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心情文章 > 文章正文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刚坐下,手机又响起来,见是黎果的来电,南南没接电话,而是开起静音。

黎果打了三个电话后终于死心没再打过来。

担心黎果又找人来堵她,南南一下班从后门跑出去,顾妮刚想叫住她,就见她跟阵风似的溜了,不由愕然,“这丫头,最近是怎么了?”

一口气跑回老地方,南南坐上车整个人气喘吁吁。

 文学

看见霍景席怔了瞬,“你怎么来了?”

男人不答反问,“怎么跑得这么急?有人追你?”

黎果的事南南是没打算和他说的,遂摇头,“我没事,就是想早点回家。”

霍景席眉目清浅,灼灼发亮。

南南话刚说完就想起等下满桌的素菜,心情顿时郁闷下去,一回头,恨恨瞪了罪魁祸首一眼,为表示自己的愤怒,头一偏背过身去不理他。

知道她还在生不给她肉吃的事,他也不恼,见她炸毛,反而心头荡漾。

他怎么怎么看都觉得她怎么那么可爱呢?

想着他掰过她的脸不顾她的挣扎用力亲了一口。

南南更气得不轻,一抵达帝锦苑,率先下车,回头‘轰’的关上车门。

车子里头的男人早有防备,含笑看她解气,才慢悠悠打开门下车。

南南扮鬼脸,拔腿冲回屋里。

张婶晓得南南是个肉食主义者,这满桌子素菜的,她也觉得心疼南南,和南南打商量,“要不瞒着少爷给少夫人炒个肉菜?”

小女人心头一暖,“张婶你真好。”

“张婶怎么个好法?”男人凑到南南耳边。

被吓了一跳的南南捂着发红的耳朵退开,恼羞成怒,“为什么要告诉你!”

张婶捂唇轻笑,眉眼弯弯。

听见笑声,南南小脸更红,低头闷声吃饭,拒绝和霍景席交流。

但他又岂是个安分的?

她不和他说话,他就在桌底下狂撩她的腿。

气得她想将整只碗拍在他脸上。

“南南。”

“别叫我。”

“我有礼物送给你。”

南南两眼一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是奸。”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你无药可救!”

南南霍然起身,小脸气鼓鼓的,正要离开,霍景席勾住她的腰将她压进怀里,咬住她的耳垂,她怎么能这么可爱?

可爱得他欲罢不能,只想将她压在身下……

男人的气息喷洒在颈窝,热得痒,她下意识推开他,“放开我!”

霍景席打横抱起她,大步上楼。

房门打开,南南一眼看见床上平放着的一件银色长裙。

Chanel当季最新款,极其漂亮。

南南不知道这裙子是哪个牌子,但也看得出来这条裙子定十分昂贵。

霍景席将她放下来,小女人走到裙子前,惊讶道,“这是送给我的?为什么啊?”

男人倚在门上,笑得有些道貌盎然,“因为漂亮,和你一样漂亮。”

南南狐疑眯起眼,无缘无故送她一条这么好看的裙子,一定有猫腻。

见她不说话,霍景席走到她身边,“喜不喜欢?”

小女人眼珠子咕噜咕噜直转,敷衍道,“还行吧。”

掐住她的腰,一把将人抱起,男人扬唇,眸角宠溺,“得了便宜还卖乖!”

南南鬼吼鬼叫,“我这是学你的!”

挣开男人的怀,转身拿了衣服躲进洗手间。

洗完澡出来,霍景席已经不在她房里。

她轻轻关上门,看着床上那条裙子,两眼发光,真的很好看,摸上去的质感也极其赞。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送她裙子,但收到裙子她还是挺开心的。

如果——

她不知道他送她这条裙子的真正用意的话。

南南第二天上班,进公司时正巧碰见丁俊。

后者脸色很差,看到她,目光哀哀的。

南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看了他好一会儿。

他目光却逐渐暗淡下去,最后一句话也没说,转身慢吞吞的走了。

南南刚想追上去,腕上一紧,回头就见顾妮拉住她,冲她轻轻摇头。

“可是……”他这个样子,她有些于心不忍。

顾妮道,“除非你愿意和他在一起。”

南南顿时住脚,最后叹了口气和顾妮一起走进公司。

下午下班,南南想起丁俊,还是忍不住叹气。

这股罪恶感是怎么回事?

上了车,南南一路无言,靠着窗户观望窗外的风景,突然发现,这不是回帝锦苑的路。

南南坐直身,“陈叔,我这是要去哪吗?”

陈叔道,“少爷让我送少夫人去换衣服。”

“换什么衣服?”不过重点是,“为什么要换衣服?”

南南心里咯噔,突然有股不祥的预感。

陈叔凝眉道,“我也不太清楚,少爷好像是要带少夫人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

我嘞个去。

南南吓得懵了。

怎么办?

原以为只要不和霍景席说,他也不会带她去,就算要带她去,应该也会问问他,谁知他真是……

教她猝不及防。

南南想了想,弯身捂住肚子,脸色痛苦道,“陈叔,我突然肚子有点不太舒服,要不你和他说声我不去了,送我回帝锦苑吧。”

陈叔脸色顿时一紧,“少夫人你没事吧?”

“就快到了,我立刻打电话告诉少爷。”

见陈叔掏出手机,南南想都没想夺走陈叔的手机,“没事,不用打!”

陈叔发懵看着她。

南南尴尬又不失礼的一笑,“没……没事……”

终于反应过来她是装出来的,陈叔失笑,“少夫人,您不用怕,一切有少爷。”

南南有苦说不出,就是有他才怕啊。

只要一想到等下霍景席从黎果口中得知她不知从哪来的‘表妹’的神情,她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忧伤。

她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五分钟后,陈叔停下车,南南躲在车里不肯出去,车门却被打开,霍景席站在车门前,朝她伸手,“怎么还不下来?”

南南硬着头皮搭上他的手,下了车,被男人带进一家服装店。

换衣间里挂着昨晚上霍景席送给她的那条裙子,一看到这条裙子,南南顿时有种扇自己一巴掌的冲动,她昨晚上怎么没想到他突然送这裙子给她的用意?

换完裙子出来,霍景席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杂志,男人抬眸的瞬间顿时一亮,丝毫不掩惊艳的赞赏目光,“果然,很适合你。”

南南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跟着一愣。

这真是她?

男人扯过她的腰将她揽入怀里,低眉亲了亲她的唇。

回过神来的南南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水嫩的眸子一闪一闪,“霍景席,你说过,在你这里,我不用道歉的对不对?”

男人剑眉微挑,神色意味分明,鼻音哼道,“恩。”

“那就证明,你是不会怪我的,我们说好了哦!”说完还怕他返回似的,伸出尾指,“拉勾!”

男人被逗笑,和她拉完勾顺势抱住她,俯身欺在她耳边,“你又做什么了?”

南南低眉,嘀咕道,“我能做什么呀?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事情。”

闻言霍景席弹了弹她的眉心,揽住她往外走。

重新上车,南南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不少。

反正他已经保证过了不会怪她,那就真的不能怪她。

她也不想这样的啊。

而且眼下让她忽然开口跟他说她和别人说她是他表妹,她也说不出口啊。

南南一路上都非常纠结,霍景席看着她一脸纠结,也不戳破她。

抵达酒店,他率先下车,后让南南挽住他的手臂。

宴会已经来了不少人。

他俩一进门就有不少人围上来,四周更是传来各种哗然声。

“是霍首长!”

“真年轻帅气!”

“他旁边的女人是谁啊?”

“不知道,已经很久没见霍首长身边出现过什么女伴了,这个女的,看来不简单……”

一下子风声就传开了。

南南四处张望,不见黎果,心头微松。

注意到四周无数道灼热的视线,她很不适应,更怕不知何时就会突然出现的黎果当场说出她是他表妹这种话,可怜巴巴看着霍景席,挨在他耳边道,“人太多了,我去那边等你好不好?”

男人眉眼微深,“你亲我一下,我就放你过去。”

南南气得跺脚,压低声音喊他名字,“霍景席!” 

文章标题: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3-216941-0.html
文章标签:受不了了  好爽  太爽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