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心情文章 > 文章正文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涨奶难受小叔子来帮忙我38岁离婚后跟儿子睡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才不是!我跟你讲,他从小在部队长大,二十岁起游走在边疆五年,为我们保家卫国,更多次缉拿国际刑犯,无数功劳的堆积,才成就了他如今的地位!”

当然,他倘若不靠自己,也一样可以获得至高无上的荣誉,只是如今的一切,全都是他自己打下来的。

南南回到家的时候,霍景席已经回来,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文学

军事台。

南南有些呆滞看着霍景席,只见男人含笑向她招手,“过来。”

她下意识走到他面前,被勾住腰身搂进怀里,南南坐在霍景席腿上,仍没从顾妮的话中走出来。

十分仔细的盯着男人的眉眼瞧,越瞧越发觉得他真是帅得没边了,难怪顾妮说见过他后再去看别的男人都觉得索然无味了。

霍景席眸眼深邃,见她这般痴迷看他,捏住她的手腕提起,翻身猛然将她压在身下,整个人贴着她覆上来,“怎么这样看着我?才发现你老公很迷人么?”

这人总是有办法一秒钟败光她心底所有的温情,南南咂咂嘴,顿时什么也不想说。

“首长,能不能……唔……要点脸?”

男人没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他明明是实话实说,怎么现在的人反而听不得实话了呢?

霍景席笑得爽朗,俯身在南南唇上啄了一口,“你不说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就一直亲你,亲到你说为止,你信不信?”

南南怒了,拒不说话,张嘴狠狠咬在他肩头。

见她跟只刺猬似的,男人抱起她往楼上走。

南南死咬着他肩头不放,见她将她抱进主卧,不由慌了,他不会丧心病狂的胡来吧!

刚要挣扎,男人门一关,将她抵在门上整个人压下来,咬住她的唇狠狠吻得她浑身发软瘫在他怀里,毫无还手之力。

南南委屈,咬住下唇,眸光水亮得像湖水,又倔又委屈的模样,勾得霍景席心痒得不得了。

可男人不敢轻举妄动,只得认栽,温柔将她抱进怀里,哄道,“是我错了,好不好?”

南南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就是不说话。

见状某人眯起眼,“再这样看着我,我可要亲你了。”

小女人霎时睁大眼睛,怎么能这样?

她剧烈挣扎起来,咬牙切齿,“混蛋,放我下来,我要去洗澡了!”

知道不能逼急了她,他想了想,才放她离开。

南南洗完澡出来还是不理他,进了房间迅速锁上门。

霍景席开门无果,直接从阳台翻进她房间,南南吓得不轻,“你干什么!这里是二十九楼啊!”

男人笑得轻慢,“那又怎样?”

他说着将她搂进怀里,不顾她的挣扎抱着她上床,“担心我了?那你还锁门。”

南南用力打了他一拳,“你有病吧!”

有病?

经她这一提,男人抓着她的粉拳道,“我已经约好医生了,这个星期六天,我带你去医梦游症。”

南南怔住,整个人的怒气忽地就压了下去。

他的手搭在她腰上,她推了推没推开,索性也由他去了,靠在他怀里挣扎了几次没挣开,反倒慢慢睡了过去。

南南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桌上还和昨天一样放着面包和红豆浆。

花花调侃道,“这次我可是亲眼看到的,是丁俊小帅哥放的!”

南南趣道,“你吃了吗?给你吃吧,我已经吃过早餐了。”

花花没有推辞,她是还没吃早饭的。

倚在南南桌旁,她边吃边道,“你要是真不喜欢他,可得早点和他说清楚,一直这么拖着,不清不楚的,对谁都不好。”

这话南南记下了,当天下班在公司门口堵丁俊。

丁俊是十分钟后出来的,南南拦住他,“丁俊!”

见是南南,男人清秀的脸上顿时染上两片红晕,“南南,你……找我?”

南南笑道,“我听花花说,我桌上的早餐是你送的?”

丁俊脸上的红晕更重了,“好…好吃吗?”

南南双眼微眯,“好吃,谢谢你,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送了,因为我每天都是吃了早餐再出的门,你这样有点浪费。我——很不喜欢。”

最后一句的映射瞬间叫丁俊怔住。

南南微点头,“那我先走了,拜拜。”

说完不等他反应,小跑离开。

跑了一段距离,南南才松了口气,他应该明白的吧?

陈叔正在老地方等她,上了车,南南掏出手机和顾妮说了这件事情。

顾妮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而且他是个聪明人,应该会明白的。”

闻言南南也没再多想。

回到帝锦苑,霍景席还没回来,南南吃完饭洗完澡,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感觉有人搂住她的腰将她抱起来,南南朦胧睁开眼,看见霍景席,在他怀里寻了个更舒服的位置,迷糊道,“你回来啦。”

男人吻了吻她的头发,“睡吧。”

于是她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休息日,南南想睡久一点,九点的时候被霍景席叫醒。

整个人发懵,被抱进洗手间洗漱,吃饭都是闭着眼的。

上了车,她仍窝在他怀里又睡了过去。

她的发软软的,手也软软的,像只猫。

陈叔开得不慢,泥路陡峭,不由颠簸。

男人皱眉,小心翼翼拥着她,将她整个人护在怀里,“开慢点,求稳。”

“可是少爷……”

“没有可是。”

于是,一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南南恰时醒来,见车子停下,揉着眼睛道,“到啦?”

“恩。”男人牵着她的手下车。

入目是一座庄园,一座坐落在郊区平原的庄园。

屋子里出来两个老佣人,“先生,老先生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了!”

霍景席弯身道,“抱歉。”

老佣人笑道,“快请进!”

听到霍景席说抱歉,南南有些羞愧,拽了拽男人的手,懊恼道,“对不起,是我睡过头了。”

男人揉了揉她的头,“还困么?”

南南下意识摇头,“不了!”

霍景席扬起嘴角,牵着她走进屋子里,里头沙发上正坐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眯着眼,仙风道骨的,很是脱尘。

老佣人道,“老先生,霍先生来了。”

老先生睁开眼,陡然迸射出的厉光像条毒蛇似的,十分凶戾,“知道自己迟到多久了么?”

“二十分钟。”

“老规矩。”

霍景席满脸跃跃欲试,笑道,“她就交给你了。”

说着他掰过南南的身子,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不用怕。”

南南听不懂他和老先生的话,但看老先生的语气和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她抓着他的手,“你……”

他打断她的话,将她推到老先生面前,“等我回来。”

南南一惊,见他转身离开,不由惊呼道,“你去哪?”

“不用管他,”老先生的声音沉稳,“是他犯下了错,我们约好了十点见面,他迟到了二十分钟。”

南南一惊,“迟到了会怎样吗?可是老先生,他是因为我才迟到的,惭愧,是我睡过了头!”

老先生笑起来,全然不见刚刚凶狠的模样,反倒有些慈祥起来,“自己的女人无论做什么,都是没有错的。”

南南愣怔,还想说什么,老先生摆手,“不用管他,要是连这点都承受不住,他今天就坐不上首长这个位子。”

“过来丫头,听说你有梦游症?”

闻言南南不由回头看了眼霍景席消失的方向,这是他此行带她来的目的,他却因为她而貌似受了什么牵连。

尽管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总有预感,不是什么好事。

南南想着,脸色就差了起来,三番两次回头张望。

老先生敲了敲她的脑袋,“这才刚结婚没多久,就那么护夫,男人可不能宠,越宠越不知天高地厚,明白么?”

南南一窘,什么情况?

她不过是内疚,怎么到老先生嘴里就成‘护夫’了?

她发窘解释,“不是,我就是过意不去!”

老先生瞧了她一眼,那个眼神,一脸的‘我明白’。

一旁的老佣人亦是笑得意味深明。

南南语噎。

老先生起身道,“跟我来。”

虽然已经白发苍苍,可努力挺拔的身姿抹灭不了曾经受训时留下的痕迹,南南知道,眼前的老先生一定在部队待过,而且一定待了很长时间。

这不由让南南肃然起敬。

跟着老先生走进书房,老先生指着一旁的躺椅道,“躺上去。”

南南乖乖躺上去,老先生拿了块怀表在她眼前摇晃,“聚精会神盯着怀表,什么都不要想。我数十秒,你就会进入梦境。”

一分钟后,南南顺利睡着。

南南做了个梦,梦见她在参加吃货比赛,桌上一堆美食,她不要命似的狂吃,最后拿了冠军,抱了个金杯和一万奖金美滋滋回家。

她最后是笑醒的。

她醒来的时候霍景席已经回来了。

看见男人,南南迅速起身,跑到他面前,“你没事吧?”

霍景席搂住她的腰,握着她的后脑勺道,“我没事,你呢,你梦见什么?”

她两眼发光,“我梦到我在参加吃货节比赛,我拿了冠军,还有一万块钱奖金!”

男人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真厉害!”

她说的话老先生也听到了,老先生附和,“恩,是很厉害。”

南南顿时有些囧。

男人牵着她走到老先生面前,“她怎么样?什么情况?”

老先生走出书房,“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轻微梦游症,想根除麻烦点,得花时间调理,从今往后饮食方面要开始注意,情绪上也不能有太大的压抑,最好是适当的去做些减压的运动或者事情。” 

文章标题: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涨奶难受小叔子来帮忙我38岁离婚后跟儿子睡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3-216934-0.html
文章标签:小叔子  后跟  进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