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励志文章 > 文章正文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 啊好痛忍着宝贝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时间: 2020-05-19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暮言,”丁嘉惠表现出一脸无辜的样子,对靳暮言说,“你对我来说是特殊的嘛,所以我想抱抱你。”

“而且很久没有见你了,我特别想你,所以人家来找你,想和你亲近亲近嘛。”丁嘉惠一副娇滴滴的样子。

可是靳暮言并不买账,“以后别来了。”

 文学

丁嘉惠惊讶,自己都这么撒娇了,他居然还这样说?

靳暮言不在意丁嘉惠的情绪,继续,“我们的婚约早已取消了,我不可能娶你,所以离我远点。”

“不……”丁嘉惠摇头,不承认,眼里瞬间泛起了泪花,“暮言,我很爱你,我想照顾你,想做可怡的二妈,好好照顾可怡。”

“不需要。”果断拒绝,这会,靳暮言心里突然想起了那个女人。

如果需要这么一个人,那这个人只能是陶然,而且……昨晚抱着她睡觉的感觉,很舒服。

丁嘉惠伤心,这时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使劲地哭,引起了周围总裁办员工的注意。

靳暮言看到她这副样子,懒得管,从丁嘉惠身边擦肩而过,走进了办公室里。

坐在办公桌前,靳暮言并不在意外面的女人会怎么样,反而这会更加想陶然了,想知道她的情况。

忍不住,靳暮言内线电话将徐曜叫进办公室来。

“爷。”徐曜恭敬问候。

“陶然……”

靳暮言说出两个字,徐曜已经明白意思了,急忙回答,“陶小姐这两天在人事部参加培训,明天就会回到设计部,不出意外的话,陶小姐明天会来向您报道,您就可以见到陶小姐了。”

徐曜猜测二爷可能是想陶小姐了,又说,“或者,我现在通知人事部,叫陶小姐过来下?”

“不用了。”靳暮言拒绝,虽然被丁嘉惠刚才那么一闹腾,自己有点想那个女人了,不过晚上回家会见到那个女人,那这会……先忍忍吧。

“嗯。”

徐曜应声后,正好趁这个机会询问二爷,“爷,晚上苏先生安排的饭局还去吗?”

“去打个招呼,不吃饭。”家里女人孩子都在,自己怎么可能在外面吃饭?

……

陶然一直到下班,心情都是低沉的,去往停车场时,陶然给儿子打电话。

“妈咪,何奶奶接我和可可姐放学,这会已经快到家了。”陶小九接到妈咪的电话就汇报说。

“……”陶然怔,“不是你爸比接你们?”

“不是,好像听何奶奶说,爸比有事。”

陶然心里顿时一沉,他的事应该是陪那个女人吧?

“妈咪,你在听吗?”陶小九没有听到妈咪的回答,喊妈咪。

“在,”陶然急忙应声儿子,又说,“小九,你和可可回家了先写作业,等妈咪回来我们再一起吃饭。”

“可以哒,只不过,”陶小九还有事,“妈咪,我想吃慕斯蛋糕。”

听到儿子的要求,陶然也不打算拒绝,“行,妈咪去给你买,你问下可可要吃什么口味的?”

儿子的口味自己知道。

陶小九在电话那头问了下,才回答妈咪。

陶然答应后,又叮嘱了几句,才挂断电话。

回家的路上,陶然路过商场时,停车去商场里买了两份蛋糕,准备带回家给孩子们。

可是走出蛋糕店没多远,陶然听到有人叫自己。

“陶然?”

陶然转身,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妹妹陶蜜儿,她身边还有一个圆胖的男人。

陶蜜儿穿着一袭大红色V领短裙,浓妆艳抹,而身边那个男人的手,此时就搂在陶蜜儿腰上。

想起以前陶蜜儿的所作所为,陶然心里对她没有什么好感,只是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遇到她。

陶蜜儿确定是陶然后,挣脱开男人的手,走到陶然面前惊讶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贱人五年前离开家后,就不知去向了,现在突然冒出来,是哪门子意思?

“我不能在这里吗?”陶然反问,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陶蜜儿一股怒气涌上来,凶狠地说“贱人,你拽什么拽?我问你你就得回答我。”

“五年前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提起五年前那件事,陶蜜儿心里对陶然恨之入骨。

自己原本以为睡了靳三少后就可以嫁入靳家,嫁入豪门了,可是没想到自己和老妈去靳家谈婚事时,被靳家轰了出来,还因为自己不是雏靳家拒绝给爸妈二十万。

那件事不止钱没赚到,还赔了自己的一次,现在想想就来气。

而且这些年,自己一直有意接近靳三少,想和他套近乎,可是靳三少从不给自己机会,这些……都是陶然这个贱人的错,要不是当初她被靳三少看上,自己也不会接近靳三少,迷上他,是这个贱人连累了自己。

“我凭什么回答你?”陶然一点也不示弱,和陶蜜儿正面对峙。

至于五年前的事情,“陶蜜儿,你的所有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

想起那年离开时,父亲和莱芳仪的话,陶然又看了眼不远处的圆胖男人,继续说,“你现在不就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吗?那五年前那晚你并不……”

吃亏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陶蜜儿打断了。

“陶然,你给我闭嘴。”陶蜜儿气得脸都扭曲了,担心地侧目看看不远处的圆胖男人。

什么五年前那晚?自己不知道,统统不知道。

一周前勾搭上这位家里有矿的哥哥,自己告诉他自己还是雏,而且已经秘密在小医院补膜了,这位哥哥也相信了,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让陶然坏了自己的好事,绝对不允许。

陶然从陶蜜儿的表情中,已经猜到事实了,看来那个圆胖男人不是五年前那晚和陶蜜儿过夜的男人。

不过,陶蜜儿的事情,至始至终和自己都没有关系。

“你继续逛吧,我走了。”说完,陶然转身离开。

陶蜜儿望着陶然的身影,气得牙痒痒。

哼,要不是哥哥就在身边,自己早就上前去挖烂她的脸了,一个贱人,凭什么这么拽?

不过也没事,既然她在南港市,那以后自然有碰面的机会,等自己回家和老妈商量好,非得把五年前的仇报回来不可。

陶然,你给我等着吧。

圆胖男人这会才走上前来,一脸色眯眯地盯着陶然的背影,问陶蜜儿,“亲爱的,那个人是谁呀?”

“一个小三,以前抢我的……不,是抢我闺蜜的男朋友。”陶蜜儿差点说漏嘴了。

……

陶然回到家里时,靳暮言还没有回来,陶然告诉两个孩子先吃饭,吃完饭再吃蛋糕。

两个孩子很乖巧,对妈咪的安排点头赞同。

三人在餐厅坐下来,刚拿起筷子准备吃饭时,门口传来了声音。

“咦,二爸回来啦。”靳可怡高兴地说道。

陶小九也朝着爸比喊道,“爸比,快过来吃饭,我们正准备吃饭呢。”

“嗯,好。”靳暮言回答。

陶然没有说一句话,从刚开始看了一眼靳暮言后,就没再看他,心里有些疑惑。

他没和那个女人一起吃饭吗?

自己以为他今晚会陪着那个女人,可能会很晚回来,或者不回来了,所以才决定和孩子们先吃饭的。

靳暮言洗完手走过来在陶然身边坐下来,看到她手里拿着筷子,问道,“怎么没有等我就开始吃了?”

“我以为你今晚不在家里吃饭。”陶然低着头回答,没去看靳暮言。

靳暮言察觉到这个女人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回答,“以后除过出差和特殊情况,我都会在家里吃晚饭。”

这个特殊情况是指自己推不开的饭局或重要事情。

“哦。”陶然应声,不解他说的特殊情况,那个女人和他关系不一般,应该也特殊吧?那他怎么在家里吃饭了?

靳暮言没有再接话,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了,四个人继续吃饭。

吃完饭后,陶然陪着孩子们吃了蛋糕,然后带他们上楼休息,尽量避免和靳暮言说话或者接触。

靳暮言一开始没有在意,直到从儿子房间出来,看到这女人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就去她自己房间了,靳暮言这才疑惑。

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了?自己哪里招惹她了?

站在原地愣了两分钟后,靳暮言还是去了陶然的房间。

今晚不问清楚,自己睡不着。 

文章标题: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 啊好痛忍着宝贝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4-216800-0.html
文章标签:忍着  好痛  太爽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