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励志文章 > 文章正文

椅子上有按摩棒坐下去 本王要进去了忍着点强奸校花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她的动作格外流畅,迅捷如江牧野居然都没有阻拦的及,生生受了她一巴掌。

“流氓!”

安小小低低斥了一声,眉眼间俱是怒意。

 

之后她提着裙角转身离开,尚未痊愈的腿脚还是跛着的,但那动作已经做到最快。

不远处的林政望着眼前的一幕,满脸的不可思议,二爷这是……被自己的女人给打了?

滑天下之大稽!

……

车上,江牧野冷着一张脸靠在后座,浑身散发着不要惹我的冷冽气场。

小丫头片子下手挺重,五指印子当时就起来了,脸上到现在还有一丝灼热感。

生平第一次挨巴掌!

行!

有种!

驾驶座的林政努力憋着笑唤他:“二爷……”

江牧野冷冷望他一眼:“你敢笑!”

林政使劲抿着唇:“我不敢!不过话说,安小姐看着挺瘦的,手劲还挺大!”

他望一眼后视镜中江牧野一张隐约还有五指手印的脸:“那今晚还回听竹轩?”

“去江山如画!”江牧野吩咐一句。

车子转个弯驶向江氏集团旗下五星级庄园式酒店江山如画。

江牧野眸光转向车外,流光溢彩的街景莫名几分亲切感,刚刚挨了巴掌的他心里头怒意八分欣慰两分。

起码说明那丫头还是有点自我保护意识的。

毕竟刚从的自己对于她来说,是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贸然抓她的手,确实不妥。

刚才自己是脑抽了?

他伸手揉揉眉心,眉眼间一抹烦躁:“最近总是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林政神色认真:“您的记忆恢复了?”

江牧野摇头:“只是隐约的片段和影像。”

林政气愤喟叹:“幸亏您只是丢了小时候的记忆,樱花那厮,属实该死!”

江牧野眯了眯眸子,锋刃锐利的眸光四散开来,他冷冷一句:“我会让她付出该有的代价!”

……

江山如画天字8号房,冯芳菲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就见助理小艾一脸兴奋的进了她的房间叽叽喳喳道:“菲姐,你猜我看到谁了!”

“你男神?”

剧组在附近拍戏,剧组大部分演员都住在这里,故而有此一答。

小艾点头如捣蒜:“确切的说是京海市名媛们的男神,当然如果他的腿脚利落的话,估计会是全华夏国女性的男神!”

听到这里冯芳菲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一双明眸里流光一转,她笑了笑:“江董怎么会住这里,你看错了吧?”

“怎么会错,百分百确定!而且就住在咱们隔壁天字7号房!”

冯芳菲的红唇一勾,还真是巧得很呢。

安小小回到听竹轩的时候自然已经是凌晨时分,奇怪的是江牧野居然没在家,等在客厅的周管家对她说。

“先生临时出差,嘱我跟您说一声。”

安小小点头,就见周云又递给她一管药膏道:“先生说给您用的。”

她神色疑惑的接过来看了看,发现是跌打损伤的药膏。

拿着上了楼,她拍了照片发给江牧野并道:“我的脚伤差不多好了,你的膏药很有效,所以这药膏是不是不用抹了?”

彼时江牧野正取了冰块敷脸,望见安小小的微信消息,只觉脸上灼热感更盛了几分。

他低头回复:“不一定非得用在脚上,手上也可以!”

“还有护手霜的疗效?”安小小给他回复。

江牧野唇角忍不住的勾了勾:“嗯!”

“那好!”

安小小对于江牧野的话向来十分信任,或者说是言听计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听话。

这时手机又进了一条江牧野的消息:“快抹,抹上给我发照片!”

命令意味十足!

安小小撇撇嘴巴还是乖乖洗了手均匀的像涂护手霜一样把药膏涂在了手上。

冰凉凉的倒是很舒服,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有些发肿的手指更是感觉舒适极了。

于是几分钟后,江牧野的微信又进了一条消息,是一双纤纤玉手……

江牧野:“……”小丫头还真是听话!

孺子可教!

再没等到江牧野的消息,安小小握着手机上了床,脑海里很自然的涌起在咖啡厅的一幕,男人那双幽深清亮的黑眸不时出现在她眼前。

很熟悉很熟悉!

……

清晨,江牧野收拾停当靠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突然听到门口有动静,他抬头望过去,眸光微凛。

洞开的房门走进来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长发飘然略凌乱,身材窈窕略丰腴,她揉着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女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走错了房间,打着哈欠径直进了门侧的洗手间。

江牧野冷着脸望着,片刻就见女人一脸慌张的从洗手间出来。

“江董?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抱歉。”

女人往前几步,咬着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倒是我见犹怜。

江牧野冷冷勾唇,垂下眼睑,一个字裹着冰渣朝着女人的方向而去:“滚!”

冯芳菲被他寒意浸染的嗓音吓了一个寒颤,但男人是真的帅啊,眉眼若工笔画一般刚毅凌然,气质若高山之巅的皑皑白雪让人望而却步却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往前走了两步:“江董,您不认识我?”

江牧野没理她,冯芳菲自顾自的说:“我是江达娱乐的艺人冯芳菲。”

她的语气温婉柔和,但语调明显几分骄傲。

冯芳菲作为江达娱乐的一姐自然有这份自信,作为华夏国内首屈一指的最年轻的视后,她的知名度自然非同凡响。

江牧野作为江氏集团的总裁,冯芳菲自信他一定记得自己。

“你是怎么进来的?”江牧野没抬头。

冯芳菲一愣,要怎么解释自己借口丢失房卡又刷脸到前台拿到这间房卡的事情。

“嗯?”江牧野抬头,鹰鸷般锋利的眸子里尽是莫测寒意。

作为江达一姐冯芳菲相信自己颇具古典特色的精致容貌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忽略这种问题。

可她错估了江牧野。

“我……助理拿错房卡了。”冯芳菲咬着唇。

“既然知道自己进错了房间还这么衣冠不整的出现在我面前,你想做什么?”

“我……”

“江氏集团的企业文化课没学够还是觉着拍电视无聊?”

江牧野眸子懒懒的看着她的欲言又止,心里头明镜似得。

在他冷厉的眼神中,冯芳菲感觉自己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对不起江董。”

冯芳菲鞠躬道个歉,快步离开了江牧野的房间。

在待下去她知道自己恐怕会被暂停工作,更严重的可能还会被雪藏。

不管怎样都会成为整个江氏集团乃至娱乐圈的笑柄。

原本她以为凭自己的姿色和知名度,成功引起江牧野的兴趣是很轻松的,没想到他这么冷硬。

是自己冒失了。

望着冯芳菲消失的背影,江牧野凉凉的哼了一声,突然觉着安小小挺傻的。

外面有这么多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她倒好,百般推辞,理由百出。

……

中午,安小小例行给妈妈虞琳打电话。

“小小啊,昨天不是加夜班了么,怎么没多睡会?”

虞琳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安小小放下心来:“睡了一上午呢。”

“嗯,我跟你林叔在古镇呢,正准备吃午饭。你吃饭了吗?”

安小小笑:“还没,待会下去吃。”

“我给你包的饺子吃完了?”虞琳顿了顿:“我是按照一个月的量准备的,不过你要是跟牧野一起吃的话,估计半个月就吃完了。”

看来妈妈还不知道房子被林玉卖掉的事情,安小小打算不说。

“还没吃完,他不爱吃饺子,我也舍不得给他吃。”

“你这孩子……”虞琳笑:“他现在是你老公,是你最亲近的人,以后也是。”

安小小撇撇嘴:“知道了妈。”

这个最亲近的人,浑身上下都是秘密,出差都是临时决定,都不会主动跟她发消息说一下的。

算什么最亲近的人啊。

“对了妈,咱家小时候是不是有个年纪比我大几岁的男生借住过一段时间?”安小小突然想起来。

虞琳一愣:“对啊。”

“他会弹钢琴?”安小小问。

“会啊!”

“我们是不是曾经四手联弹?”

“没错啊!他最喜欢跟你一块弹圆舞曲,怎么突然这么问。”

安小小眉心微蹙:“他是……”

“阿琳,先点菜吧,我看你都饿了。”林义召唤虞琳的声音。


文章标题: 椅子上有按摩棒坐下去 本王要进去了忍着点强奸校花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4-216949-0.html
文章标签:上有  进去了  校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