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友情文章 > 文章正文

腿张开办公室娇喘,宝贝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宝贝 男生一进一出是什么感觉别拒绝我 给我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她靠在他肩头,药膏涂上沁凉沁凉的,教她心情也舒舒坦坦的,她抓着他的手,“你别生气,我没事。”

强忍许久的男人闻言霎时封住她的唇,吻得又深又急,似要将她吞并般将她整个人压在怀里。

许久,他气喘吁吁松开她,轻柔抚摸她的后脑勺。

南南小脸通红,抬脚踹了他一脚,先别说这屋里还有其他人在,而且,他怎么能老是动不动就亲她?

 文学

“混蛋!”

霍景席包住她的挥来的小手,“我是混蛋。”

南南挣了挣想脱离他的禁锢,男人压得更紧了。

无奈作罢,医生和林放悄无声息退出去,南南躺在霍景席怀里,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待她睡着,男人眸眼又深又烫,更深处的地方,淌着轻易不示人的嗜血。

轻搂着熟睡的小女人,霍景席掏出手机拨通林放的电话,“查清楚了么?”

“是的首长,南夫人想将夫人带回南家时被夫人的好友推倒在地,南小小姐蹿出来冲夫人动的手。”

“我要她一条腿。”

“明白。”

南南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翻身下床。

冲进洗手间,见脸上的红肿已经完全消了下去,她心下一喜,这个药膏还真好。

肚子咕咕叫起来,她跑下楼,张婶见她下来,含笑道,“少夫人饿了吗?”

她脆生生答,“饿了!”

张婶进厨房热饭,南南跟着跑进去,“他人呢?”

“少爷出去了。”

“去干嘛了?”

张婶谑道,“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少爷,问问他在干嘛?”

南南顿时一窘,“不用了!”

吃完饭她跑上楼,打开电脑就看见上午打开的界面,正暂停的录像。

她猛然想起这回事,点开播放,起初是她一直安安分分睡觉的画面,直到半夜两点,她突然睁开眼睛坐起身,轻车熟路解开绳子,下床,开锁,走了出去。

南南目瞪口呆,绝望躺在床上。

霍景席回来的时候,她还是这样生无可恋的躺着。

男人在她身边坐下,掰过她的脸查了遍,见基本消了肿,脸色才算缓和,但见南南脸色不佳,心下一急,“怎么了?”

南南坐直身子,指着电脑瘪嘴。

打开电脑看完录像的男人伸手将她揽进怀里。

南南推开他,“能治好吗?”

他含笑瞧她,霸道又醇厚的声音像古钟一样敲进她心底,“能,我说能就能。”

翌日南南从霍景席床上醒来,认命叹了口气后继续睡了回去,又是一天休息日,她在家里当了条咸鱼,哪都不去。

期间丁俊先打了个电话过来,问她还好吗,她笑得明媚,“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丁俊欲言又止,南南率先掐断电话,“我还有事,先去忙了哈!”

电话刚挂,顾妮的电话也接了进来。

“南南,你的脸好了吗?”

“已经好啦,不用太担心,我没事。”

顾妮松了口气,“那就好。”

继而话锋一转,“你知道我刚刚在医院看见谁了吗?”

南南心下一个咯噔,“谁啊?”

“你后妈母女!真是天降报应我跟你讲,你那个后妈,被车撞瘸了一条腿,现在正在住院!”

南南一惊,“怎么会突然被车撞了?”

顾妮幸灾乐祸,“听说俩人是在会所门口等司机来接的时候被一辆失控的宝马撞到的,而且本来是要撞到你那个妹妹的,你后妈及时将你妹妹推开了。”

“撞人的司机喝醉了酒,我真是从来没觉得酒驾这么给力啊!”

“怎么会这么巧?”

顾妮哼道,“巧什么巧,我跟你说,就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饶是如此,南南心底还是有些狐疑,“你在哪家医院碰到她们的?”

“第一人民医院。”

挂了电话,南南静默沉思,她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最后决定问问霍景席,可那人却一直没回来。

下午南南待不住了,换了套衣服让陈叔送她去第一人民医院。

问了前台柳英的病房后,她偷偷摸摸上楼,vip楼层人很少,她看了四周一眼,轻轻靠近柳英的病房。

房中不见南远,只有南玥陪着,南玥哭泣不止。

柳英情绪波动极大,面色狰狞,“一定是南南那小贱蹄子干的,我绝不会放过她!她给我等着,这仇不报,我就不姓柳!”

南玥哭道,“她怎能如此心肠歹毒,竟然找人撞车,如果不是妈妈,现在断了腿的就是我了!我去找她算账!”

柳英拉住她,“你这个傻丫头,一根筋,什么都不懂,去了只会遭她欺负,你别急,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会玩阴招!”

南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转身迅速离开医院。

以后可得好好防着柳英,还不知道她会出什么损招。

原本还想是不是霍景席找人干的,现在她也不想管了。

不管有没有这一出,柳英母女都对她充满恶意,不肯让她好过。

既然如此,她还考虑那么多做什么?

晚上霍景席回到帝锦苑时,南南已经睡着了,轻轻将女人抱起来,只见她无意识往他怀里拱了拱。

他抱着她走回主卧,吻了吻她的唇将她搂入怀里,满足入眠。

翌日清晨,南南醒来看见自己躺在霍景席怀里,认命起身,冲进洗手间洗漱完后下楼吃早餐。

今天霍景席没和陈叔一起送南南去上班,南南乐得自在。

然而从车上下来,她往公司跑去的时候,突然被两个男人拦住。

“你们是谁?”南南大惊,想起柳英的话,不待拦眼前的人反应,转身就跑。

谁知后面也冲上来两人拦住她的去路,光天化日之下,这么猖狂的抢人?

“跟我们走,我们不会伤害你。”

卧槽,现在截人都截得这么清新脱俗了?

信了才有鬼!

南南逮着机会跑,手腕被人捏住,她刚想呼叫,就被人捂住嘴巴,一把塞进车里。

“你们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没有人理她,没有人绑她,上了车车子倏地飞了出去。

南南左右各坐着一个保镖,堵住她的去路。

逼仄的空间里,气氛十分诡异。

车子在十五分钟后停下,南南被带下车,看见‘极乐’会所两个大字,心里涌起一股恶寒。

她想起当初被迫来这里见赵老爷子的自己。

保镖将她推进会所,带上四楼,在一间包厢前停下。

“我们小姐正在里面等你。”

南南沉了沉心神,到眼下也确定的确不是柳英找来的人,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里头靠窗位置坐着个一身白裙的优雅女人。

南南认得她,是那天晚上抱着霍景席哭泣的黎果。

等等——

黎果,那不是霍景席被逼相亲的对象么?

难怪那么耳熟。

南南在她面前坐下,那个女人才转过头来看着她,一言不发,目光戒备探究。

见状,南南也不说话,由她打量。

许久,那人才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南南抬眸,故作轻松,咧嘴一笑,“你说的他,是谁?我表哥么?”

黎果霍然坐直,不无惊讶道,“阿席是你表哥?”

南南上下打量黎果,神情竟是比她更像主人家,“不然你以为呢?”

黎果凝起眉,一瞬不瞬盯着南南瞧,似在分辨她话语的真假。

须臾,她虽没有完全放下逼人的姿态,但稍有缓和,“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南南摊手,大刺刺往后背靠去,“信不信由你,只不过我想提醒你一点,表哥脾气不太好。”

看她如此淡然,黎果不由也拿不准南南话里的真假,命人迅速去查,她的目光才稍稍有些正视起她来。

如果俩人真的是表兄妹,那眼前这个女人,可确是不能得罪的了。

她扬起有些僵硬的笑,“抱歉,我不知你原来是阿席的表妹,不知如何称呼?”

南南轻笑,“叫我南南就行了。”

她话刚说完,黎果的人再次走进来,欺在她耳边低语。不知说了什么,黎果脸色一变,看向南南的目光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南南心下一个咯噔,不知黎果的人究竟查到什么。

黎果热情握住南南的手,“南南,一切都是误会,如此冒昧请你过来,希望你不要怪罪,我也是逼不得已。”

南南心下嗤笑,这不是先扇她一巴掌再给她颗糖是什么?

可是黎果为什么忽然之间态度转变的这么快,瞧她这模样,似乎是完全相信她是霍景席表妹了,还真是阴错阳差啊!

她扯嘴让自己笑得尽量自然,“我知道,表哥太迷人了,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我不怪你。”

黎果顿时掩不住满脸的惊喜,“谢谢你。”

说着亲昵搂住南南的手臂,“南南你人真好!”

南南被搂得很不自在,想推开她,她攥得愈紧,期期艾艾瞧着她,“南南,我很喜欢你表哥,你可以,帮帮我吗?”

见抽不开,南南也不再挣扎,“你想要我怎么帮你?”

“过几天陆家要举办一个慈善晚宴,到时候你将阿席带过去,然后我们交换男伴,可以吗?” 

文章标题: 腿张开办公室娇喘,宝贝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宝贝 男生一进一出是什么感觉别拒绝我 给我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2-216931-0.html
文章标签:宝贝  给我  还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