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心情文章 > 文章正文

夜玩亲女小妍小说 h肚子好涨要生了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南南迅速将备注改成‘霍大牛’,身材壮得跟头牛似的,她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他。

拨通霍大牛的电话,那头一下就接了,低音炮醇厚性感,“南南?”

“我等会下了班要去聚餐,今天会晚点回去。”

 文学

男人挑眉,“在哪里,让陈叔接你回来。”

“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

“恩?还是要我去接你?”

南南很想将他摁在地上暴打一顿,“在千雅阁。”

那人声音莫名愉悦,“恩?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南南和陈叔道了别往公司跑回去,正好到了下班时间,于是一行人一起往千雅阁去。

千雅阁位处市中心,娱乐设备一应俱全,三楼以下是中低消费,三楼以上只接待vip客户。

聚餐的包厢定在二楼,大家吃完饭便一起进了房间唱歌,气氛高涨,大家兴致都很高,喝酒玩游戏。

南南被音乐吵得耳朵有点疼,且她不会喝酒,又不得不喝,几小杯下肚,整个人都开始有点晕乎乎的。

于是推托了个借口离开包房,但二楼的包厢都这般震耳欲聋,受不了的她直往楼上走。

上了四楼,四周才彻底安静下来,她走进楼梯口倚在窗户上,拂过的微风瞬间让她有些清醒过来。

与此同时——“阿席,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为什么不要我?”

突然响起的声音叫南南一愣,她从楼梯探出头,就看见走廊拐角处站着个女人,双手自后环住男人的背,距离有点远,且男人背对着,南南没看清那人是谁。

不过偷听别人说话似乎不太好,她转身欲下楼,就听见熟悉的低音炮,“黎果,松手。”

南南一怔,立即回头趴在楼梯口看向抱着霍景席不肯撒手的黎果。

男人掰开她的手直接将她推开,脸上染着层淡淡的寒霜。

黎果哭得梨花带雨,“我聪明又漂亮,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黎果’,南南在舌尖喃了遍这个名字,怎么感觉有点耳熟。

不过这个黎果是长得真漂亮,哭得又楚楚可怜的,欲语还休的模样,实在叫人怜惜。

然而出乎意料的,霍景席态度冷漠,甚至有些残忍,“你漂亮又聪明,所以值得更好的人,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我有意中人。”

听到霍景席这句,南南不由一怔,原来他有喜欢的人啊,怪不得不想去相亲,甚至为了不去相亲而和她假结婚。

看不出来啊,竟是个情种。

南南还想继续听下去,身后的楼梯传来一声呼唤,“南南!”

南南回头,只见工作室的一个男同事正被几个保镖拦在三楼的楼梯口。

“她真是我朋友!”

保镖公事公办,“很抱歉,您不是vip客户,不能上去。”

闻言南南微愣,她也不是啊,怎么刚刚她上来的时候却没人拦着她?

“丁俊!”

南南跑到丁俊身旁,“你怎么来了?”

他双眼一弯,“主编见你久不回去,让我出来找你!”

南南歉疚道,“抱歉,我忘记时间了,我就是有点晕,出来透透气,那我们现在回去吧。”

言罢,回头看了保镖一眼,她想问为什么不拦她的,想了想又作罢,万一人家只是没看到她呢?确实刚刚她上来的时候楼梯口也没人守着啊。

霍景席站在四楼梯口,眸光微凝,落在那个正靠南南靠得很近的男人身上。

刚刚丁俊喊南南的时候他就听到了。

亲昵又迫切的呼叫。

直到南南和丁俊消失在三楼,他都没有挪开目光。

“首长……”

霍景席转身走回包厢。

这一头,南南回到包厢,丁俊挨着她坐下来,倒了杯温白开递到南南面前,“你喝点吧。”

原本他总是若有若无的靠近就叫她尴尬,眼下又是给她倒水,更让她说不出的别扭,她强撑笑容,接过杯子道了声谢,十分拘谨的往后挪了下位。

好在丁俊没穷追不舍,总算叫南南松了口气。

宴会散时已经九点半。

一伙人一起出了千雅阁,霍景席说过让陈叔来接她,她便和众人摆手,“我先回去了!”

顾妮拦住她,“你一个女孩子回去的也不太安全,让丁俊送送你吧!”

说着不待南南反应,瞪向丁俊,“过来啊!”

还将南南的手塞到丁俊手里,“南南我就交给你了,她要是出了半点差错,我可不会放过你!”

南南吓得一个激灵,猛然从丁俊手里抽回手。

过激的反应叫顾妮亦是一惊。

南南有些尴尬,打呵呵圆场,“其实没关系的,一直以来我都是自己回去的,不用送我,真的!”

说着也不看丁俊的反应,转身便往公交站跑过去,“你们回去路上小心,到家了一起在群里报个平安,我有些急事,就先走了!抱歉!”

“诶,南南!”顾妮喊了她一声,她没回头,直接溜了。

跑了一大段,总算将一群人甩在身后,她才气喘吁吁停下来,掏出手机刚要拨打陈叔的电话,一辆黑色吉普便在她面前停下。

车门‘啪嗒’打开,内里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一下便将她拽进去。

“啊!”南南惊呼,扑进熟悉的怀里,撞在男人结实的肌肉上,跟撞了块铁似的。

南南揉着额抬起头,控诉道,“霍景席,很痛啊!”

原本在看见丁俊牵了她手时的怒火莫名烟消云散,男人清冽一笑,拿开她的手看向她发红的额头,温声道,“我看看。”

陈叔霎时松了口气,眉角的笑意都深了起来。

南南哀怨瞪着霍景席。

男人发笑揉着她的头,“还疼么?”

“你还笑!”

扯住她的腰身,霍景席猛然将她拥进怀里,将她的脑袋摁在胸口。

南南发窘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男人握着她的后脑勺,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别动,你后脑勺上沾着样东西,我帮你取下来。”

南南皱眉,将信将疑,“什么东西啊?”

男人松开她,指尖夹着一片刚刚将南南扯进车里来时跟着飞进来的叶子道,“这个,刚刚挂你后脑勺上了。”

小女人的脸顿时拧成一团,十分鄙视的看着霍景席。

回到帝锦苑,南南冲上楼迅速洗了个澡,一出来便跑进房里,站在门前看着门锁发呆。

怎么办?

她昨晚椅子啥的能用上的都用上了,可第二天醒来还是在霍景席房间醒来。她就不明白了,梦游去哪不好,非去霍景席房间,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好在那家伙还算有点信用。

可信用这东西,就是个一念之差,她真是那个愁死了。

“我是不是应该拿条绳子将自己绑起来?”她认真考虑起来,最后不仅决定用绳子将自己绑起来,还跑去跟霍景席要了个相机,打开录像对着自己录起来。

她要看看她是怎么个梦游法,才能对症下药。

她拿绳子捆住整张床,然后自己钻进绳子里,再收紧绳子,勒住自己的腰身,这样就算她醒过来,也下不了这张床。

看着将自己勒住的绳子,她信心满满,愈发觉得自己简直不要太聪明!

奈何打脸来得太快。

翌日醒来,她看着眼前霍景席俊美又赏心悦目的脸,闭上眼睛道,“都是假的,我再睁开眼睛,看到的一定是满室阳光。”

再睁开,她确实看到了满室阳光,只是在那满室阳光里,还有一张俊美得无可挑剔的脸。

“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南南喃喃。

“的确是噩梦,已经八点半了。”

南南‘蹭’的从床上跳起来,‘倏’的飞进洗手间,五分钟洗漱完,换完衣服又‘倏’的飞下楼。

张婶看着南南慌张飞奔下来,诧异道,“少夫人要出门?”

南南急道,“上班快迟到了!”

张婶愣住,“少夫人今天也要上班?今天不是星期六吗?”

南南顿时刹住车,“什么?”

今天星期六,是休息日啊!

小女人顿时摔下包包,回头冲回房间,霍景席正在洗手间慢悠悠洗漱,她真想拿肥皂拍他一脸,“你故意的!”

男人优雅洗漱完,转身将她压在门上,揉开她拧成川字的眉头,“女人应该常笑,老是皱眉,会变丑。”

她都还没和他算账,他反过来就骂她丑了。 

文章标题: 夜玩亲女小妍小说 h肚子好涨要生了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3-216939-0.html
文章标签:死你  肚子  要生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