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友情文章 > 文章正文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兮月……”战云扬俊脸表情扭曲。

北辰景无言,战歆儿红唇惊讶张开。

几人表情各异,脸色那是五颜六色的变。

 文学

“我的小祖宗,别开玩笑好吗,你……”战老爷子都快哭了,颤手指着她,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你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喜欢这阎王爷!”

还不如继续要死要活要嫁给北辰景呢!

当然不是北辰琰不如北辰景,而是外孙女若喜欢北辰景,老爷子还有办法保全她,但若换做北辰琰,那冷血杀神,他想要一个人的命,皇帝老子都拦不住。

谁要是敢缠他……是要出人命的!

凌兮月眨眨眼,“我像是开玩笑吗。”

老爷子顿觉生无可恋。

这可怎么办哩?

若说如今朝堂之上,有谁能让战老爷子忌惮的,非北辰琰莫属。

两府的关系也是一直井水不犯河水,没什么过节,但论交情也谈不上,唯一能联系起来的,也就是前些日子皇帝心血来潮,将战歆儿指给离王为妃。

凌兮月见老爷子那‘生无可恋’的表情,吧下红唇。

好吧,她的确是开玩笑,不过有人欠他钱,拉来垫一下背而已。

没这么严重吧?

“原来是七弟。”北辰景暗自磨牙。

战歆儿脸色也不是很好,心中愤然,没想到这丑八怪竟会肖想离王殿下,别忘了她才是皇帝亲自指的离王妃!凌兮月有什么资格觊觎?

大厅忽的寂静无声,气氛顿时诡异。

“圣旨到——”

这时,一道尖细的嗓音从外传来,冗长有力。

战南天和儿子对视一眼,北辰景还未回宫这圣旨就到了?

紧随走入大厅的,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还有几十个沉甸甸的箱子,被人抬着哗哗一通入内。

宣旨公公满脸堆笑,拉长着那阴柔的嗓音,“战老侯爷,请接旨。”他转眼瞧见北辰景,“太子殿下也在这里……”惊讶了下后,笑呵呵的道,“那就一并接旨吧。”

北辰景虽心中疑惑,但也随老爷子等人跪下。

“兮月。”战老爷子转眼见孙女还直愣愣的杵在那里,赶紧给她使眼色。

老爷子虽德高望重,但作为臣子,该敬的礼仪还是要做的,免得落人口实。

凌兮月皱眉,上前去。

虽不喜,但为了外公也只能忍忍。

“不必不必。”谁知,正当凌兮月准备提裙跪下的时候,那老太监竟笑眯眯的制止,“兮月郡主喜欢,那就站着就好,不必在意这些繁文缛节。”

“?”啥。

连凌兮月也愣了下。

所有人的眼神再度齐刷刷落在凌兮月身上。

天旨降臣家,见可不跪,再是皇帝身边的内监都没有这样的权利免除,众人心知肚明,而纵观满朝文武,能见皇帝而不跪的也只有那一人,这究竟什么意思?

大家都给弄迷糊了。

看来,只有那道圣旨可以解释!

太监缓缓展开那滚金圣旨,尖细嗓音长念,“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护国侯战南天,尽忠职守,功在千秋,有孙凌兮月,侯门世家嫡脉之后,行端仪雅,礼教克娴,贤良淑德堪为贵女典范……”

那噼里啪啦的一大摞,恨不得将所有好听的词句都堆上去。

凌兮月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些优点?

“……朕心甚悦,特赐婚离王北辰琰,良缘天作,择日成婚,钦此……”尾音绕梁三尺,经久不绝。

这一道圣旨,恍若晴天霹雳。

一下霹傻了所有人!

“?”

瓦特?

凌兮月差点没飙脏话。

这还有完没完了,好不容易摆脱了北辰景,这又掉另一个坑里。

北辰琰,报复是吗?没见过报复心这么强的,那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这不可能!”北辰景哗的站起,疑惑激动之下,竟口不择言,“父皇是不是糊涂了,凌兮月是本宫的太子妃,怎又能再指婚给北辰琰。”

这时他似乎也忘了,是自己费尽心思要退婚。

战歆儿心中百感交集,一时无言。

对啊,好像自己才应是离王妃。

这乱得……

宣旨公公满脸疑惑,不明白了,“太子殿下不是在陛下面前几番提及要退婚么,老奴还道要恭喜殿下得偿所愿呢,退婚的圣旨此时也应已至东宫。”

这都怎么了?

离王殿下一反常态,主动向陛下求娶兮月郡主也就罢了,这往日费尽心思想退了这婚约的太子殿下,瞧这反应,似乎并不乐意陛下这安排。

又道,“还有殿下您不是中意歆儿小姐吗,陛下说了,缓些时日会再为你们赐婚。”

战歆儿闻言,瞬间眉目生光。

真的?

摆脱了离王的婚约,几乎和从鬼门关回来没有区别,还能坐上太子妃的宝座,这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只是为何她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

应该是自己多心了吧……

北辰景牙关紧咬立在那里,的确本该是该敲锣打鼓庆祝的喜事,却怎的也高兴不起来。

“公公……”战南天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他起身接过圣旨,将老太监唤到一旁,“陛下为何会突然作此决定,此事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北辰琰两任王妃还未过门,便暴毙于室,他绝不允许兮月也落此下场!

“劳烦公公回禀圣上,这门婚事我和父亲都不会赞同。”战云扬靠过去,神色凛然。

这些年他虽居于后院,但对于北辰琰也是有所耳闻,那绝对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兮月如此单纯羸弱,她若到离王府,岂不是送死一路条?

“额……”老太监尴尬。

他当然知道老爷子和战云扬担心什么。

迟疑半晌后,老太监笑眯眯道,“老爷子,小侯爷,稍安勿躁,此事也许并非你们所想的那般。”他招手示意一众随从,“将离王殿下给兮月郡主的见面礼抬上来。”

“砰!砰!砰!”

几十个鎏金箱搁在大厅正中央。

一打开,满室流光!

都是能装下两个成人的大箱,满满二十箱龙纹金叶,十箱鎏金蚕丝凤缕锦衣,十箱首饰金钗玉镯等,十箱上等胭脂水粉,还有各种珍贵药材……

金灿灿,明晃晃的一片,险些没闪瞎战南天的老眼!

老大监笑呵呵道,“离王殿下特意让奴才交代说,这里差不多三十万两黄金,权当个订婚彩头,让兮月郡主先花着,若是不够用的话,派人上离王府说一声便是。”

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前两次,是陛下自己拿的主意,离王殿下从不近女色,陛下自然着急上火,便做主赐了婚,离王殿下倒也没多说,更没抗旨什么的。

只是新娘都在大婚当晚,还未过门就暴毙了!

这接连两出,是怄得让陛下头风都差点犯了,之后也就没再敢赐婚,却没想到峰回路转,离王殿下竟亲自到陛下跟前开口,求娶兮月郡主。

陛下差点没喜极而泣!

虽疑惑殿下为何偏偏看上了丑颜,白痴,被太子万般嫌弃的兮月郡主,却抵不住儿子愿意,再为难也扛着压力赐婚。

“离王殿下可是连夜亲自进宫,向陛下求娶兮月郡主。”大监继续说,“侯爷也是知道的,殿下他可是从不上朝,更是一年都不踏足皇宫几次。”

“这……”战南天也颇为惊奇。

意思是,是北辰琰自己愿意娶兮月的?

战歆儿闻言,如同被人狠狠扇了一耳光,红唇都咬出了鲜血来,面色赤红一片。

第一是,太子北辰景那被挤到一脚,和这满室金色比起来已经不值一提的‘聘礼’,这其二,自己当初被赐婚后,离王府别说有此等重礼相待,自己还时刻担心着会不会暴毙当日!

凌兮月听得那‘差不多三十万两’黄金,嘴角微微轻抖。

她果然没猜错,北辰琰已经查清了她的底细。

不愧是离王,有些门道!

凌兮月双手环上胸前,唇畔笑意阑珊,三万两黄金的欠条还没递到离王府,这就还了三十万两上门,外加强行以身相许,这还债方式还真是清新脱俗。

那家伙绝对是故意报复她,绝对的。

不就是趁机揩了点小油,吃了点豆腐,至于么?

“兮月,你老实和小舅说说,你之前是不是和离王殿下认识?”战云扬很是严肃询问。

凌兮月低咳一声,伸手摸摸鼻尖,老实交代,“认识谈不上,过节倒有点。”

“咳——”战南天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

真是个小祖宗!

“小过节,就小小的。”凌兮月掐着自己小指头尖,赶紧安慰老爷子,一手给他顺气。

就算当时她想对他干点什么事,那也是未遂好吗?

最多,把他全身摸了个遍…… 

文章标题: 邻居的粗大让我满足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2-216907-0.html
文章标签:让我  湿热  舌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