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友情文章 > 文章正文

色翁浪妇全文阅读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相较于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乔荞,声名狼藉内忧外患的乔妤还有监狱里的乔沐又或者是身体不便的乔仁民,他们这几个活着的人真的是很好了。

能活着,就是上天最好的恩赐不是吗。

考虑到乔荞的身体,乔妤不敢多逗留,“你好好休养,好好康复,一切都有我。”

 文学

为了她爱的这些人,再难再苦她都会咬牙撑下来。

乔荞压下心里那些因为心疼她而涌上来的酸涩温柔宽慰着她,“你放心,我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再也没有什么能伤害到我了。”

乔妤出了乔荞的病房之后就开始揪着头发焦头烂额了起来,陆南城之前警告她的话她记得清清楚楚,一点差错都不准出否则踢她出局。

然而现在项目才刚开始她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当着那么人的面撂摊子走人,不仅仅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还狠狠驳了给她这个机会的陆南城在陆氏董事会的面子。

可是当时乔荞醒来的惊喜狠狠冲毁了她的理智……

乔妤觉得自己死定了,按照陆南城对她吹毛求疵的态度,只怕是现在她已经被踢出局了。

可是,她又深深知道她不能死。

她不能失去这个项目,失去的话完蛋的不仅仅是她,还有乔仁民乔沐乔荞,更甚至还有整个乔氏。

所以,乔妤在走廊上来回踱步了好久之后颤巍巍拨通了白泽的电话,“小白,嘤嘤嘤……”

白泽终究是她的心腹,秒懂她紧张忐忑的心情主动汇报着,“暂时没有被踢出局,我留下来继续参加了会议,在陆南城的视线里死去活来了好几回。”

乔妤长长松了一口气,“难为你了,回头我请你吃好吃的。”

白泽却又在那端叹了口气,“不过我觉得回头陆南城就会把我们踢出局,他暂时没有发火可能只是碍于会议是公共场合。”

这话等于又判了乔妤死刑,堵的她在这端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心情复杂挂断跟白泽的电话之后乔妤去了纪杭的办公室,正好纪杭这会儿没有病人办公室里也没有别人,乔妤于是直接问着纪杭,“陆南城的具体住处告诉我一下。”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主动去认错主动去求陆南城原谅,要去跟陆南城再为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纪杭吃惊不已,“有什么事不能给他打电话?”

乔妤很是绝望地摇了摇头,“他不会接我电话的。”

乔妤用脚后跟就能想象出来陆南城那副冷着脸不近人情的模样来,甚至把她拉入黑名单的可能都有,所以她干脆堵到他家里去。

纪杭皱眉看了她一眼,好心提醒,“你找到他家去摆明了是要投怀送抱,忘了医生怎么交代的了?”

乔妤,“……”

之前那位女医生说,她半个月之内不能有那种生活。

纪杭也未免太不纯洁了吧,她没想着去跟陆南城那啥啊,她只是想诚恳解释解释,她生死未卜的亲人昏迷了一个多月终于醒了,她着急的心情他难道不能理解一下?

就那样视死如归地看着纪杭再次坚持着,“你还是告诉我地址吧。”

纪杭摇了摇头,“我真不知道你是太聪明还是太天真。”

难道她以为嘴上说说陆南城就能被打动?她难道忘了自己怎么拿到这个项目的?

不过纪杭最终还是告诉了乔妤陆南城的具体住处,乔妤记下之后对他好一通感谢,然后又询问了一番乔荞的病情,在得知乔荞已然彻底脱离危险了之后便匆匆离去了。

晚上七点,陆南城带着一肚子的火气回到自己的住处。

他连晚饭都没吃,气都气饱了。

因着乔妤的中途离场,项目组的会议结束之后他被公司董事会好一通置疑,他这人向来强势惯了,容不得别人对他一点置疑。

然而今天乔妤这件事却又确实是他的失误,他完全没法辩驳什么,这种权威被冒犯的恼火,让他一度想去找乔妤掐死她。

结果走出电梯一抬眼,就看到了蹲在他家门口地上画圈圈的女人,一脸的可怜兮兮。

乔妤还以为陆南城这样的身份应该住在那种富丽堂皇的别墅里呢,结果竟然是这样一处简单的公寓。当然,这公寓也不简单,南城最昂贵的黄金地段,而且只有二百平以上的大户型,一般人也是买不起的。

虽然陆南城很想掐死她,但最终选择直接无视她,板着脸走过去径自抬手在电子门锁上按着密码开门。

乔妤匆匆起身之后靠过来,努力将自己的脸蛋凑到他面前态度很是诚恳地说着,“我错了,求原谅。”

乔妤来之前特意卸掉了自己脸上让她看起来很成熟凌厉的妆,素面朝天顶着脸颊上两颗可爱的小雀斑来见他,为了装可怜。

乔妤边说着求原谅的话边抬手去抓陆南城放在电子门锁上的手,省得他开了门直接将她关在门外。

陆南城一眼看穿她的那些小心机,他就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女人。

一把甩开她的手,“从你离开会议室的那一刻,你跟乔氏就跟这个项目无关了。”

“不要!”乔妤的眼泪一瞬间就蓄满了眼眶,看着陆南城可怜兮兮地哀求着解释着,“我姐姐昏迷了一个多月啊,医生之前都说她没希望了,现在她突然醒过来了我那种着急担忧的心情拜托你理解一下,好不好?”

陆南城毫不留情甩给她一句,“我为什么要理解你?”

乔妤被伤地就那样站在那儿,贝齿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言不发,泫然欲泣的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陆南城想起今天她离开之后一度有人质疑她的工作态度,在场的好几个男士都替她说话,说她小姑娘家也挺不容易的毕竟姐妹情深嘛,更有一个高层还开着玩笑说看在她长的那么漂亮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陆南城再看看她此时这副模样只觉得无比心烦,懒得再理她伸手继续开门,乔妤却忽然一下子扑了过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就来吻他的唇,陆南城哪里会想到她会这样厚颜无耻,稍微一走神的功夫唇就被女孩子给覆住了。

女孩子的嘴唇带着莫名的香甜,胡乱而又没有章法地吻着他,让他小腹处不受控制地一股燥热之气涌了上来。

回过神来之后陆南城一把将她从自己身上扯开,还没等说什么呢她不气馁地又继续粘了上来,抱着他继续亲。

这样纠缠了两三回之后乔妤再次被推开,是她绝望地放声哭了起来,“我真的不是不懂事,我也不是没有职业道德,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就这一次好不好?”

“乔妤!”陆南城觉得她这副样子实在是无理取闹地很,“你这是在给我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吗?”

乔妤抹了把眼泪为自己辩解着,“我也不想这么讨人厌,我只是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这次换陆南城瞪着她哭到通红的眉眼无语了,她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讨人厌。

半响之后,是陆南城开了自己的家门一把将乔妤拽了进去,再然后是乔妤被他压在了身后的门板上,男人反客为主,吮着她柔软的唇,恣意肆虐。

没一会儿,乔妤便在男人炙热绵密的亲吻之下意乱情迷了起来,脑海中忽然就想起纪杭的话,连忙抬手推着欺近自己的男人微弱抗议着,“医生说半个月之内不可以……”

男人的嗓音低迷暗哑,“难道你以为只有那一种方式可以?”

乔妤眨了眨迷离的眸子,一脸不解。

男人再次俯身吻住她,大手同时也拽着她的手按向了他自己。

乔妤不知道自己被陆南城压在门上多久,只知道被松开的时候嘴唇火辣辣的疼,手腕也要断掉了。

垂眼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气的一把推开了面前的男人在二百二十平的房子里一阵乱窜之后冲进了一个洗手间,然后开始洗手。

边清理着还边愤愤骂着,“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一想到刚刚陆南城拽着她都做了什么,乔妤就觉得自己的脸烫的要熟了。

而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后悔自己没听纪杭的劝,果然是不听好人劝吃亏在眼前啊。敢情不是纪杭不纯洁,是她完全不了解男人,不了解男人的劣根性!

清洗干净自己的手之后乔妤决定出去找陆南城算账,二百二十平的房子,乔妤觉得像迷宫,陆南城没事住这么大的房子干什么,不觉得空虚寂寞冷吗?

在乔氏没出事之前乔妤在外面也有自己的房子,他们兄妹三人都有,乔妤的最小,就是一套普通七八十平的公寓,她天生是爱热闹的人,受不了那么冷清的环境。

在偌大的卧室连着的浴室里终于找到了某人的身影,里面有哗哗的水声传来,陆南城在里面洗澡。

乔妤揉着自己酸疼的手腕在浴室门口气愤不已地就开骂,“陆南城,你这个臭变态!不要脸!”

“用下半身思考的可恶生物!”

骂了几声之后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随后是浴室的推拉门被人拉开,陆南城湿漉漉着头发眯着眼警告着她,“你是不是还想再来一回?”

这些换乔妤鸦雀无声了。

男人满意地重新退回浴室,继续洗澡。

乔妤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刚刚陆南城拉开门的时候什么都没穿……

乔妤承认陆南城的身材很好,身高腿长,肩宽腰窄,结实精瘦没有一丝赘肉,腹肌上次她也感受过,棒棒哒。

但他刚刚就那样毫无预兆地出来,很不像话吧?

太辣眼睛了。

被警告了的乔妤百无聊赖地在陆南城卧室的大床上翻滚了好几圈,好不容易等到了洗完澡出来的陆南城,她蹭地一下就从床上窜了下来跑到陆南城面前拦住了他,一双美丽的眸子里全是期待,“原谅我了吗?我可以不用被踢出局了吗?”

陆南城面无表情地垂眼看着她,脑海中不受控制地就浮现出刚刚她柔软的掌心,体内的那股燥热之气再次隐隐冒出。

他明明不是重欲的人,现在这是怎么了?

乔妤没等到陆南城的答案,却等到了陆南城家的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再然后乔妤就被陆南城给丢下了,是身穿黑色睡衣的男人迈着长腿前去开门了。

只不过,陆南城从猫眼里看了一眼就又转身回来了,乔妤心里莫名涌上一种不好的预感,颤巍巍地问着他,“谁?”

陆南城淡定回复她,“我妈。”

乔妤,“……”

回过神来之后她转身再次到处乱窜,像没头的苍蝇一样。

陆南城没好气地一把将她给拽住,“干什么呢?”

乔妤紧张之下往陆南城身上扑了个满怀,她手忙脚轮地站稳解释着,“找个地方躲起来啊,被你妈看到我这样的女人在你家,她怕是会打死我吧?”

乔妤深深知道,没有任何一个母亲能接受自己的儿子跟她这样声名狼藉的女人在一起,更何况还是陆南城这样家世和能力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人。

不过幸好,她接近陆南城只是想要借住他的能力帮她度过难关而已,没想过要跟陆南城天长地久。

门外陆母还在不停地按着门铃,陆南城却是箍着怀里女人纤细的腰肢问着,“你还有自知之明?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那样声名狼藉?”

乔妤扁了扁嘴,“这不是没人疼吗?我只好把自己弄得不堪点了,不然的话那些讨债的人早就把注意打到我身上了。”

她让自己不干不净声名狼藉了,那些男人想要对她怎样都会考虑考虑的。她若是一朵清纯的小白莲,那些男人早就不择手段地对她下手了。

陆南城眸光讳莫如深地凝着她半响,薄唇凉凉吐出两个字,“愚蠢。”

乔妤张嘴刚要抗议什么呢,是他又说着,“在里面给我老老实实待着。”

然后人就关了卧室的门离开了,乔妤长长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有了陆南城这句话,乔妤就觉得自己今晚不会被他妈怎样。

真是见了鬼了,明明他一直在怼她,她为什么会从他那儿得到安全感?

玄关处,陆南城开了门让自家母亲进来顺便解释了一下,“刚刚在洗澡,您怎么来了?”

陆母方慧君朝他扬了扬手中的食盒,“我听远川说你今晚没吃饭,所以特意做了些给你送过来。”

郑远川是陆南城的特助,陆母也都很熟悉。 

文章标题: 色翁浪妇全文阅读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2-216979-0.html
文章标签:公车上  全文  色翁浪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