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励志文章 > 文章正文

肉很多很细致的糙汉文推荐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南南驳道,“那怎么行?我要是不把书拿去还给他,他以为我收下了怎么办?他又不知道我是扔了还是拿去看了。”

说得也在理,男人这才放了要她将书扔掉的念头。

陈叔驱车往帝锦苑去。

霍景席挑眉,“那就明天再还给他。”

 文学

南南无奈,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见她盯着书发愁,他挥掉她怀里的书将她拨到自己怀里来,“维生素片有没有按时吃?”

南南濡道,“吃了。”

小女人掏出手机,拿了自己设下的闹钟给她看,九点一个,一点半一个,五点半一个。

男人看着她手机上的闹钟,眸色微深,“好吃吗?”

南南客观评价,“唔,还行,甜甜的,挺好吃的。”

“我尝尝。”

她打开包包边翻找维生素片,“好啊!”

她刚将维生素片找出来,还没来得及塞到男人手里,后者握住她的后脑勺用力一推,倾覆下来的俊脸一下堵住她的唇。

他由浅深入的品尝,像在品尝一份极品美食,许久才松开她,“唔,确实挺好吃的。”

防不胜防呐防不胜防!

小女人打又打不过他,说又说不听,最后只得狠狠瞪了他一眼,默默将维生素片收回来。

抵达帝锦苑,张婶已经做好晚饭,南南开开心心洗完手,屁颠屁颠跑进饭厅,见桌上基本上全是绿色的素菜,霎时懵了,“张婶,肉呢?”

男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她身后,笑眯眯道,“医生不是说了么?你现在饮食得调理,这是医生出的菜单。”

南南恍遭雷劈。

回身小眼神哀怨看着霍景席,男人反而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拉着她的手坐下,“吃饭吧。”

南南第一次不计较他亲她,抱着他的手撒娇,“让张婶再烧个肉菜吧好不好?”

男人不为所动,含笑夹了一口菜,递到她嘴边,“来,张嘴。”

南南乖顺张嘴吃下,虽然全是素菜,但还是挺好吃的,可这依然无法阻挡她对肉的执着。

“好不好嘛?”

男人喂她吃完饭,转身上楼,小女人亦步亦趋跟着,像个要不到糖的小孩,“霍景席!”

见他只笑眯眯,就是不松开,她终于怒了,一把抱住他的腰,整个人跳到他身上,双手用力夹住他的脖子,双目喷火,“说话啊!”

男人托住她的臀防她摔下去,眸底的星光愈发闪亮,“你是觉得张婶做的饭不好吃吗?”

不和她说话就算了,还扭曲她的意思,南南吼道,“我没说不好吃!”

“那你也没说好吃啊。”

“你……”

男人打断她的话,“我问你,好不好吃?”

南南瓮声瓮气道,“好吃。”

霍景席笑着冲楼下喊,“张婶,南南说你今晚做的素菜很好吃,她很喜欢!”

南南目瞪口呆。

楼下紧接着传来张婶极度亢奋的声音,“少夫人放心,张婶未来还会变着花样再做三个月!”

南南阵亡。

翌日醒来,南南瞪了霍景席一眼,‘哼’了声冲进洗手间,出来也拒绝和他交谈。

吃完饭抱着丁俊送的那堆书随陈叔离开帝锦苑。

霍景席下楼见南南抱着书籍,眸光微深,见小女人生闷气不理他,不由失笑。

抵达公司,南南第一时间跑到男频编辑部守着丁俊出现。

十分钟后,身后响起温柔的男音,“南南?”

回头见是丁俊,南南一把将书籍塞回他手里,语速极快道,“我很感动你为我做的这些,但真的很抱歉,我不能收。谢谢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不顾丁俊瞬间苍白的脸色,转身跑了。

一路直冲回部门,见丁俊没跟过来,才松了口气。

刚坐下,手机又响起来,见是黎果的来电,南南没接电话,而是开起静音。

黎果打了三个电话后终于死心没再打过来。

担心黎果又找人来堵她,南南一下班从后门跑出去,顾妮刚想叫住她,就见她跟阵风似的溜了,不由愕然,“这丫头,最近是怎么了?”

一口气跑回老地方,南南坐上车整个人气喘吁吁。

看见霍景席怔了瞬,“你怎么来了?”

男人不答反问,“怎么跑得这么急?有人追你?”

黎果的事南南是没打算和他说的,遂摇头,“我没事,就是想早点回家。”

霍景席眉目清浅,灼灼发亮。

南南话刚说完就想起等下满桌的素菜,心情顿时郁闷下去,一回头,恨恨瞪了罪魁祸首一眼,为表示自己的愤怒,头一偏背过身去不理他。

知道她还在生不给她肉吃的事,他也不恼,见她炸毛,反而心头荡漾。

他怎么怎么看都觉得她怎么那么可爱呢?

想着他掰过她的脸不顾她的挣扎用力亲了一口。

南南更气得不轻,一抵达帝锦苑,率先下车,回头‘轰’的关上车门。

车子里头的男人早有防备,含笑看她解气,才慢悠悠打开门下车。

南南扮鬼脸,拔腿冲回屋里。

张婶晓得南南是个肉食主义者,这满桌子素菜的,她也觉得心疼南南,和南南打商量,“要不瞒着少爷给少夫人炒个肉菜?”

小女人心头一暖,“张婶你真好。”

“张婶怎么个好法?”男人凑到南南耳边。

被吓了一跳的南南捂着发红的耳朵退开,恼羞成怒,“为什么要告诉你!”

张婶捂唇轻笑,眉眼弯弯。

听见笑声,南南小脸更红,低头闷声吃饭,拒绝和霍景席交流。

但他又岂是个安分的?

她不和他说话,他就在桌底下狂撩她的腿。

气得她想将整只碗拍在他脸上。

“南南。”

“别叫我。”

“我有礼物送给你。”

南南两眼一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是奸。”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你无药可救!”

南南霍然起身,小脸气鼓鼓的,正要离开,霍景席勾住她的腰将她压进怀里,咬住她的耳垂,她怎么能这么可爱?

可爱得他欲罢不能,只想将她压在身下……

男人的气息喷洒在颈窝,热得痒,她下意识推开他,“放开我!”

霍景席打横抱起她,大步上楼。

房门打开,南南一眼看见床上平放着的一件银色长裙。

Chanel当季最新款,极其漂亮。

南南不知道这裙子是哪个牌子,但也看得出来这条裙子定十分昂贵。

霍景席将她放下来,小女人走到裙子前,惊讶道,“这是送给我的?为什么啊?”

男人倚在门上,笑得有些道貌盎然,“因为漂亮,和你一样漂亮。”

南南狐疑眯起眼,无缘无故送她一条这么好看的裙子,一定有猫腻。

见她不说话,霍景席走到她身边,“喜不喜欢?”

小女人眼珠子咕噜咕噜直转,敷衍道,“还行吧。”

掐住她的腰,一把将人抱起,男人扬唇,眸角宠溺,“得了便宜还卖乖!”

南南鬼吼鬼叫,“我这是学你的!”

挣开男人的怀,转身拿了衣服躲进洗手间。

洗完澡出来,霍景席已经不在她房里。

她轻轻关上门,看着床上那条裙子,两眼发光,真的很好看,摸上去的质感也极其赞。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送她裙子,但收到裙子她还是挺开心的。

如果——

她不知道他送她这条裙子的真正用意的话。

南南第二天上班,进公司时正巧碰见丁俊。

后者脸色很差,看到她,目光哀哀的。

南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看了他好一会儿。

他目光却逐渐暗淡下去,最后一句话也没说,转身慢吞吞的走了。

南南刚想追上去,腕上一紧,回头就见顾妮拉住她,冲她轻轻摇头。

“可是……”他这个样子,她有些于心不忍。

顾妮道,“除非你愿意和他在一起。”

南南顿时住脚,最后叹了口气和顾妮一起走进公司。

下午下班,南南想起丁俊,还是忍不住叹气。

这股罪恶感是怎么回事?

上了车,南南一路无言,靠着窗户观望窗外的风景,突然发现,这不是回帝锦苑的路。

南南坐直身,“陈叔,我这是要去哪吗?”

陈叔道,“少爷让我送少夫人去换衣服。”

“换什么衣服?”不过重点是,“为什么要换衣服?”

南南心里咯噔,突然有股不祥的预感。

陈叔凝眉道,“我也不太清楚,少爷好像是要带少夫人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

我嘞个去。

南南吓得懵了。

怎么办?

原以为只要不和霍景席说,他也不会带她去,就算要带她去,应该也会问问他,谁知他真是……

教她猝不及防。

南南想了想,弯身捂住肚子,脸色痛苦道,“陈叔,我突然肚子有点不太舒服,要不你和他说声我不去了,送我回帝锦苑吧。”

陈叔脸色顿时一紧,“少夫人你没事吧?” 

文章标题: 肉很多很细致的糙汉文推荐 女人把腿劈开让男人桶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4-216929-0.html
文章标签:春宵  汉文  人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