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友情文章 > 文章正文

夜玩亲女小妍小说 小妖精看你水流这么多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围绕在乔妤身边的男人,从来都是绅士温柔的,而陆南城身边的女人,从来都是端庄优雅的,两个人各自对对方的行为表示不齿。

乔妤来的时候是自己开车的,所以这会儿也是自己驱车离开的,

乔妤觉得,陆南城这样的男人,活该孤独终老。

 文学

在乔妤的车子驶离陆南城所在的小区大门口的时候,不远处路边停着的一辆车子里,乔湛眸色沉沉盯着她的车子离去的方向,半响,是他痛苦地闭上眼靠在了座位上久久都不能动弹。

他早就知道她在蓄意接近陆南城的事,只是他没想到她竟然会真的用交出自己身体的方式来达到目的。

乔湛更没想到的是陆南城会真的要了她,同在南城商圈,乔湛别提有多了解陆南城这个人是有多么的洁身自好和不近女色了,围绕在陆南城身边的各家名媛千金多如过江之鲫,他都从来不看一眼,更别提乔妤还是这种带着目的去接近他的女人了,更别提在这之前乔妤已经声名狼藉了。

而也是因为知道陆南城的为人,所以乔湛才没将乔妤接近陆南城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在乔湛看来乔妤前去招惹陆南城,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在得知她到底跟了陆南城这个消息的那一刻,乔湛想杀了陆南城的心都有了。

他不过是出去出了一场差,回来她就成了陆南城的女人。

乔妤跟陆南城两个人的所作所为,都脱离了乔湛的预期,这让乔湛后悔莫及。

至于乔湛今晚之所以等在这里,是因为他对乔妤的行事风格还是了解的,她现在绝对不会想失去陆氏这个项目,所以她在自己捅了篓子之后肯定要想办法挽救。

而她的挽救方法,归根到底还是要从陆南城这里下手。

她一直觉得是她先撩的他,因为那篇日记。

可是她不知道,他早就心仪她了,但是因为她比他小很多岁,也因为她是他的堂妹,所以他一直都在压抑着那些禁忌的感情。

可有些时候感情这种东西,越是压抑,反而越更加的浓烈。

乔湛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坐了多久,驱车离开的时候他的眼底重新恢复了清明,也多了一丝不顾一切的狠戾。

如果乔妤非要跟陆南城纠缠下去,那么他也将不会再压抑自己什么。

乔氏他要,乔妤他也要。

什么他都会夺取!

不会再为了谁委屈自己!

乔妤回家之后好好睡了一觉,隔天早晨她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却被楼下尖锐的骂声给吵醒,乔妤都不用仔细听就知道来人是谁,除了她那位好二婶庄文如之外,这么多年乔妤再没见过谁有这样尖锐的语气和抑扬顿挫的声调。

掀起被子下床,拢了拢自己睡的有些乱的头发换了身衣衫打开卧室门下楼。

刚一推开门呢,就传来庄文如尖酸刻薄的话语,“乔仁民,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孩子,一个个的,儿子经济犯罪入狱,小女儿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好歹有个能拿的出手来的大女儿,又出了车祸,呵呵,我看是乔沐跟乔妤造的孽太多,所以都报复到乔荞身上了吧!”

乔仁民身体原本就不好,被庄文如的话这样一刺激当场气的剧烈咳嗽了起来。

乔妤一张俏脸当场就冷了下来,“二婶,这么早。”

是她主动开口打断了庄文如接下来继续气乔仁民的话,然后就那样死死握紧自己的双手迈步下了楼。

庄文如听到乔妤的声音抬眼,就见年轻的女孩子施施然从楼上下来,素净着一张脸脂粉未施,但是却要命的好看,让庄文如脑海中忍不住就想起了一句话来:六宫粉黛无颜色。

想到自家女儿因为被乔荞乔妤两姐妹的美貌给逼的各种整容,想到自家儿子被乔妤这张脸给迷的神魂颠倒,庄文如就瞬间没有了欣赏美人儿的心情,就气的恨不得撕烂乔妤这张漂亮的脸蛋。

火冒三丈地冲着乔妤开炮,“你还有脸叫我二婶?你自己说说你都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家的事?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二婶吗?”

乔妤下楼之先走过去扶着乔仁民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帮他顺了顺气之后就那样懒洋洋坐在乔仁民旁边的沙发扶手上笑盈盈问着庄文如,“我有对不起你们家吗?我怎么不知道?”

庄文如咬牙切齿,“你先是抢了玥儿相亲的对象陆南城,现在又不知道对乔湛灌了什么迷魂汤,你说,你安的什么心?”

昨天晚上儿子乔湛喝的酩酊大醉回家,跟他们说要跟乔妤撕破脸夺取乔氏,她跟乔仁生都喜出望外,要知道这么多年他们用尽了各种方法劝乔湛夺权,但乔湛就是不为所动。

虽然乔湛从来不肯说他为什么不肯夺权,但她跟乔仁生都知道,乔湛是怕乔妤那个死丫头伤心呢,乔家三兄妹感情都很好,乔沐若是丢了乔氏总裁的位置,乔妤肯定伤透了心。

现在乔湛终于开窍了要夺权,她跟乔仁生开心地只差放鞭炮庆祝了,别说乔沐掌权的时候乔湛就很有竞争力,现在掌权的乔妤根本除了漂亮什么能力都没有,乔湛想要夺权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他们已经能够看到乔湛的成功了,

结果乔湛却说,如果他成功得到了乔氏,他们也要同意他娶乔荞进门。

生生将她跟乔仁生又给气了个半死,乔仁生抄起旁边的茶杯来就砸向了乔湛,乔湛连躲都没躲,额头被砸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疼得她这个当妈地心如刀割。

想到这些庄文如忍不住更恼火了,恶狠狠地啐着乔妤,“小小年纪就知道喜欢男人,我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小狐狸精!”

要不是乔妤,她那个优秀的儿子怎么会到现在都不肯娶妻生子?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名利兼收?

真是气死她了!

庄文如那厢气的头顶要冒烟了,这厢乔妤却是垂眼看着自己修剪漂亮精致的指甲笑语晏晏开了口,“听说当年二叔原本并不想跟你怎样,是你给二叔下了药才成功跟他发生关系的,然后未婚先孕生了乔湛,利用二叔想比我爸爸早生个儿子的心理成功嫁了进来。”

乔妤说到这里的时候庄文如的脸色已经变了,乔妤继续毫不留情地戳着庄文如,“跟二婶的手段相比,我觉得我做的那些不过是小菜一碟啊。”

庄文如一张脸青红皂白,乔妤一张脸无辜纯良,“以后我要想成功嫁入陆家的话,还要请二婶多多教教我呢。”

“乔妤!”庄文如气得浑身颤抖地吼着乔妤的名字。

乔妤这番话等于明明白白告诉她,她要跟乔玥抢陆南城了,还有乔妤说什么让她教教,分明是在讽刺她曾经的手段更不光彩!

乔妤幽幽叹了口气,“脸都是自己给的,二婶别怪我说话难听啊。”

庄文如要被气哭了。

乔妤轻描淡写地就将她一个晚辈怼长辈的责任给推的一干二净,暗暗嘲讽着是她自己不给自己脸才被这样羞辱的。

庄文如凶悍了半辈子,今天被乔妤给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的她心脏病都要出来了。

而就在庄文如还沉浸在愤怒中的时候乔妤已经轻飘飘换了话题,“我哥入狱还有我姐姐出车祸的事,最好不要让我查出来跟你们有关,不然的话——”

乔妤歪着那张好看的美丽面容脆生生朝庄文如宣告着,“不然我也让乔湛进监狱,让乔玥出车祸。”

庄文如要疯了,“你敢!”

乔妤仰着自己漂亮的下巴没有任何畏惧地回着她,“你看我敢不敢!”

庄文如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正如刚刚被她气到呼吸困难的乔仁民那样,而乔仁民在乔妤出手之后全程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里,对两人之间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管不问,也等于默认了乔妤对她这个二婶不敬。

乔妤说完之后忽然又摇了摇头,勾起唇角冲庄文如笑的娇俏,可庄文如却只感受到了森森寒意,乔妤说着,“不对不对,我不会让乔湛进监狱的,我会让乔湛对我更加的欲罢不能,让二婶每天都死去活来。”

“乔妤!”

庄文如是真的被气疯了,什么形象都不顾了,“你这个小贱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庄文如这样说完就朝乔妤扑了过去,她今天一定要撕烂了乔妤。

乔妤丝毫没有慌张害怕,而是将自己的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径自对准了扑过来的庄文如,“二婶,您知道吗,从我刚刚下来就已经打开了手机视频,如果您想乔湛对我这个堂妹的感情被公之于众的话,如果您想您这副泼妇样被公之于众的话,就请继续过来打我哦。”

庄文如扑向乔妤的行为,就那样因为乔妤冲她举起来的手机而硬生生止住了。

庄文如哪里能想到乔妤这个小狐狸精能这样有心机,竟然提前开了录音功能,她自己的名声她可以不在乎,可是儿子乔湛的名声她不能不在乎啊。

整个南城的人都知道乔湛跟乔妤是堂兄妹,喜欢自己的堂妹这种事被爆出来的话,乔湛的名声一下子就臭了,不管到底乔湛跟乔妤之间是否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二婶,不送了。”乔妤瞧了一眼庄文如气到半死却又不能拿她怎样的表情,心情愉悦地送客。

庄文如气急败坏的出了乔家,直接去了医院。

她要去医院让医生给她开个单子,回去好给儿子乔湛看看,乔妤这个没良心的把她都给气出病来了,他要是想气死她这个当妈的话,就继续纠缠乔妤去吧。

庄文如离开之后乔妤连忙关心询问着乔仁民,“爸爸,您还好吧?”

乔妤很怕乔仁民被庄文如给气出个三长两短来,这个家现在已经够千疮百孔的了,乔仁民要是再有个什么事的话,乔妤怕自己真的就撑不住了。

所以刚刚乔妤才会那样毫不留情而地怼庄文如,她要这一次就把庄文如以后想来找事的心给彻底打压下去,还乔仁民一份清净,也还她一份清净,这样她才能更好地将心思放在公司的经营上,她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整天跟乔玥还有庄文如撕。

乔仁民摇了摇头,“我没事……”

然后是乔仁民又叹了口气,“你二叔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啊,你爷爷当初一点都不喜欢庄文如,觉得庄文如素质差品性劣完全胜任不了乔家儿媳妇这个身份,你爷爷也是一片好心为你二叔考虑,因为他觉得你二叔虽然品性有差,但如果有一个贤妻很好地引导着的话肯定会前途无量。”

“但是你二叔一方面为了跟你爷爷置气,越是你爷爷不喜欢的他越要娶,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想要庄文如肚子里的儿子,所以就跟庄文如走到了一起,这些年你二叔做的那些事——”

乔仁民说到这里脸上也划过了一丝冷意,就那样一字一句郑重交代着,“如果他跟庄文如真的对你哥哥和你姐姐做了什么的话,妤儿,一点都不要心慈手软,他们该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就让他们得到什么样的惩罚!”

乔妤俏脸上也全是冰冷,“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乔妤的性格绝对的是睚眦必报,不是那种善良无害的小白兔,更何况乔沐跟乔荞都是她最爱的亲人,如果他们出事是因为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脚的话她一定不会轻饶。

吃过早餐之后乔妤去了公司,白泽尽职尽责地给她汇报昨天在陆氏开会的内容,期间白泽无数次跟乔妤强调陆南城的眼神有多吓人,他这个职场小菜鸟真是用尽了洪荒之力才扛住了陆南城的摄人威严。

乔妤安抚着白泽受伤的心,“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辛苦了,晚上请你吃好吃的。”

白泽一点都不客气,“必须得请我吃饭啊,不然对不起我为你承受的陆南城的屠戮,真的是屠戮啊,你是没领教过陆南城那眼神——”

白泽想起昨天会议上陆南城的眼神就不寒而栗,但白泽心里也很羡慕陆南城拥有这样的威严,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把人震慑住。

这种气质,是岁月赋予陆南城那个年纪的男人的,也是陆南城的家世以及金钱堆砌出来的尊贵,当然更多的还是陆南城自身的优秀出众带给他周围的人对他的那种信服和钦佩。

白泽每每看着陆南城心里总在感叹着,什么时候他也能像陆南城那样呢。

乔妤边翻看着白泽给她做的会议内容的PPT边夸赞着白泽,“不过小白,作为一个新人来说,我觉得你真的做的很好。”

昨天开会的内容白泽一一详尽给乔妤列了出来,还标注了重点。如果没有白泽昨天的毅力和这份PPT,乔妤觉得自己有得苦头吃了。

白泽有些不太好意思地主动坦白着,“其实,在最初被你选中当助理的时候我有拜师学艺。”

“哦?”乔妤很是好奇。

白泽又说着,“我想着你这样看重我,我自然不能让你失望,于是我就找了我学姐学习,她是盛煌娱乐的经济人,虽然不是金牌经纪人,但也算小有名气了,在我心中她可是很优秀的女强人了。”

乔妤顿时来了兴致,“我可不可以也去拜师啊?”

乔妤也很想找个人来教一下自己怎样在职场上披荆斩棘,以前她在伦敦虽然跟朋友一起合伙开了公司,但那充其量不过是小工作室的性质,跟现在管理乔氏相比完全是不同性质。

白泽叹了口气,“别提了,她最近在离婚根本没时间管别人的事了。”

白泽又很是气愤地说着,“为什么像她还有乔荞姐这样的好女人,都要遭遇渣男呢?她老公跟他前女友又搞到一起了,被她抓奸在床。”

乔妤轻快地笑了笑,“想知道为什么?”

白泽用力点头,乔妤摊了摊手,语气潇洒,“因为老天爷是要把最好的给她们留到最后啊。”

乔妤潇洒自信的话让白泽郁结的心情缓解了很多,许多时候白泽愿意尽心尽力地为乔妤工作,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上司,而是因为她的人格魅力。

看似漫不经心又坏又声名狼藉,实际上比任何人都积极向上。

陆南城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给纪杭打电话,询问纪杭是否夜班如果不是的话晚上一起吃饭喝酒,纪杭在那端欲言又止,“其实,我有约了……” 

文章标题: 夜玩亲女小妍小说 小妖精看你水流这么多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2-216986-0.html
文章标签:这么多  小妖精  看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