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励志文章 > 文章正文

bl师生边做边讲课h 公车上玩两个处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时间: 2020-06-30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啊!”

魏东明只来得及一声惨叫,剧大的反转力道,让他整个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再然后,被人一脚印在胸口。

整个人向后跪滑出好几米,直到撞在廊柱上才狼狈停住!

时间仿佛静止。

苏菲捂着嘴巴傻在原地,此刻的赵东格外强势,也格外男人。

尤其是那种被人呵护的幸福感,让她血气上涌,整个人如坐云端。

魏妈妈的尖叫打破一切幻境,眼神怨恨歹毒,“还愣着干嘛?”

魏东明一声呵斥,“都给我下去,这里没你们的事!”

他抬起头,近乎病态的咧嘴冷笑,“现在证据又多了一个,赵东,有本事你弄死我,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赵东一脸无所谓,“我相信法律,是你挑衅在先,又侮辱我的人格,我本能之下正当防卫,理所应当!”

魏东明狂笑,“我侮辱你的人格?”

“魏氏集团每年纳税数十亿,我作为魏氏的接班人,天州市的杰出青年企业家,我会无缘无故的招惹一个下三滥?”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觉着警察是相信你这个小保安,还是相信我?”

“侮辱你的人格?”

“你这种档次的人也配有人格?你也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别以为苏菲帮你说了几句话,就让你觉着自己是个赢家!”

“苏家的人只要不傻,会同意你们的婚事?”

“苏菲她有什么权利决定自己嫁给谁?”

魏东明这次长了教训,嘴上不断挑衅,人却躲在远处不肯上前。

赵东伸手掏烟,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在场的所有人神经绷紧!

随着烟雾缭绕。

赵东的心情也逐渐沉重,远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

如果不是牵连到苏菲,他有无数种办法解决这件事。

可眼下,却偏偏只能硬碰硬的跟魏东明硬耗。

一旦他走了,苏菲势必要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苏菲看出了赵东的担心,在一旁低声道:“后悔了?”

赵东反问,“后悔什么?”

苏菲盯着他的眼睛,“后悔得罪魏家,得罪魏东明!”

赵东沉声没说话。

苏菲负气的笑,“赵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今天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很感激!”

“真的,就算你想走,我也不会怪你。”

“而且我可以保证,这件事绝对不会牵连到你!”

“魏家那边,我自会交代!”

赵东笑着问,“现在走?哪还来得及!以魏东明睚眦必报的性子,你认为他会放过我?”

苏菲惊诧,“既然知道他睚眦必报,你刚才还下那么重的手?”

赵东理所应当的反问,“不然呢,任由他侮辱你?我做不到。”

苏菲苦笑,说不出是感动还是什么。

很奇怪的感觉,仿佛只要有他在,就不会让人欺负自己一般。

可对面是魏家那种庞然大物,就连苏家都要小心翼翼应对。

赵东?

他一个人怎么抗住这股压力?

苏菲紧了紧手掌。

身上的电话异常安静,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苏家肯定已经闹得天翻地覆,她不相信那个女人没听到丝毫风声。

可她到底在等什么?

等自己主动低头认错,还是已经跟魏家达成了某种见不得人的协议?

正想着,有车远远驶来。

苏菲神经一紧,下意识攥住了赵东的手掌。

一个很随意的动作,却让不远处的魏东明神色阴沉,脸上的怨毒也加重几分!

驶来的不是警车,而是一辆黑色的奔驰。

苏菲呼吸加重,“一会你别说话,一切交给我来应付!”

说着话,汽车停稳。

随着两个人急匆匆的走下车,赵东的目光也落了过去。

男人身材发福,连头发都有些谢顶,不过从眉眼能分辨出来,苏家人!

看对方关切的走向苏浩,他大致有了猜测。

至于女人,身材妖娆,一身湛蓝色的花纹旗袍。

走动间,两截白嫩的大腿不断交叠,惹人浮想联翩。

苏菲在旁解释,“那是我三伯苏长明,苏浩有今天,都是被他惯得!”

赵东若有所思,“那个女的是你堂妹?”

说不上的感觉,漂亮是漂亮,不过给人的感觉很狐媚,很勾人那种。

苏菲语气嘲讽,“堂妹?我可高攀不起!”

赵东正在疑惑,她继续解释,“那是苏浩的大学同学,叫万倩!”

赵东恍然,女人一张标准的网红脸,的确是跟苏浩年龄相仿。

不过她衣着成熟,怎么都没有办法让人往大学生的方向联想。

最关键的,她怎么会跟苏菲的三伯一起出现?

苏菲看出了赵东的疑惑,“她也是苏浩的后妈,我的三伯母!”

赵东整个人定住,说不出来的恶心。

虽然暂且还没有跟这个所谓的三伯打交道,不过对他的为人已经初步有了猜测。

有父如此,生出苏浩这种草包儿子也就不奇怪了!

万倩没等上前,远远就是一声骄斥,“哎呀,小浩,你这是怎么搞得?谁把你伤成这样?”

说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那脸上的关心也不似作为,可不知道为什么,听上去让人有种作呕的冲动。

苏长明还算有点眼力,魏家的人就在一旁。

他心中虽然担心儿子的伤势,嘴上却寒暄起来,“原来是魏夫人和东明亲自过来了,苏家的事,让你们也折腾过来,真是不好意思。”

魏妈妈脸色不善的抱着肩膀,丝毫不给面子,甚至连一个好脸色都没有。

苏长明愠怒,要是几年前,还真没人敢不给他面子。

可如今苏氏的境况大不如前,他丝毫没有底气跟魏家的人翻脸。

别说魏妈妈只是不给面子,今天就算是指着他的鼻子骂,那也得忍着。

一来势不如人,魏家处在上市的关头,发展潜力巨大,估值高达五百亿外币。

光是零头就足以碾压现如今的苏氏。

如果魏家发难,苏氏是绝对抵挡不住。

二来理亏,昨天订婚宴上的风波,已经将整个苏家闹得天翻地覆。

苏家的长女,竟然在订婚宴上跟一个小保安私奔?

这件事丢脸的虽然是魏家,可丢人的却是苏家!

要不是魏家能量惊人,这件事早就上了新闻头条。

想着,他讪笑一声,“魏夫人消消气,我今天过来就是解决这件事的。”

赵东看的直摇头,不愧是父子,那卑躬屈膝的做派,跟苏浩简直如出一辙。

心念及此,对苏菲在家里的处境,也就多了几分同情。

魏妈妈还是不接话,彻底将苏家的面子踩在了脚下。

魏东明上前,寒暄了一句,“三伯,尽然你来了,那这件事你就看着处理吧。”

“看在小菲的面子上,我今天一忍再忍,一让再让,但我的忍耐也是有底线的!”

苏长明急忙讪笑,“东明你放心,小菲是任性了一点,今天这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魏妈妈在一旁冷笑,“东明,你跟他这么客气干嘛?苏家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了,那咱们就用自己的办法来解决!”

“到时候所产生的一切后果,让他们自己承担!”

说着,她阴测测的看了一眼苏长明,指名道姓说,“苏长明,我说的你都听懂了?”

苏长明擦了擦冷汗,急忙点头,“懂,懂,我懂!”

正说着,那边有女人娇滴滴的插嘴,“长明,你可要替小浩做主啊,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魏妈妈一声耻笑,苏家还真是越来越没出息!

连这种看不出眉眼高低,不上台面的女人都能娶到家里?

苏长明看懂了魏妈妈的嘲笑,转过头呵斥,“没看我在跟魏夫人说话,哭哭啼啼的,闹什么闹?”

万倩来了脾气,“你凶什么凶?小浩是你儿子,我这也是替你心疼!”

苏长明告了一声罪,急忙走过去。

打量了儿子几眼,他心情不善的质问,“谁干的?”

苏浩满脸怨毒,伸手一指赵东,“是他,就是那个王八蛋!”

万倩也眼神怨毒的看向赵东,煽风点火道:“真是可笑,现在可真是什么人都敢在苏家的头上踩一脚了!”

“长明,连这种下三滥也敢对你儿子动手?”

“你看的下去,我可看不下去!”

苏长明脸色发青,也不问青红皂白,挥了挥手,“抓起来,送去派出所!”

有保镖闻声而动。

不等上前,就听苏菲一声呵斥,“我看你们谁敢!”

万倩最先发难,“苏菲,你什么意思?这个王八蛋伤了你堂弟,你还要护着他?”

苏菲看都不看她,一脸厌烦,“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万倩觉着好笑,“没我说话的份儿?我可是你的三伯母,是你的长辈!”

苏菲扭过头,正视她道:“别说你只是小三上位,连个结婚证都没有,就算哪天我三伯真的把你明媒正娶了,苏家的事也轮不到你做主!”

万倩就像是被人揭了短,面色尴尬,“你……你……你凭什么……凭什么这么说?”

苏菲掷地有声的回复,“你说凭什么?就凭公司是我父亲创建的,就凭我手里有苏氏的股份,就凭我姓苏!”

万倩见说不过她,又不敢得罪,跺了跺脚,撒娇道:“长明,你看看你这个侄女啊,她……她竟然顶撞我!”

苏长明深吸一口气,苏菲刚才说的没错,苏氏是大哥一手创建,他虽然也在苏氏占股,可比例还不如眼前这个侄女高。

如果是平时,他还真的不愿意得罪苏菲。

可眼下,却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

没办法,现如今执掌苏家的是吴梅。

一个辈分上是苏菲小姨,可权利上,却跟苏菲后妈无异的外姓女人。

偏偏她对于跟魏家联姻的这件事,模棱两可。

眼下大哥昏迷,为了把这个女人从苏氏排挤出去,跟魏家的联姻势在必行!

他挤出一个还算正常的笑脸,略带斥责道:“小菲,倩倩是你的三伯母,不许没大没小。”

苏菲冷漠回复,“你认,我不认!”

苏长明早已经习惯了侄女的强势和霸道,可眼下不一样,魏家的人就在不远处看着。

如果他不能当着魏家的面把这件事处理好,那不就说明他在苏家的地位可有无可?

到时候还怎么在接下来的合作中分一杯羹?

心里想着,语气也愈发严厉,“有你这么跟三伯说话的嘛?”

苏菲弯着嘴角,“不好意思,那我换一个说法,想让我叫她三伯母?除非我父亲同意!”

苏长明面子挂不住,“长辈的事,轮到的你来说教?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他几乎是被苏菲戳中了痛处,跟这个小媳妇之所以没有拿到结婚证,就是因为大哥不同意。

要不然的话,两人早就领了证,办了婚礼。

现在可倒好,别看大哥昏迷,可吴梅强势。

小媳妇名不正言不顺,连回到苏家大宅的资格都没有。

魏妈妈在一旁奚落,“苏长明,你们苏家的规矩,我是真的领教了!一个小辈,都敢这么顶撞你?”

苏长明脸色涨红,又不敢跟苏菲发作,呵斥一声,“还愣着干嘛?把这个伤了少爷的家伙给我抓起来!”

苏菲没说话,只一个眼神就让两个苏家保镖愣在原地。

苏长明又气又恨,刚刚下车,他就看见了赵东。

一身保安制服,被苏菲挽在手里。

结合昨天听见的传闻,不难猜测赵东的身份,应该就是昨天破坏两家订婚宴的始作俑者!

他已经把赵东恨到了骨子里,此刻却偏偏发作不得。

按照他的打算,先装糊涂,暂且把人带走,算是给魏家一个交代。

之后再如何处理,是给一大笔钱打发走,还是敲断骨头送去法办,总算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可没成想,侄女竟然寸步不让!

苏长明陷入两难,要是往常,绝对不愿意跟侄女就此决裂。

看眼下怎么办?

看魏东明的模样,刚才显然是吃了亏的,现在不见好就收,难不成她还真的要跟这个小保安假戏真做?

他又恨又气,“小菲,难道你真为了一个外人,跟三伯翻脸?”

苏菲啼笑皆非,“外人?赵东现在是我的丈夫,是苏家的女婿,怎么就成了外人?”

苏长明目光阴沉,“你还敢胡说!”

万倩就像是没听见苏长明的警告,捂着嘴巴惊诧,“苏菲,你……你……你说什么?他是你丈夫?”
 

苏菲转头跟她对视,“没错,你有意见?”

万倩先是一阵嘲笑,随后收敛笑声道:“苏大小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让这种下三滥进入苏家,你也不嫌跌份?”

她嘴上言辞犀利,其实心里别提多痛快。

因为身份的缘故,她一直觉着自己在苏菲的面前抬不起头,直不起腰。

就连跟这位苏家大小姐平等对视的时候,都觉着矮她一头。

怨恨的同时,更多的是妒忌!

同样都是女人,同样都是花样年华,凭什么她生下来就是锦衣玉食,高高在上?

自己想要争取富裕的生活,就得被人骂做小三?

凭什么她从小就是公主,即使未婚夫是魏家的大少爷,无数女人眼中的白马王子,她依然百般不愿意。

而自己却要忍着恶心,嫁给一个头发谢顶,又老又丑的中年油腻大叔?

凭什么?

这些质问往日只敢藏在心里,今天可倒好,高不可攀的苏家大小姐竟然主动把丑事捅到台前。

放着好端端的魏家少奶奶不做,她竟然选了一个低三下四,见人就得矮一头的小保安。

她疯了不成?

苏菲不理会她的嘲讽,强硬回复,“我的男人,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苏长明的脸色阴沉如水,才一天不见而已,两人的关系竟然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他攥着拳头,强忍怒气,胸口积聚着一腔戾气,隐隐处在爆发的边缘。

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警告道:“苏菲,你胡闹也要有个分寸,什么叫你的男人?东明才是你的未婚夫,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苏菲回复,“三伯,我没有胡闹,要不要我把结婚证拿出来给你看看?”

苏长明嘶吼着问,“你敢!你难道非要把苏家的脸面丢尽,才肯罢休?”

他气的不轻,说话的时候胸口急剧起伏,眼中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如果苏菲说的是真的,他该怎么跟魏家交代?

到时候,魏家必然震怒,两家的合作也势必要告吹!

面对魏家的打击和报复,苏家还能坚持多久?

一旦没了苏家这颗大树,还没娶上门的小娇妻,会跟他同舟共济嘛?

他想想就一阵不寒而栗。

苏菲冷笑,“苏家还有脸面么?三伯,您都这把年纪了,还把儿子的同班女同学娶上门,我可不敢跟您比!”

苏长明气的捂住胸口,指着苏菲一句话说不上来。

万倩却不肯罢休,张牙舞爪的跑上前。

“苏菲,你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下贱事,丢尽了苏家的脸,还敢说我?”

“我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今天我就替长明好好管教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长幼尊卑,什么叫礼义廉耻!”

苏长明也没呵斥,摆明了故意纵容。

一方面是真的被苏菲气到了,另一方面也是想给这个侄女一个教训,顺便让魏家人出口气!

就在万倩动手的同时,苏长明带来的两个保镖迅速扑向赵东。

另一边,两个女人也在同时撕扯起来。

本来苏菲有身高的优势,按理说不会如此被动。

可良好的家教,让她连吵架的时候都几乎词穷,又哪受得住对方的胡搅蛮缠?

反倒是万倩,动起手来没有丝毫顾忌,拳脚上大开大合。

也不知道是她心思歹毒,还是故意想让苏菲丢丑。

身高不见优势,趁乱便要去扯苏菲的衣服,颇有一副将她扒光的架势!

事实上,她心里正是如此想的,也没苏长明的那些顾忌。

你不是高高在上的苏家大小家嘛?不是顾及脸面,不屑跟我动手嘛?

那我今天就把你扒光,让你彻底把脸面丢尽!

到时候,别说魏东明不会要你,就连你身边这个小保安都不会要你!

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在我面前猖狂!

魏妈妈在一边嘲讽,“现在的苏家,还真是越来越跌份了,一点规矩都没有,像泼妇骂街一样!”

她是发自内心的不屑,苏家的这些兄弟,除了苏菲的父亲,没有一个能拿的上台面!

跟这种没有教养的女人当亲家?

想想就一阵可笑!

苏长明脸色尴尬,其实刚才让万倩动手的时候,他就已经后悔了。

如果继续闹下去,最后丢脸的只能是苏家,魏家还不一定领情。

自家人伤了和气不说,也平白让外人看了笑话。

见火候足够,他警告了一句,“倩倩,行了!”

万倩正占着上风,哪里会听?

她下手越发狠毒,嘴上也在叫骂,“行什么行?我今天非得教她什么是规矩,省的让她出去给苏家丢人现眼!”

正说着,赵东已经摆脱了纠缠。

闷哼响起,两个保镖向后跌出。

干脆利索,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苏浩想要提醒,张嘴的时候已经晚了。

赵东一个跨步拦住,将万倩挡在身后。

碍于身份,他也没过多的动作。

反倒是万倩,见够不到苏菲,索性将火气发泄在赵东的身上,一边拍打,一边胡乱抓挠。

“你个下三滥的小保安,我让你护着她!”

“我让你伤了浩浩,王八蛋,你给我去死!”

“刺啦”一声。

赵东身上的保安服被她扯坏,这还不算完,她上前一步,尖锐的指甲从脸颊划过。

万倩心满意足,边退边说,“不长眼的狗东西,苏家的事,也轮到你来插手?”

苏长明急忙上前,“你也是,跟这种人,犯得着你亲自动手?”

万倩猖狂的笑,“我不动手,他不长记性!”

苏长明也不管苏菲的脸色,满脸关心和宠溺的问,“怎么样,伤到你没有?”

万倩得意的翘着下巴,“我?我没事!借他两个胆子也不敢伤我!”

苏长明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魏妈妈,“魏夫人,您看……我侄女确实不懂事,如今我已经教训过了,您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魏妈妈得意的笑,一场狗咬狗的好戏。

只不过那个姓赵的只是被抓了一下,在她看来完全不解气。

倒是苏长明的态度,让她很受用,“苏三哥,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小菲已经跟那个小保安领了证,我知道她是故意做戏,是任性,可外人会怎么想?”

苏长明听见这个话头,就知道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

要不然的话,她不会给这个台阶!

人为刀俎,他为鱼肉,为了保住荣华富贵,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苏长明心头狂喜,嘴上也急忙保证,“魏夫人,您放心,这门婚事我们苏家不认,苏家的女婿只有一个,那就是东明!”

魏妈妈揶揄了一句,“小菲的脾气可不小,你说这话,能代表她嘛?”

苏长明拍着胸脯,“我怎么说也是长辈,这件事还是能做主的!”

话音刚落,就听见苏菲冷笑,“我的事你能做主?三伯,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打脸!

 

苏长明脸色难看,犹如被人当众扇了一巴掌。

他面色尴尬,警告的瞪了一眼,“小菲,魏夫人大度,不跟你计较,还不赶紧过来认错?”

有时候,他是真的搞不懂这个侄女。

就算跟家里闹脾气,耍大小姐性子,那也应该有个限度。

现如今魏家把台阶给了,难不成她还不肯罢休?

苏菲不动地方,“你刚才说,能替我做主?”

苏长明硬着头皮,“没错,我今天可以把话给你撂这,苏家的女婿只有东明一个,除了他,我谁也不认!”

苏菲嘲笑,“你认不认,跟我有关系吗?我的婚事,连吴梅都管不着,就凭你一句话?我就要嫁给他?”

苏长明面子挂不住,“胡闹!”

要不是魏家人在场,他几乎要当场发作。

万倩把话头接了过去,“魏夫人,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这件事交给我。”

魏妈妈冷眼旁观,她倒要看看,这个连自己,连苏长明都搞不定的丫头,一个尚未过门的苏家三伯母想怎么搞定!

万倩边说边走,“长明,我早就跟你说过,咱们家的这位大小姐啊,就是被你们几个叔叔伯伯给宠坏了!”

“她的婚事,你们不能做主,那谁能做主?”

“既然大小姐从小就没了母亲,那我这个三伯母,今天就当一回长辈!”

说着,她站定脚步,“苏菲,我再问你一句,你嫁,还是不嫁?”

苏菲理都不理,看向赵东问,“伤的怎么样?”

赵东耸耸肩,“没事。”

伤是真的没事,不过被这么个女人平白挠了一下,突兀的恶心。

苏菲伸手摩挲了一下,见赵东蹙眉,她触电般的收回,“伤的这么深,还说没事?你怎么也不躲一下?”

赵东老实说,“我要是躲开了,那你怎么办?”

苏菲露出小虎牙,“那你就打回去啊!”

赵东挠头道:“她身后怎么说也是你三伯,怕你为难。”

苏菲眼眶朦胧,三伯咄咄逼人,魏家也在一旁虎视眈眈,还不知道准备了什么手段。

偏偏这个家伙,这种时候竟然还在替自己考虑?

她慢慢转过头,“你放心,今天这事,我一定给你讨一个公道!”

万倩被她看的心虚,强自挺起胸脯问,“我问你话呢,嫁还是不嫁,你看什么看?”

苏菲笑着上前,二话不说,扬手就是一记巴掌!

 

响亮!

干脆!

甩的毫无顾忌!

什么大小姐风度,什么苏家的规矩教条,全都被她通通丢在了一边。

没有人会料到苏菲会突然动手,以至于万倩反应过来的时候,脸颊霎时一片红肿!

赵东笑了笑,这一刻的苏菲不见丝毫大小姐风度,偏偏霸道的可爱,强势的迷人。

有她这个巴掌,哪怕等会上刀山下火海,那也值了。

万倩那边回过神,捂着脸颊一声尖叫,“啊!你……你……你敢打我?”

苏长明看的一阵心疼,“小菲,你简直太胡闹了,你想干嘛?造反嘛!”

苏菲理也不理,径直往前走去。

两个苏家的保镖上前拦住。

苏菲抬头,不容置疑道:“让开!”

两个保镖为难,虽然他们两个是苏长明的保镖,可也分得出轻重。

苏家的公子少爷不少,正牌的只有一位。

就是眼前这位苏家大小姐,还是货真价实那种!

苏氏总裁苏长天的独生女,也是苏氏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跟她作对?

哪怕苏长明给的工资再高,那也要考虑一下。

苏菲根本不给他们考虑的时间,径直撞开两人,来到万倩面前这才停住脚步。

万倩就是纸老虎,见苏菲要动真格的,她只能求助似得看向苏长明。

苏长明正想张嘴,结果被苏菲一句话堵住喉咙,“听说小浩有一张银行卡,挂在采购部的名下,每个月大概有六位数的支出。”

苏浩在一旁脸色都变了,这事他做的极其隐秘,是怎么被苏菲知道的?

钱当然走的私账,是父亲每月给他的零花钱。

别看苏家是家族企业,可家规极严。

如果这事被捅出去,不光他要吃不了兜着走,就连父亲也得受连累!

苏菲继续追问,“三伯,这事你知道么?”

苏长明怔怔摇头,冷汗都下来了,“没……没听说……”

苏菲点点头,“那就好!”

说着,她看向万倩,目光挑衅的问,“你刚才说魏东明很好?”

见没人给她撑腰,万倩只能硬着头皮道:“是啊,东明年少有为,而且又是魏家的大少爷,出身和名望都配上你,我觉着跟你们很般配……”

苏菲直接打断,“既然你觉着他那么好,那你嫁给他好了!”

话音落下,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变了脸色。

小说文学

东明眼神狰狞,就像是受到了什么侮辱一般。

魏妈妈几乎脱口而出,“这种女人,也配跟我儿子相提并论?苏菲,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故意寒碜魏家?”

她怒极攻心,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自然也不会顾及万倩的面子。

尤其是苏长明,一副难看到极点的表情,“小菲,你胡说什么?”

苏菲耸了耸肩,“有什么关系,你们又没领证?”

说着,她恍然道:“哦,也对,你倒是巴望不得能嫁过去,可惜啊,魏东明好像看不上你!”

万倩脸色通红,那种被人当众羞辱的感觉,让她几乎喘不过气。

苏菲却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还有,你刚才说要代替我母亲管教我?”

万倩就像是抓住了反击的机会,“没错,如果从小有人管教,你也不会如此行事乖张!”

“我就是要替你母亲好好教育你,看你还敢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一点规矩都没有!”

苏菲从兜里拿出手机,当着万倩的面按出了发送键。

她笑着解释,“刚才的那句话,我已经发给了吴梅,你觉着,她会不会介意?”

万倩整个人如坠冰窟!

她是真的怕。

自从苏长天重症昏迷,住进ICU之后,苏家就轮到这个女人主事。

明明是个外姓人,却偏偏能左右苏家的每一次重要决策。

就拿她跟苏长明领证的这件事,苏家的几位叔伯长辈都已经同意。

偏偏吴梅一句话,直接就给否决了!

理由很简单,苏菲没有出嫁,如果有这么一个得位不正的年轻三伯母,会让她在娘家抬不起头。

在万倩看来,极其荒诞无稽的理由。

为了苏菲出嫁的面子,难不成还要牺牲自己的幸福?

偏偏整个苏家上下,没有一个人敢反对,就连苏长明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这半年来,她半点不敢兴风作浪。

每每家族聚会,都要小心翼翼的陪衬,说好话。

为的就是能在吴梅的面前过关,成功入赘豪门。

结果没成想,今天竟然被苏菲摆了一道。

作为苏菲的小姨,吴梅这些年扮演的是当之无愧的母亲角色。

可如果刚才那句话传到吴梅那里,会让她怎么想?

跟她争权?

还是想取而代之?

苏菲嘴角轻挑,“万倩,我今天可以告诉你,想嫁进苏家,这辈子你是别想了!”

说着,她看向苏长明,“三伯,我说了,我的婚事轮不到你做主,不过你的婚事……”

她笑的越发随意,“好像被我给破坏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苏长明差点被气吐血,偏偏又拿这个侄女无可奈何。

正想训斥,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他整个都僵住了。

揉了揉脸颊,他尽量放松神态道:“小梅……”

女人清冷的问,“你在哪?”

苏长明一边说,一边擦冷汗,“我在小菲这里。”

女人不由分说,“把电话给她!”

一番简单的对答,苏长明恭恭敬敬把电话递了过去,“你梅姨的电话!”

梅姨直奔主题,“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苏菲回答的也干脆,“不想接。”

梅姨缓了缓语气,“你真的想好了,一定要跟那个小保安在一起?”

苏菲没说话,她果然什么都知道。

梅姨言辞犀利,“失去了魏家的援助,最迟明天,苏家就会被债主堵门,到时候工厂停工,供应商断货,经销商逼宫,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局?”

苏菲强硬的说,“我会想办法处理。”

梅姨质问,“我知道,你不喜欢魏东明,因为他是我选的人,可他再怎么样,也比你选的这个小保安强吧?”

苏菲看了看赵东,强硬反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怎么就知道赵东这辈子都比不上他?再说了,我爸当年不也是白手起家么?”

梅姨语气冷漠,“就凭他,你拿他跟你爸爸比?”

她仿佛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姐夫当年以家居用品白手起家,短短两年,就赚取了百万身家。

随后放弃前景大好的家居行业,不顾所有人反对,转行创立了春天百货,第一个将高端商品和奢饰品零售概念引入天州。

又凭借一系列的竞争和手段,几乎在两年之内,迅速蚕食掉了天州的高端空白市场。

之后进军纺织和服装,行成产销一条龙,成功躲掉了随之而来的经融危机。

并且在五年之内,打造了苏氏商业帝国的现有轮廓。

以他的经商头脑,放在当下可能没什么,放在那个年代就是惊艳绝伦的天才!

这样的男人,一个时代才能成就一两个。

就凭那个姓赵的,他何德何能跟姐夫相提并论?

苏菲不理会对面的挖苦,“没错,就凭他!”

梅姨并没有跟她置气,而是点头道:“好,那我等着瞧!”

她了解这个外甥女的脾气,跟姐姐一样的倔强,一旦她认准的事,不撞南墙不回头。

来硬的,只会适得其反。

也不等苏菲的回答,她又继续说,“你把电话给他!”

赵东接过电话,“梅姨,您……”

梅姨强势打断,“不用喊我,我并不承认你和苏菲的关系,苏家也不承认你的存在!”

赵东尴尬无言,如果面对魏妈妈

小说文学

,又或者对面的苏长明,他或许还有底气。

偏偏对上梅姨,他本能的谦虚和谨慎。

梅姨张嘴就毫不留情,“你很厉害嘛,随随便便就把小菲骗到了手!”

“我知道,现在让你离开小菲,你肯定不愿意,也不现实!”

“不过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就此攀上了高枝,飞上了枝头变凤凰!”

“从今天开始,除了工资,她从苏家得不到一分钱!”

“没有钱,你拿什么养她?”

说着,她的语气近乎笃定,“别以为她会跟你柴米油盐的过日子,苏家的女人,这辈子都不会下厨房!”

“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你以为她对你的新鲜感又能保持多久?”

“别跟我谈什么情啊,爱的,我不信那一套!”

“小菲不会喜欢你这种人,这辈子都不会!”

“她现在是情感的空窗期,你对她来说,跟养在身边的小猫小狗没什么区别,打发寂寞罢了!”

“小时候,我扔掉了她养的一只加菲猫,为此她跟我冷战了一个月!”

“你觉着为了你,她会跟家里冷战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半年?”

赵东深吸一口气,第一次领教到梅姨的强势和霸道。

难怪苏长明那种角色,在她的面前都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当之无愧的女强人,还是让男人在她面前不敢有丝毫脾气那种。

赵东以前觉着,苏菲的性格就已经足够高冷,足够强势。

跟梅姨比起来?

小巫见大巫!

他甚至觉着,征服苏菲不算挑战,搞定这个名义上的“岳母”,才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等苏长明那边接过电话。

梅姨直接道:“带着你的人,立刻回来,小菲的事不用你管了。”

苏长明斟酌着措辞,“那……魏家这边……”

梅姨反问,“魏家怎么了?难道我们现在要靠魏家的施舍才能过活?”

“两个孩子既然合不来,婚事就算了!”

“婚事不成情意在,如果魏家想借此翻脸,我吴梅接着!”

苏长明想辩解,“可这件事,毕竟错在小菲……”

梅姨直接打断,“现在争论对错没有意义,他魏东明连自己的未婚妻都看不住!”

说着,她语气多了几分嘲讽,“按照你的意思,难不成我还要把小菲的手脚捆上,亲自送到他的面前?”

>>>>完整版在线阅读<<<<

文章标题: bl师生边做边讲课h 公车上玩两个处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4-218687-0.html
文章标签:师生  公车上  揉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