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节日文章 > 文章正文

肉写得很好的糙汉文 魔道祖师开车各种姿势邻居小寡妇让我爽透了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十年前遭逢大难,被人废了一身武艺,更残忍的挑断手脚经脉,至此残废一蹶不振。

嫡亲血脉中,唯一孙子辈的只有个凌兮月。

一提及,只剩叹息。

哎……

 文学

若见到,简直让人恨不得戳瞎自己双眼!

完全集齐所有惨烈于一身啊,痴呆,废物,丑颜!

实在让人感慨,护国侯府几代英才,怕是要折陨在此。

如今只孙子辈中战歆儿有所担当名声不错,侯门闺秀,虽不及战雪澜那般惊艳,光芒四射,却也能勉强撑得住场子。

老爷子军务繁忙,常年在外,所以府中大小事务自然便落在了她的头上,可以说是女主子都不为过。

跟随战歆儿一起过来的,花花绿绿一群,多是她交好的王孙贵女,像是来府中小聚。

凌兮月淡眼望去,眉梢轻扬。

这拉一帮子来,唱戏呢?

“哇,好精致的院子。”

“只是给这傻子住,脏了地儿。”

“早闻这凌兮月‘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丑得非同凡响,哈哈哈哈。”

“不过没想到这丑八怪还能回来。”

……

一行人交头接耳,低声窃笑。

秋兰扫了周围一群人,心中长长“哎……”了一声。

可怜了,小姐这会儿正无聊。

这一群人中还有战娉婷,刚能下床。

只是瞧她那样子,似乎吃一堑未能长一智。

“大姐。”她急不可耐地扯着战歆儿的袖子,眼神狠瞪凌兮月,“就是这丑八怪,她居然敢打我。”

那天她是没留意,今天有大姐帮着,她非得打回来不可!

就算不动手,她也得当着大家的面狠狠羞辱一番,解她心头之恨。

战歆儿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依旧是那端庄优雅姿态,缓步上前,“妹妹回来本是大喜之事,奈何府中事务繁忙,都要姐姐亲自处理,实在脱不开身,今日才来相见,希望妹妹不要嫌姐姐怠慢了才是。”

那话中,意思可不少。

其一,她很忙,因为府中之事她掌权,其二,莫嫌怠慢,她是主,凌兮月只是暂居之客。

凌兮月依旧躺在软椅上,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你哪位。”淡淡的,她吐出三个字。

什么是秒杀?

这就是!

尴了尬了,唱了半天戏,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你。

战歆儿愣住,那端庄高贵的面庞也微不可查的抖了下。

“你!”战娉婷沉不住气,嚷嚷,“你明知故问!”

京城上下名门圈子里,谁不认识她大姐?

更何况还在护国侯府!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娘亲只我一个女儿,不曾留下什么姐姐妹妹的。”凌兮月淡笑,指尖绕着一缕青丝把玩,抬眸扫去,“可不要乱攀亲戚。”

“呵……”战歆儿挤出一丝温柔笑意,“这么多年不见,妹妹不认识大家了也是正常。”

她微重了点嗓音,“我是歆儿,按规矩辈分来说,你应该称我一声,表,姐!虚长几岁,在侯府诸多姐妹中也是长姐,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作为姐姐,照顾大家是应该的。”

能在侯府管事,战歆儿也却是有些心思的,沉稳又不失锋芒。

言下之意,可别坏了规矩,不尊长姐。

“我道咱家小姐还有个哪门子姐姐。”秋兰拉长嗓音,“原来是表的。”

“咳咳……”

院中角落传出窃笑。

跟在凌兮月身边这么久,秋兰那损人的功夫那也不是吹的。

“好大的胆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主子们说话,哪有你个奴才插嘴的道理!三妹,你不会管教下人,姐姐我不介意帮帮你。”战娉婷逮住机会,仗着有战歆儿在撑腰,直接挥手,“来人,给本小姐掌嘴!”

老爷子快回来了,还是别让凌兮月身上有明伤的好。

打不了凌兮月,先打一顿奴才出出气!

“是——”

两个府兵应声上前。

战歆儿面上是万年不变的端庄浅笑,在旁不吱声,却显然也是默认的,不然战娉婷可使唤不动,毕竟老爷子不在,他们可是以战歆儿的话为准。

“谁敢。”秋兰下颚傲气一抬。

这世上除了主子,谁都别想动她。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大家快看看,这狗奴才都快爬到主子头上来了。”战娉婷气得面色绯红,“今天不好好管教,明天岂不是无法无天,连皇上都不放在眼中,带出去丢我们护国侯府的脸!”

“嗯……”

“没错!”

众王孙小姐们纷纷赞同。

这奴才确实忒没大没小了点。

“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掌嘴,狠狠的打!”战娉婷上前两步,挥手示意两个府兵,已迫不及待要打一顿秋兰出气。

“说得好。”凌兮月开口。

“?”

四下忽静。

众人诧异,没想到凌兮月半天憋出这么一句。

暗道,刚还觉得凌兮月挺正常,现在不会又傻了吧?

凌兮月起身,抖抖衣裙下地,朝战娉婷一步步走过去,在她面前一顿,面上笑意灿烂。

战娉婷没来由一抖!

毕竟前车之鉴……

还是有些后怕的,只是今日有这么多交好的王孙公子在,她不能示弱,再也丢不起那个脸了,再加上有战歆儿在旁撑腰,她也有底气一些。

战娉婷下巴高傲一抬,“你……”

“啪——”

脆响,狠狠一耳光!

“哧……”

背后人群猛的后退。

这猝不及防的一耳光,战娉婷被凌兮月直接打跌在地,眼冒金星,口鼻冒血,脸朝向后方,感觉脖子都转了一个圈儿,白嫩肌肤上,五个猩红手指印在阳光下好不刺眼。

“你!你又……”战娉婷反应过来,直接疯了一样,捂脸猛地抬起头来,双眸猩红扑向凌兮月,“你居然敢……”

“啪——”

抓狂话语被脆响打断!

凌兮月反手又给了她一耳光!

这次……所有人都捂住了自己左脸,齐刷刷的,兔子般向后跳退一步。

“有何不敢。”凌兮月勾唇,“打的就是你!”

我操!

见鬼了!

这是凌兮月?

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整天只知道傻笑的凌兮月?怎么跟换了个魂儿一样!

“你……你……凌兮月你疯了吗。”战娉婷发髻歪斜,珠钗散了一地,捂着脸瘫坐在地上,鼻青脸肿,被这接连的两耳光打得满地找牙。

凌兮月轻笑,迈步上前。

“你别过来。”战娉婷往后退。

前两天的伤还没好,今天又被一顿‘暴打’,她这下是真的怕了。

“凌兮月,够了。”战歆儿疾言厉色,没办法再躲在背后装好人,“适可而止,这里是护国侯府,不是你那乡野之地,可以让你随意撒泼耍横。”

凌兮月望向战歆儿,“你也想试试?”

战歆儿不自觉便抿唇住口,莫名有些心慌。

“我是在教姐姐你,该这样掌嘴才对。”凌兮月回眸,单膝半蹲下,对上战娉婷那双颤抖的眸子,嗓音轻缓,“有人的确不怎么会管教,今天,就让我好好教教你,什么才是规矩。”

两个府兵吓得退到了最后面去。

凌兮月起身,垂眸看着战娉婷,“我这第一耳光,打的是你目无尊卑!好意思跟本小姐提规矩?按祖宗规矩,我是嫡脉,你是庶出旁支,位同奴婢,你有什么资格让本小姐见礼?”

她道,“想来这府上的确没有人好好管教,奴才还真骑到主子头上来了?”

战娉婷刚的话,原句奉还。

众王孙公子交换眼神。

还真是如此……

只是凌兮月原先痴傻呆愣,不争不抢,王府也一直都是战歆儿主事,渐渐的大家都快忘记,如今整个侯府,只剩凌兮月是嫡出血脉,其余的都只是庶出旁支而已。

哪怕凌兮月父不详,也耐不住老侯爷疼爱,还是正房嫡出。

战娉婷脸憋得通红,竟无法反驳,战歆儿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两巴掌和打在她脸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凌兮月转眸,对上战歆儿的眼,继续道,“按朝堂位份,我是陛下御赐的正一品皇贵郡主,位同公主贵妃,你等无官无爵,受你们五体投地跪拜大礼也不为过,见我而不拜。”

她笑了,鬼脸妖娆灿烂,“想来你们是比陛下还要尊贵了……”

这到底是谁不尊圣上?

众人一听,齐齐吓了一跳。

好好的,怎么把他们也扯下了水!

藐视皇威这样的大帽子扣下来,谁都担不起,凌兮月话音还未落句,眼前已经跪了一地,或俯身见礼。 

文章标题: 肉写得很好的糙汉文 魔道祖师开车各种姿势邻居小寡妇让我爽透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5-216897-0.html
文章标签:让我  很好  汉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