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励志文章 > 文章正文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三个男人让我爽了一夜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林放驱车送霍景席和南南去酒店时南南已经开始烧得有些神志不清,小手不安分在男人身上钻来钻去。

霍景席抓住她的手,她却总有办法从他手里溜走。

男人恼得青筋浮跳,一把将她锢在怀里,脸上愠怒,“你再动一下试试。”

 文学

小女人呆呆看着他,双眼迷离,男人是真的长得好看极了,尤其是那张殷红的薄唇,一张一合间,竟有别样的性感。南南看着看着,忽地倾身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霍景席浑身一僵,眸底刹那涌过喧嚣的波动,转瞬即逝。

亲完人的南南不自知,意犹未尽舔了舔唇,笑靥如花。

霍景席一把将她的头摁进怀里,眸色深邃朝林放道,“开快点!”

“是!”

一路飙车到酒店门前停下,直到霍景席抱着南南的身影消失在酒店大门前,林放仍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

他刚刚没看错吧?

向来不近女色的首长,被一个女人轻薄了?

“热……”南南唇边滑出呓语,抱着霍景席的脖颈不肯撒手。

男人打开浴缸的冷水口,扒下南南毫不怜香惜玉将人扔进浴缸里。

小女人冻得狠狠一个哆嗦。

霍景席脱掉外套,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坐在冷水里的女人仰视他,“你叫什么?”

他的指尖温热,她苦着脸抱住他的手臂,在男人惊愕中一把将他拽进水里,欲火烫得不能自己,“我好难受……”

男人双手撑在她腰侧,冷水沾湿的衬衫紧紧贴在肌肉分明的胸膛上,那人双手一揽将女人拱向自己,眉一低吻住她的唇用力将她压进水里。

瞬间淹没的窒息过后,霍景席揽着南南浮出水面,小女人咳得厉害,无力软在他怀里。

轻抚她的后背令她快速缓过劲来,男人扼住她的下巴,声音性感诱惑,“你叫什么?”

南南下意识回答,“南南……南方的南……”

“南方的南……”霍景席轻呢两句,唇边滑出轻笑,三两下褪去她的衣裳,灼热的雄性气息团团将她淹没。

“记住,我是霍景席。”这是南南意识还有些清晰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缠绵悱恻的夜,春光淹没在暗夜的潮涌里。

翌日清晨,南南从一阵酸痛中醒来,下意识活动手脚,身上却一重,她倏忽睁眼,映入眸底一张极其俊美的脸。

她脑子一片空白,下一瞬,昨日的记忆一股脑涌进来。

从被救到昨夜零星疯狂的记忆碎片,她咽了口唾沫,瞧了眼睡得香甜的男人,蹑手蹑脚拿掉他压在身上的手,翻身下床。

捡起地上被扔了满地的衣服,她忍着腿间的疼迅速穿好,头也不回离开,关门之际,她步下一怔,回头见床上的男人还在熟睡,她在酒店里找了纸和笔,留了段话便走了。

她没有回家,找了间咖啡馆坐下来。

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

南南整个人非常混乱。

她努力梳理了下昨天发生的事情,脑子里猝然蹿进她在车里亲了那个男人一口还笑得妩媚迷人的画面。

苍天!

这个人绝对不是她!

‘嗡嗡’震动传来,南南掏出手机,来电显示:父亲。

眸中星光一沉,南南滑动接听键,那头率先传来怒骂,“孽女,你昨晚上跑去哪里了?让你好好相个亲,你给相成什么样子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立刻给我回来!”

南南气得手抖,“那是相亲吗?你怕不是把我给卖了吧?”

“混账!你这是什么态度?”

南南深汲口气,“我不回去。”

“半小时内我没有看见你我就把你妈的遗物烧了!”

“你敢!”小女人瞳孔抽缩。

“嘟——”电话啪的被挂了。

冲出咖啡馆,南南拦了辆的直往南家去。

相亲是后妈柳英一手策划的,南氏集团最近资金周转不开,急需投资人注资,柳英假借相亲名义欺骗南南将她卖给赵老爷子,只要成了,南家就能收到一千万。

南南抵达南家时,所有人都在客厅等她。

南父和后妈生了个女儿,叫南玥,是个难得的美人,在整个荼城都有名。

无视后妈母女,南南直冲到南父面前,“我妈的遗物呢?还给我!”

南南从读大学就搬离南家,当初离开带走了所有东西,唯独母亲留给她的遗物被南父藏起来,五年过去了,她找了五年也没找到东西究竟被藏在哪。

“赵老爷子今晚去‘极乐’会所,这是房卡,事办好了,你想要的东西,自然会到你手里。”柳英往她手里塞了张卡。

南南目不转睛盯着南父,后者直勾勾瞧着她,含义不言而喻,南南心口大恸,这就是她的父亲。

压下心中涨疼,南南收敛情绪道,“我要先看看妈妈的遗物。”

她担心早已被柳英毁了。

南父沉吟半晌,大手一挥,管家捧着一个精致的木盒子走过来,盒子打开,里头存放的东西完好无损。

南南激动上前,被柳英狠狠推了一把,“想拿回去,就把事情办好了!南氏集团现在陷入危机,你为公司为你父亲付出是你应尽的职责!”

须臾,南南抬起头,仰面直视南父,“是不是只要赵老爷子注资,你就会把我妈妈的遗物还给我?”

南父答腔,“是。”

南南捏紧拳头,“好,我去见他!”

******。

林放很震惊,因为首长从来没有睡得那么沉也没有起得那么晚过。

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

不止他,霍景席也惊讶。

他摸着身侧早已凉透的被子,脑海里闪过昨夜疯狂的记忆,鼻尖似乎还弥漫着热汗和沐浴露交织的味觉盛宴。

“她什么时候走的?”

“八点。”

八点啊,他昨晚那么卖力的努力到三点半,她今早八点就有力气走了,看来身体素质还不错。

勾笑起身,男人眸眼意味深明。

林放将南南留下的纸条递到首长面前,“首长,这是南小姐临走前留下的纸条。”

霍景席抬手接过,只见纸条上写着一行娟秀字体:谢谢你昨天救了我,既然我也已经以身相许了,咱以后就后会无期。

男人失声淡笑,“怨气还挺重。”

虽说昨天是她勾引他在先,但她也是因被下了药,神志不清多少是他趁人之危了。

所以南南是有怨气的,即便他救了她,她也觉得这个男人真不是个君子。

赵老爷子是晚上八点才去的极乐会所,柳英巴不得南南的名声从此毁于一旦,所以将南南精心打扮了一番送到赵老爷子面前。

房间很大,不仅床,连K歌设备也有。

偌大的屏幕上,正播着一部十八禁电影。

女人的娇吟和男人的粗喘声声震耳,南南一进门就被吓得软了腿,这老不死的果然是个变态!

南南倚在门上,一袭紫色抹胸长裙的她美艳动人。

坐在沙发上的赵老爷子一见她,浑浊的眼立时折射出贪婪又精锐的光。

“站那做什么?过来坐下。”老爷子笑出一口黄牙。

南南强压下心底的恶寒,捏了捏拳,提起长裙莲步走向老爷子,也没在他旁边坐下,而是拿起一旁的遥控器,直接将电视里令她作呕的画面关了。

房间瞬间归于寂静。

卖笑看着赵老爷子,小女人红着脸,声音极小,“我们要不要……去床上……我我……我伺候您……”

害羞又拘谨。

雏都这样。

赵老爷子顿时心口一阵荡漾,南南缓缓走到赵老爷子身边,掺着他的手臂将他扶起来。

越往床边走,她整个人绷得越厉害,手心一片汗渍,险些叫里头的小东西滑出去。

将赵老爷子按在床沿坐下,南南侧身站在他旁边,右手悄无声息滑到他后颈,心跳快得像要跳出来,然而就在此时。

房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南南吓得喉头一哽,整个人刹那慌了,就要露出手心的针头瞬间收回去。

冲进房间的是个一身西服的男人,目光狠厉,内里的衬衫染了一片红渍,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赵老爷子脸色大变,“你是谁!”

知道来者不善,南南一个激灵正要躲起来,手腕却被赵老爷子抓住,拉到眼前去当盾牌。

草!

赵老爷子一把将南南推向来人,自己转身跑了。

糟了。

南南心下发凉,跌进那人怀里。

男人扶住她,待她站稳后轻轻将她推开,朝赵老爷子追过去。

南南一愣,呆呆看着那人的背影。

赵老爷子躲进浴室,反锁了门藏在里头。

男人发狠踹门,吓得里头的赵老爷子惊叫不断。

原来是仇人。

身后一黯,耳郭上覆而一热,南南下意识缩了下脖子,偏头沉进一双黝黑眸子的同时听见男人性感幽沉的声线,“南南,我们又见面了。”

霍景席紧贴南南站在她身后,似笑非笑看着她惊愕的面孔。

后会无期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了。

南南呆呆看了霍景席好一会,才发现俩人的距离不是一般的近,脑海里不可避免乱入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她的脸腾的红了。

迅速弹开,脚下却一崴,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后摔去是那般的猝不及防,她下意识抓住男人的手。

一阵懵叉的天旋地转。

待到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霍景席拦腰抱起来。 

文章标题: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三个男人让我爽了一夜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4-216922-0.html
文章标签:让我  一夜  爽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