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友情文章 > 文章正文

哈啊往里噗嗤好深bl 好看的乱纶系列小说就放在里面不动好不好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乔妤是真的困极了,昨晚跟陆南城折腾到大半夜,还去了一趟医院,睡了没几个小时一大早又打起精神去公司,下午高度紧张去陆氏开会,再然后又是乔荞醒过来。

还有刚刚,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求他不要踢她出局。

这一天一夜的时间,乔妤过的可谓是跌宕起伏。

 文学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是她的极限了,所以刚刚一沾上床她没有任何杂念地就径自睡了过去。

然而,她刚舒服地睡了没多久呢忽然觉得呼吸困难了起来,有人在捏着她的鼻子恶意不让她呼吸,她抬手去拍着那不厚道的手,顺便愤愤抗议着,“我要睡觉,走开!烦死了……”

“乔妤!”被人嫌弃烦死了的陆南城没好气地将她从自己床上拎了起来,“要睡回你自己家睡去。”

乔妤睁开眼迷蒙着看了看他,又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最后睡意全无讪讪开口,“抱歉啊,我实在是太困了……”

她刚刚是不是嫌陆南城烦了?

乔妤垂着眼坐在那儿很是懊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这人这么阴晴不定地,可千万不要因为她这句话再判她死刑。

就在她忐忑不安着的时候,陆南城淡淡丢给她一句,“出来吃饭。”

然后人便率先转身离开了,乔妤一听还有饭吃简直要欢呼了,掀起被子下床跟在陆南城身后去了餐厅。

“好香啊——”在餐桌旁坐下之后乔妤就两眼盯着桌上的美食放光,只差流口水了。

乔妤晚上也没吃饭,她是故意没吃的,故意把自己饿得有气无力地好博得陆南城的同情,这会儿早就饥肠辘辘了。

在陆南城拿起筷子开吃之后乔妤也不客气了起来,陆南城看着她那吃相只觉得额头不停地在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活了三十二年,周围没有一个女孩子是像她这个吃相的。

她好歹是乔家的女儿,怎么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没忍住,他自己保持着优雅吃饭姿态的同时幽幽开了口,“几年没吃饭了?”

乔妤知道他在嘲笑自己的吃相,其实她也不是不会端庄不是不会优雅,公共场合她也礼仪也是做全了做足了的,没有失态多。

现在她只是太饿了啊,而且她觉得反正她在陆南城面前也没什么形象和面子了,干脆就不装了,先吃饱再说。

没理会他对自己的揶揄,转而惊呼着,“哇,这是你妈妈的手艺吗?真是太棒了太美味了,你妈妈好贤惠哦。”

陆南城瞥了她一眼,“这是我家厨师做的,我妈也并不贤惠。”

乔妤,“……”

她这马屁好像没拍对。

乔妤饭量本来也不大,刚刚一通风卷残云之后已然吃饱了,于是放下筷子边欣赏着陆南城优雅的吃饭姿态边执着继续问着,“请问我可以将功补过了呢?”

“将功补过?”陆南城被她的用词逗笑,慢悠悠反问着她,“你哪来的功?”

“就是我刚刚不是帮你那啥了吗?”乔妤终究是只经历过一场男女情事的女孩子,无法坦然面对刚刚那场不可描述的事,羞恼之下她愤愤瞪着对面的男人,“喂,你不会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吧?”

陆南城看了她一眼,语气严肃而严厉,“今天这种情况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知道了知道了!”乔妤高兴极了,“你真是太好了!”

而因为心情太雀跃,于乔妤觉得仅仅是言语根本无法表达她此时此刻心里的欢喜之情,于是就那样站起身跑过去在陆南城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乔妤亲完陆南城之后陆南城的脸就黑了,陆南城清清楚楚的知道乔妤在亲他之前刚刚喝过鸡汤。

就那样推开椅子起身满脸嫌弃地去了浴室,重新洗了把被亲的有些油的脸。

乔妤很是无语,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的嘴,她都没嫌他脏好不好,他还弄她一手呢……

陆南城重新坐回餐桌的时候,乔妤的手机刚好响了起来,电话是乔湛打过来的,乔妤头皮一阵发麻。

心虚地看了一眼对面的陆南城,乔妤起身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来公事化地问着,“乔副总,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乔湛在那端声音淡淡,“听说今天你在陆氏会议上捅娄子了?”

乔妤本能地戒备,“你不会是来幸灾乐祸的吧?”

“乔妤。”乔湛的声音艰涩,“你知道吗,如果你没有回来的话,原本我是打算放弃南城的一切去伦敦找你的。”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爸妈也不喜欢乔玥,我也知道你介意我们堂兄妹的身份,所以我想在国外那种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跟你一起生活,我为了你煞费苦心,你现在却说我对你幸灾乐祸……”

乔湛的语气听起来无比的心痛颓然,听得乔妤心里一阵莫名的难受。

说句良心话,虽然乔仁生一直在跟乔仁民争权,但乔湛却从来没有对乔仁民有任何的不尊重,对她还有乔荞以及乔沐也都是和善着的,不像乔玥,一直以来都尖酸刻薄地视他们为敌人。

乔湛又在那端撂下了一句狠话,“这些年要不是顾忌着你的感受,乔氏早就是我的了,你以为乔沐是我的对手?”

乔湛今年三十二岁,比乔沐还要年长两岁。因为乔仁生在自己输给乔仁民之后就迫不及待生了乔湛,企图用儿子再来为自己夺权,然而没想到后来乔氏还是给了乔沐,这些年乔仁生心里的怨念简直可以用滔天来形容。

乔沐跟乔湛都能力出众,两人在公司里的势力也是不相上下,这些年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乔湛的夺权上位,但乔湛却一直甘心屈居乔沐之下,兢兢业业没有任何野心的为乔氏工作。

乔妤被乔湛这番话给说的心里很堵。

她知道男人们对权利和地位的渴望,但是她不想乔湛是因为她的缘故而放弃了他的那些野心,乔妤觉得承受不住,也没法承受。

她跟乔湛是堂兄妹啊,每每乔湛对她表露这样执着的心意的时候她就无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在日记里写那些东西。如果她没写那些对乔湛的欣赏,乔湛也就不会对她这样执迷了吧。

“乔副总,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是乔妤这样说完之后就匆忙挂断了电话。

她不想跟乔湛讨论他们之间关系这个话题,尤其是她现在还在陆南城家里。

挂了乔湛的电话之后乔妤背对着陆南城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复杂的情绪,然后转身重新走了过来若无其事地面对陆南城。

刚在陆南城对面坐下呢,就听陆南城问着她,“吃完了?”

乔妤点了点头,陆南城垂眼吃饭淡淡说着,“吃完了就回去吧。”

乔妤觉得,陆南城作为一个男人,真的一点都不男人。

大半夜的,有让女孩子一个人回家的吗?他难道都不送一下?

而就在乔妤无语着的时候陆南城又挑眉看着她,“不然你想留下来?不怕我再对你做点什么?”

她才不想留下来呢!一点都不想,半分都不想!

乔妤蹭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忍无可忍地控诉着,“陆南城,我想我总算能明白你为什么一把年纪还没女朋友了,因为你就算有女朋友她都会被你气死!”

陆南城一脸的好整以暇,示意她为她对他的这个评价给出个合理解释。

乔妤哼了一声,“都这么晚了难道你不送一下?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乔妤以为陆南城会被她给说的害臊一下,结果是她低估了陆南城的不绅士,他很是嘲弄地丢给她四个字,“自以为是。”

然后就低头继续吃饭了,乔妤觉得陆南城简直没救了,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更是重重关上了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对陆南城的不齿。

而被她的关门声给震地皱眉的陆南城也是一脸不悦,她这是什么态度?嚣张到都敢摔门了。

明明是她有求于他!

围绕在乔妤身边的男人,从来都是绅士温柔的,而陆南城身边的女人,从来都是端庄优雅的,两个人各自对对方的行为表示不齿。

乔妤来的时候是自己开车的,所以这会儿也是自己驱车离开的,

乔妤觉得,陆南城这样的男人,活该孤独终老。

在乔妤的车子驶离陆南城所在的小区大门口的时候,不远处路边停着的一辆车子里,乔湛眸色沉沉盯着她的车子离去的方向,半响,是他痛苦地闭上眼靠在了座位上久久都不能动弹。

他早就知道她在蓄意接近陆南城的事,只是他没想到她竟然会真的用交出自己身体的方式来达到目的。

乔湛更没想到的是陆南城会真的要了她,同在南城商圈,乔湛别提有多了解陆南城这个人是有多么的洁身自好和不近女色了,围绕在陆南城身边的各家名媛千金多如过江之鲫,他都从来不看一眼,更别提乔妤还是这种带着目的去接近他的女人了,更别提在这之前乔妤已经声名狼藉了。

而也是因为知道陆南城的为人,所以乔湛才没将乔妤接近陆南城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在乔湛看来乔妤前去招惹陆南城,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在得知她到底跟了陆南城这个消息的那一刻,乔湛想杀了陆南城的心都有了。

他不过是出去出了一场差,回来她就成了陆南城的女人。

乔妤跟陆南城两个人的所作所为,都脱离了乔湛的预期,这让乔湛后悔莫及。

至于乔湛今晚之所以等在这里,是因为他对乔妤的行事风格还是了解的,她现在绝对不会想失去陆氏这个项目,所以她在自己捅了篓子之后肯定要想办法挽救。

而她的挽救方法,归根到底还是要从陆南城这里下手。

她一直觉得是她先撩的他,因为那篇日记。

可是她不知道,他早就心仪她了,但是因为她比他小很多岁,也因为她是他的堂妹,所以他一直都在压抑着那些禁忌的感情。

可有些时候感情这种东西,越是压抑,反而越更加的浓烈。

乔湛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坐了多久,驱车离开的时候他的眼底重新恢复了清明,也多了一丝不顾一切的狠戾。

如果乔妤非要跟陆南城纠缠下去,那么他也将不会再压抑自己什么。

乔氏他要,乔妤他也要。

什么他都会夺取!

不会再为了谁委屈自己!

乔妤回家之后好好睡了一觉,隔天早晨她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却被楼下尖锐的骂声给吵醒,乔妤都不用仔细听就知道来人是谁,除了她那位好二婶庄文如之外,这么多年乔妤再没见过谁有这样尖锐的语气和抑扬顿挫的声调。

掀起被子下床,拢了拢自己睡的有些乱的头发换了身衣衫打开卧室门下楼。

刚一推开门呢,就传来庄文如尖酸刻薄的话语,“乔仁民,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孩子,一个个的,儿子经济犯罪入狱,小女儿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好歹有个能拿的出手来的大女儿,又出了车祸,呵呵,我看是乔沐跟乔妤造的孽太多,所以都报复到乔荞身上了吧!”

乔仁民身体原本就不好,被庄文如的话这样一刺激当场气的剧烈咳嗽了起来。

乔妤一张俏脸当场就冷了下来,“二婶,这么早。”

是她主动开口打断了庄文如接下来继续气乔仁民的话,然后就那样死死握紧自己的双手迈步下了楼。

庄文如听到乔妤的声音抬眼,就见年轻的女孩子施施然从楼上下来,素净着一张脸脂粉未施,但是却要命的好看,让庄文如脑海中忍不住就想起了一句话来:六宫粉黛无颜色。

想到自家女儿因为被乔荞乔妤两姐妹的美貌给逼的各种整容,想到自家儿子被乔妤这张脸给迷的神魂颠倒,庄文如就瞬间没有了欣赏美人儿的心情,就气的恨不得撕烂乔妤这张漂亮的脸蛋。

火冒三丈地冲着乔妤开炮,“你还有脸叫我二婶?你自己说说你都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家的事?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二婶吗?”

乔妤下楼之先走过去扶着乔仁民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帮他顺了顺气之后就那样懒洋洋坐在乔仁民旁边的沙发扶手上笑盈盈问着庄文如,“我有对不起你们家吗?我怎么不知道?”

庄文如咬牙切齿,“你先是抢了玥儿相亲的对象陆南城,现在又不知道对乔湛灌了什么迷魂汤,你说,你安的什么心?”

昨天晚上儿子乔湛喝的酩酊大醉回家,跟他们说要跟乔妤撕破脸夺取乔氏,她跟乔仁生都喜出望外,要知道这么多年他们用尽了各种方法劝乔湛夺权,但乔湛就是不为所动。

虽然乔湛从来不肯说他为什么不肯夺权,但她跟乔仁生都知道,乔湛是怕乔妤那个死丫头伤心呢,乔家三兄妹感情都很好,乔沐若是丢了乔氏总裁的位置,乔妤肯定伤透了心。

现在乔湛终于开窍了要夺权,她跟乔仁生开心地只差放鞭炮庆祝了,别说乔沐掌权的时候乔湛就很有竞争力,现在掌权的乔妤根本除了漂亮什么能力都没有,乔湛想要夺权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他们已经能够看到乔湛的成功了,

结果乔湛却说,如果他成功得到了乔氏,他们也要同意他娶乔荞进门。

生生将她跟乔仁生又给气了个半死,乔仁生抄起旁边的茶杯来就砸向了乔湛,乔湛连躲都没躲,额头被砸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疼得她这个当妈地心如刀割。

想到这些庄文如忍不住更恼火了,恶狠狠地啐着乔妤,“小小年纪就知道喜欢男人,我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小狐狸精!”

要不是乔妤,她那个优秀的儿子怎么会到现在都不肯娶妻生子?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名利兼收?

真是气死她了!

庄文如那厢气的头顶要冒烟了,这厢乔妤却是垂眼看着自己修剪漂亮精致的指甲笑语晏晏开了口,“听说当年二叔原本并不想跟你怎样,是你给二叔下了药才成功跟他发生关系的,然后未婚先孕生了乔湛,利用二叔想比我爸爸早生个儿子的心理成功嫁了进来。”

乔妤说到这里的时候庄文如的脸色已经变了,乔妤继续毫不留情地戳着庄文如,“跟二婶的手段相比,我觉得我做的那些不过是小菜一碟啊。”

庄文如一张脸青红皂白,乔妤一张脸无辜纯良,“以后我要想成功嫁入陆家的话,还要请二婶多多教教我呢。”

“乔妤!”庄文如气得浑身颤抖地吼着乔妤的名字。

乔妤这番话等于明明白白告诉她,她要跟乔玥抢陆南城了,还有乔妤说什么让她教教,分明是在讽刺她曾经的手段更不光彩!

乔妤幽幽叹了口气,“脸都是自己给的,二婶别怪我说话难听啊。”

庄文如要被气哭了。

乔妤轻描淡写地就将她一个晚辈怼长辈的责任给推的一干二净,暗暗嘲讽着是她自己不给自己脸才被这样羞辱的。

庄文如凶悍了半辈子,今天被乔妤给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的她心脏病都要出来了。

而就在庄文如还沉浸在愤怒中的时候乔妤已经轻飘飘换了话题,“我哥入狱还有我姐姐出车祸的事,最好不要让我查出来跟你们有关,不然的话——”

乔妤歪着那张好看的美丽面容脆生生朝庄文如宣告着,“不然我也让乔湛进监狱,让乔玥出车祸。” 

文章标题: 哈啊往里噗嗤好深bl 好看的乱纶系列小说就放在里面不动好不好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2-216987-0.html
文章标签:放在  不动  往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