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励志文章 > 文章正文

这是性骚扰!

时间: 2020-01-13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心儿说:

我有时候真的很佩服我自己,其实刚过的这个周末疲惫不堪,娃爸加班出差连轴转,一个人带娃复习考试赶着上好几个兴趣班,天天转场不停。而且年底了家政行业供不应求价格暴涨…我因为穷而选择自己搞卫生,真是鸡毛满地的中年主妇生活……竟然还能写出这么粉红泡泡的少女心小说是不是?所以你们确定不给我点“在看”或者评论赞美吗??

往期连载

第一章:《在老板办公室,她像一只鸡》

第二章:《求助:帮分析下,老板是想睡我还是真的对我有意思?》

第三章:《每次都不超过30秒的男人》

第四章:《女人叫男人到家里帮她换灯泡,自己去洗澡是什么意思》

第五章:《妖孽在线下蛊后》

第六章:《男友的“前小舅子”勾引我》

第七章:《女同事深夜发来消息,“哥,我想来你家睡”》

第八章:《不要在小胸女人面前轻易说的三个字》

第九章:《直男的X功能很强大》

第十章:《别搞前任》

没有看前文的读者朋友请读上文(点击上面标题即可)了解前情,或者直接发送“77”至后台查看更新最新篇章。

01

本儿心

李玥玥听到秘密,突然鼻子嗅了嗅,确定是八卦燃烧的味道。

孔敬食指一勾,她就凑了过去。

他也凑过来,在她耳边温热地说:“以前戴维刚回国时候追过琼思。”

“真的?”她马上来了兴趣。

“琼思不喜欢他?”

“反正拒绝他了。”

“哇,那你说戴维是不是她的备胎,又拒绝他又还保持友好关系。但为什么你也认识琼思,琼思不会是喜欢你吧?”她马上看着孔敬。

孔敬没想到这也能烧上身,“世界上又不止我们两个男人。”

李玥玥眼神灼灼,整个人在燃烧,更是死死逮住他。孔敬后悔至极,想避开,实在绕不过去,“哎,世界上有人不喜欢男人的。尤其是艺术家。”

李玥玥眼睛瞪圆,“她是那种吗?”

他点点头,并拖戴维下水,“要不就是戴维那小子被拒绝太没面子,就这么告诉我的。”

为了明哲保身,孔老板也不惜传人隐私。

“哇!”李玥玥果然更感到惊奇,“那我是不是还是不去和她学的好,她要是看上我了,会不会潜规则我?”

正在喝茶的孔敬要喷了,“就你?咸吃萝卜淡操心!”

李玥玥气死,但也不得不佩服老板强大的学习能力,分明几天前他还不知道咸吃萝卜淡操心嘛意思。

很快饭店上菜了,竟然还上了一壶酒。李玥玥警惕地看孔敬一眼:“你停车的地儿我开不出来。”

“我更不敢叫你开。叫代驾。”

她这才放心,“为什么今天突然想喝酒啊。”

“景好,而且老板推销。”他也是诚实过头。

李玥玥没吭声,服务员给他们斟上两小杯酒,杯子都特别好看,小小的杯子晶莹剔透,底部还有一只彩色的鸟,李玥玥没怎么喝过白酒,但尝了一口,没有往日的辣,还有一点清香,感觉度数不高,她把面前那一小杯酒一饮而尽。

“还有点甜。”她砸吧砸吧嘴巴对孔敬说。

孔敬也对她的豪饮感到钦佩,自己又给她倒满酒,她又一杯下肚。孔敬这才说:“你到底有多能喝?”

“我没醉过。”

孔敬吓一跳,她又补充,“我平时都没怎么喝过白酒,怎么醉。这个喝起来果味很足。”

“是果酒,但有后劲,别急着喝,这个度数也是有点高的。”他想教她品,但她马上又一口倒入喉中。

孔敬竖起大拇指:“以后尊称你一声玥姐,女中豪杰。”

李玥玥喝了几杯酒下肚,脸马上就红了。

抬起头看着孔敬,他坐在窗边,似乎有一点点忧郁,看着外面的城市,他们的包厢里灯光很暗,但是城市街景的灯透过玻璃照在他的脸上。

她似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面对面地盯着他看,看到他虽然眼睛有点忧郁,但是还是亮晶晶的。

然后她就站了起来,摸了摸他的头发。硬硬的但也茸茸的,像他这个人。

他竟然没当场变脸喝住她,只是懒洋洋地对她说:“你干嘛?”

竟没有平时在公司那么凶的感觉,李玥玥突然在心里想,不凶的时候好可爱哦。

然后她想也没想,竟然就,就,就凑过去亲了他一口……

02

本儿心

孔敬一惊,对她说:“你酒品好差!”

李玥玥被他一呵斥,才清醒一点,感觉天上一大团乌鸦叫过后,一只只在她心里落下来,她整个人似乎站也站不直,但还梗着脖子问他:“我,我怎么啦?”

“你喝了酒就耍流氓!”

“耍流氓?”李玥玥仰起头笑一声,但回过神来,好像是有一点,酒劲顿时清醒了一大半,丢人丢大发了,而且还是亲的他。

她眼珠子一转,想起上次孔敬酒后忘记停车场的事情,带着几分自我安慰般地想,他只要喝醉了记性就不好。

于是抬起头就看他,看看刚才诱惑她的眼睛依旧亮晶晶的,再看他的酒杯,那么小一杯还剩下半杯。

她马上拿起酒杯:“来,我给你赔罪!”

“赔什么罪?”他似乎看出她的小把戏,杯子也不端,带着一丝冷笑问她。

“我,不该亲你呀。”李玥玥心里想,这可真是啪啪地打脸啊,早就说过人不能为美色所动。不过孔老板喝一点点小酒配上他忧郁的小眼神,还看远方还真是勾人。

李玥玥那一瞬间总算知道她面试时候为什么会一眼看到孔敬,不仅仅因为他坐在C位。

就像她当时和冯丽说的,他身上没有市侩气,相反还有一种出尘世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不熟的时候是高傲与不屑,但走近才知道,其实是洞悉与慈悲。

03

本儿心

“你可拉倒吧你。”孔敬虽是这么说,但还是拿起杯子,与李玥玥的轻轻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李玥玥忙不迭地再给他斟上,想解释解释,但这种事,越描越黑。

孔敬今天不太说话,显然不是因为她。

李玥玥越想越郁闷,突然有个念头在她胸口一锤,她又使劲摁下去,那但想法就好像打地鼠的地鼠一样,她刚刚摁下去,又在其他地方冒了出来……

她心里突突突了一阵,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就对孔敬说:“我去上个卫生间。”

他点点头,貌似是恩准。

李玥玥小心翼翼的拿了手袋走出去,走到收银台,看到那个小胡子老板一手拿着两个核桃把玩,另一只手竟在收银边的电脑上打长沙麻将,她轻声问:“多少钱?”

老板马上站起来说:“还没上完菜吧,并且孔总刚说记他的账。”

李玥玥还是坚持说:“我来付。”

老板愣了一下,还是拿出一张手写菜单,李玥玥看看菜单,倒吸了一口气,拿出一张卡给老板说:“刷卡吧。”

老板刚“嗯”一声,拿过卡,又看到李玥玥又在钱包里拿出一张卡递过来。

老板去接,李玥玥不松手,还和老板在卡上僵持博弈了一阵一般,最后咬着牙说:“万一,万一那张余额不够,这边还有一张。”

她买过单,拿了自己的包,直接乘坐电梯下去了。

走在写字楼下再抬头看上去,高楼耸入云霄,虽然在闹市区,而附近还有很多大排档,坐满了人,都在尽情吃喝享乐。

她和孔敬在高处看到的景色是不一样的,这也是这个城市的好处,有隐秘的高档私厨,也有廉价美味的大排档,他们可以相伴为邻但互不干扰,包容得恰到好处。

李玥玥想起当日孔敬来找她,带着一丝高傲与不耐烦,却腼腆其实小心翼翼地问她:“明天我来接你上班好吗?”

她眼泪在那一刻间就涌了出来,又想起今天他看到戴茜的那一点慌乱,她突然亲他以后,他平静地喝止,她终于忍不住拦了个的士,报了自己家直接回去了。

04

本儿心

在的士上走了一半,孔敬就打电话来了,她把电话摁了,他果然又打,她再摁,最后索性调了静音,看着他的名字一直闪烁。

的士师傅看着小姑娘上车起就在哭,这又不接电话,一边眼泪又泄洪一半止都止不住,当下也明白几分,就问她:“姑娘,和男朋友吵架了?”

“不是男朋友。”

“那就是老公喽。其实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我和我老婆……”

他刚说完,他放在支架上的手机就显示来了视频,他苦笑一下,对李玥玥说:“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

那师傅才接了视频,李玥玥看到一个胖胖的黑脸女人,眼神愠怒,一接通就说:“我问你,晚上你把那些猪肉都炒了?”

“嗯,你买了多少我就炒了多少。”

的士师傅老老实实回答,看着他老婆脸色马上就变了:“你是只黑猪是不是!你晓得现在猪肉要好多钱一斤不?!买好多就切好多,一餐都炒了,又不吃完……”

师傅相当尴尬,看了一眼李玥玥,又问他老婆:“还有别的事情吗?”

他老婆又骂了他几句,他竟是一声不吭,最后那边终于挂了。

李玥玥心想这个男人也真是老实,只是多炒了一碗肉。那师傅也对李玥玥苦笑道:“你看看,是吧?婚姻呐,全靠忍受。”

李玥玥也笑了一下,终于不再流泪。心里又想,如果生活里只有这些烦恼就好了。

因为生活的琐碎可以吵架,而不是在一开始就走岔了方向。

她把翻过去的手机翻过来,看到孔敬给她发了很多条信息。

“人呢?”

“你掉进厕所了吗?”

“你买单干嘛?你找到新东家了?”

“接电话!!!”

随后大概就是电话密集轰炸了,随后就没有了音讯。

她刚在心里一声叹息的时候,看到他的信息又飘进来了,“给我回电话吧,我没有真的怪你,也不会让别人知道。”

她突然又鼻子一酸,一直告诉自己要挺住。她知道他不怪她,也不会说出去。

可是她怪自己,而且她自己已经知道了。

人可以逃避别人,却始终无法绕过自己。

那只倔强的被她一直狂按捶打的小地鼠还是调皮地冒出了头,她却无力去追打了,她终于正视这个从未有过的想法,甚至承认,她确实喜欢上她马上要离职的公司直男老板了。

李玥玥下车的时候,的士师傅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小姑娘,你就接了他电话吧,打了那么久,男人也是有自尊的。”

他这么一说,李玥玥就想起刚刚他老婆黑着脸,为了多炒了几片猪肉训斥小孩一般骂他那一幕,刚还觉得要裂开的心突然又有点想笑,点点头赶紧走了。

05

本儿心

李玥玥回到家就躺尸了一会,再过了一阵孔敬又打电话来了。

她心里想,这可真是有完没完。

她终于还是接了电话。

“孔总。”

“下来。”

还是这么傲慢与直接,她倒抽了一口气。“饶了我好不好?”

“你这人……”他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说:“好像刚刚性骚扰的主动方是你而不是我吧……”

李玥玥脑子里马上冲出那个的士师傅老婆那句铿锵有力的“你是只黑猪!”

这男人有没有情商,还提,还提……并且,还定性为性骚扰?那让他去告自己呀,应该是全国首例男boss告女员工性骚扰的案例?哼!

他竟然可以意识到她准备的举动,“不许挂电话。别挂……”

“那你打电话给我干嘛?”

“饭都没吃完,你突然买单走了,你说呢……我可是酒驾过来的。”

“我也喝酒了,你叫个专业代驾吧!”

他倒抽了一口气:“你想多了!李玥玥,你那技术还想做代驾?”

但他突然放低声音,“但是你下来和我见面说好不好?”

他本来就是一尊小低响炮,此时低声喃喃请求,更在李玥玥心中横冲直撞,回音袅袅,她在心里想,你真的不能再招惹我了,但又犹豫不决。

但马上她又听到孔敬说:“我真是忍了你好多次了…”

“那就不用忍了!”她咬咬牙,突然一冲动对他说:“年终奖你想扣就扣吧,反正明天我也不去上班了!”

她把电话一挂,突然忍不住嚎啕大哭,也不知道是为刚自己的豪迈还是损失的人民币,斗狠一时爽,葬身火葬场。

电话没打来了,也没有了短信消息提示声。世界似乎彻底安静了。

李玥玥去洗了个澡,在床上翻来覆去,有一些幻听,似乎家里有人敲门,但去开门一看,空空如也。

她不知道终于是放了心还是死了心,终于再躺平到床上,心里想,你以为自己是谁,他又是谁?怎么可能还去打听你住哪儿再追上门来。

那一觉睡到醉生梦死,第二天醒来一看,竟然中午11点了,打开手机,竟是一个电话都没有,似乎没有一个人惦记她,连公司都没人打电话来问为什么不来上班,也许是孔敬已经交代了。

有一种非常清静但是全被世界抛弃的感觉,李玥玥突然又有点心酸。

坐起来头脑浑浑噩噩,似乎是一片混沌的北冰洋,但其中漂浮着的,全是和孔敬一起上下班的片段,还有在小小的打印室他扶她的片段。

心一阵一阵悸动起来,这才是小鹿乱撞啊,那个傻子不懂的。他不会懂的。

李玥玥在家休息了几天,每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

想让自己变得很忙,但总是会在各种时候想,他在干嘛?

然后就痛恨自己的不争气,就在要振作与颓废中挣扎过着每一天,但最后无一不是暴饮暴食及失眠中结束……

那天还没起床,手机就响了,她找了半天却没找到,抬起头看钟,这是平时的上班时间……

难道,是他?

(未完待续)

如果觉得小文好看,给作者评论或者点一个“在看”吧,这对作者很重要哦。

文章标题: 这是性骚扰!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4-207221-0.html
文章标签:这是  性骚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