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励志文章 > 文章正文

粉嫩粉嫩看着都硬了[11p] 坐他头上让他口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啧,这下误会大了……”林中走出一黑衣劲装打扮的男子,他双手环抱长剑,清隽的眉心有一刀浅浅疤痕残迹,微显鬼魅。

凌兮月冷横来人一眼。

“主子。”冷枫连忙合手,有模有样行礼。

 文学

很难想象江湖赏金榜上排名第一,也是最大杀手组织,地煞阁的阁主冷枫,会对如此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女毕恭毕敬!

“你真准备回侯府了吗?”冷枫询问。

凌兮月挑眉,“为什么不回。”

“只是可怜了太子殿下。”冷枫一直憋着,最后还是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小姐你真是恶趣味,北辰景如果知道自己想求娶和退婚的都是同一个人,肯定得怄吐血。”

凌兮月嘴角笑意人畜无害,“天地良心,我刚和北辰景说的话可是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言。”

自己的确是护国侯府战南天的孙女,不过是外孙女,至于把她当做战歆儿,都是北辰景自己脑补出来的,与她何干?她不也没点头。

怪谁?

说到这原主,身世也确实有些可怜。

母亲虽是护国侯战南天最疼爱的嫡长女,却未婚先孕,受尽世人冷眼嘲笑,对于那个始乱终弃的男子,唯一知道的只有“凌”之一姓,不明不白生下凌兮月,又在她三岁时便撒手人寰。

没爹没娘不说,四岁一场高烧,烧坏了脑子,从此痴傻,五岁又‘不慎’跌入池塘,被池底碎石割破面颊,至此毁容。

幸好还有个外公战南天护着,自她毁容后,甚至上朝入宫都带在左右,却不想又出了个闹剧,这小傻子七岁那年在宫中见到俊俏的少年太子便直接抱住了不撒手!

战侯爷心力交瘁,思前想后,为长远计,他用自己一生功绩换皇帝一诺,许凌兮月正一品皇贵郡主之位,婚配太子,至少一世荣华无忧。

随后将小外孙远远送到边城挚友抚养,离开京城这是非之地,待长大及笄可成亲之日再接回。

凌兮月啧啧,“可怜老爷子再是筹谋,也耐不住一些小人作祟。”

否则,这原主怎么会死于非命?

“再不回去,有些人怕都快忘记她们自己的身份,还有造下的杀孽了吧。”凌兮月露出嗜血冰凉的微笑,既占了这具身体,也该帮她尽一尽后事不是?

冷枫点头,“若不是主子你先前不许我们插手朝堂之事,属下早就把那些人脑袋揪下来了,还轮得到她们在那上蹿下跳,春风得意。”

凌兮月只笑了笑。

这个纷争乱世,没那么简单。

西澜,龙翔,天临三大王朝分庭抗礼,实力不相上下。

再有月神国,北夷国,天元国,青夏国各占一方沃土相互制衡,最近这些年倒也相安无事。

她之前不让底下人接触朝堂,一是因为自己不喜,这其二,她明白在自己羽翼未丰之时,隐藏实力养精蓄锐才是王道,与朝堂接触百害无一利。

“对了,通知三娘他们。”凌兮月起身。

冷枫还没应声,眼前便没了人影,唯湖草尖上几滴晨露被微风带落,晕开一圈圈涟漪。

“我的小姐,我这好不容易才见你一面,这都还没说上几句话呢。”冷枫有些失落。

空山传出一语,“来日方长,只是下次见面功力再不涨进,呵……”

最后那一笑,冷枫背后汗毛刷一下竖起!

可以不见了吗?

天临京城,楼阁千万家,建筑鳞次栉比,高低错落有致,夜空之下灯火璀璨,与满天繁星交相辉映。

入夜,整个京城像是一个巨大的黄金蒸笼,炙热浮躁,却极尽繁华奢靡。

最近,京城出了两件大事。

其一太子殿下要退婚,这其二侯府小姐拒出嫁!

“不挺正常的吗,哈哈哈哈。”

有人笑言,“那兮月郡主又丑又傻,我要是太子殿下,我宁愿扯根麻绳抹脖子上吊都不愿意娶她,总不能每天刚睁开眼,就又被那丑八怪吓晕过去吧。”

“至于这侯府歆儿小姐拒绝出嫁更是正常,你又不是不知道离王殿下有多可怕!”

“就是就是!”

……

京城大街小巷热闹无比,流言蜚语总是不断。

一辆马车咕噜着过道,外表朴实无华,里面却别有洞天,极为舒适。

“这些人!”秋兰愤愤哼哼,那表情,活像个护犊子的母老虎,“一个个怎么年纪轻轻的就瞎了眼呢。”

她家小姐丑八怪?

你才丑八怪,你全家都丑八怪!

要说她家小姐丑,这世上就没美人了!

凌兮月躺在冰丝褥子上眯眼小憩,睡意阑珊,丝毫未受外界影响。

这时,一阵寒风忽起,马驹拔蹄惊叫,凌兮月睁眼,未及反应,那掀开的帘子一起一落,暗影闪过,一重物毫无征兆猛地跌撞入她怀中!

什么鬼?

瞬间,血腥气息弥漫!

“啊——”秋兰惊叫,异变来得太快。

有冰冷的利刃贴上凌兮月的脖颈,“闭嘴。”

那低哑的嗓音,仿佛来自地狱。

危险,彻骨。

那闯入马车里不是别的,而是一个大活人,准确的说是一名男子,雪白的冰丝褥子已便被他身上的鲜血染红,整个马车内都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凌兮月被人用刀抹着脖子却丝毫不见慌张,似笑非笑道,“你确定还有那个力气要我的命。”

话音刚落,颈间冰凉消失,男子高大的身躯便脱力倒在了她身上!

凌兮月皱眉,用力推开身上的人。

“站住,例行检查!”马车外响起厉喝。

正当秋兰准备开口时,一块金牌哐当丢出,落在马车前。

本是趾高气扬的巡城卫队长一瞧那特制的鎏金玉牌,连忙垂首退避让开。

“头儿,不查吗……”小兵不解。

那卫队长怒喝道,“不长狗眼的东西,那金牌整个天临王朝只此一块,见牌如陛下亲临,还检查个屁。”

皇城卫队让道,马车从中间咕噜着走过。

凌兮月这才有功夫打量马车里的不速之客。

这半张脸可以说是夺造化之极,是上天呕心沥血,精心雕琢而成的孤品,实在让人很难不起色心,脸都长成这样了,如果扒了衣服看,身材估计也没得说吧……

阿弥陀佛,食色性也,她心中默默念叨一句。

罪过啊罪过!

凌兮月咽了咽口水,将他翻过身来正躺。

他右半张脸却被一掌大的银玉色面具遮住,不见真容。

瞧男子眉眼痕迹,估摸着也比凌兮月大不了多少,不过十八九的模样,浑身却笼罩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气息,冷漠孤寂生人勿近,似独狼嗜血桀骜。

若换做往常,恐怕绝不会如此老实的待着任人摆布。

奈何身受重伤,龙困浅滩。

“不过这伤……”凌兮月嘴角微微扭曲,“受得可真有水准。”

再重哪怕一分,就没命了。

“也挺会挑地儿躺的。”凌兮月无语。

要不是遇到她,就这一身伤,能活过今晚她就跟他姓。

心脏被刺破失血过多不说,浑身真气逆转乱窜,还能有小命在都是个奇迹,亏得他自己功力绝顶深厚,护着心脉,否则早去见阎罗王了。

思量中,凌兮月难得生起一分好奇心。

她不自觉伸出手去,葱白的手指一点点靠近面具。

就在凌兮月指尖即将触到男子面颊时,手腕猛地一紧,被一只森寒大掌牢牢桎梏,他紧闭的冷眸赫然睁开,犹如一头忽然苏醒的猛兽,直对上她的眸子!

凌兮月僵住。

北辰琰也是一怔!

凌兮月愣的是,他怎么有一种做贼心虚,被当场抓包的窘迫感?

分明是他自己投怀送抱的好吗!

当然也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人的眼睛……他竟有一双冰蓝色的眸子!

好美……

而北辰琰怔住,甚至有些呆愣的是,竟有女子胆大包天,敢对他动手动脚!

而且……她似乎并不害怕自己。

凌兮月回神,呵呵一声干笑。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

暗光乍现,袖中滑出金针穿过指缝,毫不犹豫,一针扎在了那眸露寒光的男子太阳穴上!

剧痛,脑中“嗡”的一炸,北辰琰眼皮重若千斤。

可恶!

她居然敢!

沉重的眼皮一张一合,北辰琰动弹不得,眼前最后留下的是少女那笑靥绝美,却颇为诡异的朦胧剪影,意识一点点消失,沉入无尽黑暗之中。

墨石门匾,玄医阁。

天临王朝最大的医药组织,在六年前横空出世,如今学徒遍布天下。

阁内楼院亭台高低错落,蕴着一种低调朴实的美,林荫密布,其中夹杂参天古树,各式奇花异草,随便拿出一株来,都会惹得各大药堂疯抢。 

文章标题: 粉嫩粉嫩看着都硬了[11p] 坐他头上让他口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4-216892-0.html
文章标签:粉嫩  看着  让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