原谅。”

乔妤来之前特意卸掉了自己脸上让她看起来很成熟凌厉的妆,素面朝天顶着脸颊上两颗可爱的小雀斑来见他,为了装可怜。

乔妤边说着求原谅的话边抬手去抓陆南城放在电子门锁上的手,省得他开了门直接将她关在门外。

陆南城一眼看穿她的那些小心机,他就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女人。

一把甩开她的手,“从你离开会议室的那一刻,你跟乔氏就跟这个项目无关了。”

“不要!”乔妤的眼泪一瞬间就蓄满了眼眶,看着陆南城可怜兮兮地哀求着解释着,“我姐姐昏迷了一个多月啊,医生之前都说她没希望了,现在她突然醒过来了我那种着急担忧的心情拜托你理解一下,好不好?”

陆南城毫不留情甩给她一句,“我为什么要理解你?”

乔妤被伤地就那样站在那儿,贝齿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言不发,泫然欲泣的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陆南城想起今天她离开之后一度有人质疑她的工作态度,在场的好几个男士都替她说话,说她小姑娘家也挺不容易的毕竟姐妹情深嘛,更有一个高层还开着玩笑说看在她长的那么漂亮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陆南城再看看她此时这副模样只觉得无比心烦,懒得再理她伸手继续开门,乔妤却忽然一下子扑了过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就来吻他的唇,陆南城哪里会想到她会这样厚颜无耻,稍微一走神的功夫唇就被女孩子给覆住了。

女孩子的嘴唇带着莫名的香甜,胡乱而又没有章法地吻着他,让他小腹处不受控制地一股燥热之气涌了上来。

回过神来之后陆南城一把将她从自己身上扯开,还没等说什么呢她不气馁地又继续粘了上来,抱着他继续亲。

这样纠缠了两三回之后乔妤再次被推开,是她绝望地放声哭了起来,“我真的不是不懂事,我也不是没有职业道德,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就这一次好不好?”

“乔妤!”陆南城觉得她这副样子实在是无理取闹地很,“你这是在给我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吗?”

乔妤抹了把眼泪为自己辩解着,“我也不想这么讨人厌,我只是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这次换陆南城瞪着她哭到通红的眉眼无语了,她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讨人厌。 

文章标题: 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又粗又大的机巴好爽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1-216981-0.html
文章标签:冰块  阅读全文  好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