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节日文章 > 文章正文

宝贝乖好紧夹得我好爽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三代乱惀小说全集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北辰琰,报复是吗?没见过报复心这么强的,那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这不可能!”北辰景哗的站起,疑惑激动之下,竟口不择言,“父皇是不是糊涂了,凌兮月是本宫的太子妃,怎又能再指婚给北辰琰。”

这时他似乎也忘了,是自己费尽心思要退婚。

战歆儿心中百感交集,一时无言。

 文学

对啊,好像自己才应是离王妃。

这乱得……

宣旨公公满脸疑惑,不明白了,“太子殿下不是在陛下面前几番提及要退婚么,老奴还道要恭喜殿下得偿所愿呢,退婚的圣旨此时也应已至东宫。”

这都怎么了?

离王殿下一反常态,主动向陛下求娶兮月郡主也就罢了,这往日费尽心思想退了这婚约的太子殿下,瞧这反应,似乎并不乐意陛下这安排。

又道,“还有殿下您不是中意歆儿小姐吗,陛下说了,缓些时日会再为你们赐婚。”

战歆儿闻言,瞬间眉目生光。

真的?

摆脱了离王的婚约,几乎和从鬼门关回来没有区别,还能坐上太子妃的宝座,这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只是为何她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

应该是自己多心了吧……

北辰景牙关紧咬立在那里,的确本该是该敲锣打鼓庆祝的喜事,却怎的也高兴不起来。

“公公……”战南天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他起身接过圣旨,将老太监唤到一旁,“陛下为何会突然作此决定,此事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北辰琰两任王妃还未过门,便暴毙于室,他绝不允许兮月也落此下场!

“劳烦公公回禀圣上,这门婚事我和父亲都不会赞同。”战云扬靠过去,神色凛然。

这些年他虽居于后院,但对于北辰琰也是有所耳闻,那绝对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兮月如此单纯羸弱,她若到离王府,岂不是送死一路条?

“额……”老太监尴尬。

他当然知道老爷子和战云扬担心什么。

迟疑半晌后,老太监笑眯眯道,“老爷子,小侯爷,稍安勿躁,此事也许并非你们所想的那般。”他招手示意一众随从,“将离王殿下给兮月郡主的见面礼抬上来。”

“砰!砰!砰!”

几十个鎏金箱搁在大厅正中央。

一打开,满室流光!

都是能装下两个成人的大箱,满满二十箱龙纹金叶,十箱鎏金蚕丝凤缕锦衣,十箱首饰金钗玉镯等,十箱上等胭脂水粉,还有各种珍贵药材……

金灿灿,明晃晃的一片,险些没闪瞎战南天的老眼!

老大监笑呵呵道,“离王殿下特意让奴才交代说,这里差不多三十万两黄金,权当个订婚彩头,让兮月郡主先花着,若是不够用的话,派人上离王府说一声便是。”

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前两次,是陛下自己拿的主意,离王殿下从不近女色,陛下自然着急上火,便做主赐了婚,离王殿下倒也没多说,更没抗旨什么的。

只是新娘都在大婚当晚,还未过门就暴毙了!

这接连两出,是怄得让陛下头风都差点犯了,之后也就没再敢赐婚,却没想到峰回路转,离王殿下竟亲自到陛下跟前开口,求娶兮月郡主。

陛下差点没喜极而泣!

虽疑惑殿下为何偏偏看上了丑颜,白痴,被太子万般嫌弃的兮月郡主,却抵不住儿子愿意,再为难也扛着压力赐婚。

“离王殿下可是连夜亲自进宫,向陛下求娶兮月郡主。”大监继续说,“侯爷也是知道的,殿下他可是从不上朝,更是一年都不踏足皇宫几次。”

“这……”战南天也颇为惊奇。

意思是,是北辰琰自己愿意娶兮月的?

战歆儿闻言,如同被人狠狠扇了一耳光,红唇都咬出了鲜血来,面色赤红一片。

第一是,太子北辰景那被挤到一脚,和这满室金色比起来已经不值一提的‘聘礼’,这其二,自己当初被赐婚后,离王府别说有此等重礼相待,自己还时刻担心着会不会暴毙当日!

凌兮月听得那‘差不多三十万两’黄金,嘴角微微轻抖。

她果然没猜错,北辰琰已经查清了她的底细。

不愧是离王,有些门道!

凌兮月双手环上胸前,唇畔笑意阑珊,三万两黄金的欠条还没递到离王府,这就还了三十万两上门,外加强行以身相许,这还债方式还真是清新脱俗。

那家伙绝对是故意报复她,绝对的。

不就是趁机揩了点小油,吃了点豆腐,至于么?

“兮月,你老实和小舅说说,你之前是不是和离王殿下认识?”战云扬很是严肃询问。

凌兮月低咳一声,伸手摸摸鼻尖,老实交代,“认识谈不上,过节倒有点。”

“咳——”战南天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

真是个小祖宗!

“小过节,就小小的。”凌兮月掐着自己小指头尖,赶紧安慰老爷子,一手给他顺气。

就算当时她想对他干点什么事,那也是未遂好吗?

最多,把他全身摸了个遍……

这算小事吧?

“好你个北辰琰……”北辰景双手握拳捏得咯吱作响,恨不得食其血肉,哑声低喃,“故意要和本宫作对,想让本宫难堪,别以为本宫真的怕了你!”

明知道凌兮月是他的太子妃,偏偏指名道姓要娶她,这不是存心和他作对是什么?

即便他要娶,那也得是自己退婚之后,不要的才轮得到他!

“还有,离王殿下交代,若是兮月郡主愿意的话,可以先搬到离王府住,培养培养感情,待成亲之日再回府作嫁娶礼。”大监不疾不徐又说出句震惊四座的话来。

“我不愿意。”凌兮月赶紧打住。

羊入虎口这样的事,她还是不会做的!

“怎么办,本王的小王妃不愿意呢。”这时,厅外传来一声低笑,性感迷人,又带着一点神秘暗沉,仿佛能召唤周遭一切向寂夜深处沉沦,“那本王只有亲自来迎了。”

紧接走进来的颀长身影,更是揽进日月风华于一身!

檀黑锦衣,墨发高束,半张面颊姿容无双,冷傲孤高中透着绝世妖美,半张面颊以那标志性的银色面具遮盖,不见真容,殷红唇瓣微微扬起,嚼着一抹浅笑,瞧不出喜怒。

一举一动,都透露着独属于他的王者之姿。

优雅,尊贵,举世无双。

离王,北辰琰!

“拜见离王殿下。”

周围一众纷纷叩拜见礼。

凌兮月眉梢轻扬,神色莫名。

虽早已确定那日她所救之人是北辰琰,但没想到两人会这么快再相见,还是以这种奇怪的方式。

“老爷子不必多礼,都是自家人。”北辰琰哑然轻笑,慵懒迷人,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抬,示意战南天快请起。

战南天起身,呵呵着干笑。

自……自家人?

两府原本就没什么交集,而战南天接触到的离王北辰琰,无论是朝堂,战场,还是平日交情,多事公事公办,甚至于冷血无情到让人发指的程度。

大监跟着起身,更是感慨。

什么时候见过离王这等好脸色?

“离王殿下。”战歆儿笑容得体,前去行礼。

可不知北辰琰是真没注意,还是故意的,或对于他来说本就微不足道的事,他竟直接无视了战歆儿,擦肩而过,目不斜视往凌兮月的位置过去。

战歆儿笑意僵硬,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

很明显,即便凌兮月‘毁了’容颜,北辰琰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了来。

“离王殿下,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既然两人都心知肚明,凌兮月也不和他打哈哈。

北辰琰走至凌兮月跟前,修长身躯直接高出她一个头,他抬手,修骨如玉的指尖撩开她额前碎发,别至耳后,动作温柔得不可思议,嗓音更是撩人,“这不多亏郡主,也让本王好找。”

双眸冰蓝宛若寒谷幽冰,似墨空星穹深邃无边。

看不透,摸不清。

“北辰琰,你这是唱哪出。”凌兮月满面笑意,开口却是咬牙切齿,直接开门见山询问,一字字压低嗓音只有两人能听见,“明人不说暗话,好歹我也算救过你一命,这点银钱就算是算诊金,我欣然接受,从今以后我不谋你的事,你也别挡我的道,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虽然有点居心不良……不管怎样,她救他一命,这是事实! 

文章标题: 宝贝乖好紧夹得我好爽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三代乱惀小说全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5-216906-0.html
文章标签:粗大  三代  第二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