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节日文章 > 文章正文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拿’字让南南掩饰不住心底的厌恶,她是东西吗?

男人意味深长眯了赵老爷子一眼,吓得赵老爷子后背一凉。

“那人我就带走了。”

 文学

赵老爷子点头哈腰,一路赔笑送霍景席离开。

霍景席抱着南南进了会所另一间房,直到这一刻南南才彻底晃过神来,不对,这是什么情况?

乱了乱了,全都乱了套了,她的计划不是这样的!

而且她还没找赵老爷子要一千万啊!

再拿不到钱,柳英定不会善罢甘休,只怕妈妈的遗物难保。

“你放我下来!”南南焦急不已。

男人将她放在沙发上,她一坐下便站起身,刚刚崴到的右脚霎时传来一股钻心的疼。

霍景席凝眉抱起她重新将她放在沙发上,撑在她脑袋两侧压下来,眸色一沉,“你要回去找姓赵的?”

南南点头。

男人脸色一崩,捏住小女人的手腕,声音都凉了下来,“这么想伺候他?”

听到‘伺候’二字,南南一怔,这是她对赵老爷子说过的话。

联想刚刚发生的事情,脑海里顿时有根线蹿了起来。

“那个人,是你安排的?你跟踪我?”

霍景席勾笑,笑意却不达眼底,“跟踪?难道不是我救了你?还是说,你真想伺候他?”

南南被惹急,“伺候个毛啊!而且你明明就是跟踪我,还冠冕堂皇说什么救了我!伪君子!”

昨晚也是。

见南南炸毛,霍景席嘴角的笑意却是真真露出来,他垂在南南额前,暧昧在她耳边流连,“怨气还真重,可昨晚,是你一直缠着我要的!”

他的发扎堆埋在她脖颈处,痒得她受不了,且他这个样子,实在太近了,她挣扎将他的头推开,手心一时没握稳,一根银针从她手里滑了出去,掉在沙发上。

霍景席双眼微眯。

糟了,南南大惊,伸手要将银针捡回来,被那人抢先一步。

霍景席捏着银针坐起来,南南起身来抢,跌进他怀里,他笑意愈深,单手搂紧她的腰。

南南气极,“还给我!”

“抢得到就还给你。”霍景席故意将手挪向后方,南南前倾,整个人压在他身上,俩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灼热得似能烫伤她的肌肤。南南吓得立即缩回来,推开他要起身,却忘了自己的脚崴着了,结果重新跌回男人怀里。

整的跟欲擒故纵似的。

霍景席笑意极深,南南则恶狠狠瞪着他。

奈何红扑扑的脸蛋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霍景席看了银针一眼,“这就是你对付姓赵的武器?”

南南双手交缠在一起,鼓着脸不说话。

这确实是她用来对付赵老爷子的武器,她的计划原本是这样的:趁赵老爷子不注意,拿银针扎在他后颈上逼他签投资合同。

她可不会傻到任柳英和赵老爷子摆布,反正只要拿到一千万,南远就会把妈妈的遗物还给她。

霍景席将银针放到一旁,“还不算太蠢。”

南南瞪圆眼,“你才蠢!”

男人掐着她的腰将她压在沙发上,“昨天是谁被下了药?”

南南气红脸,使劲挣扎却纹丝不动,她气得大吼,“放开我!你一个大男人,欺负弱女子!伪君子!”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说着伸手滑进她衣服里。

南南顿时大叫,“啊!变态,色魔!”

男人清冽笑道,“那我就坐实了你给我的骂名!”

他正要吓唬吓唬她,房门被‘叩叩’敲响,传进林放的声音,“首长,医生来了。”

霍景席看了南南一眼,才收回手,“进来。”

林放率先走进来,身后跟着个着白大褂的医生。

“看看她的脚,扭伤了。”

“是!”

南南不由瞥了霍景席一眼,却觉得他不怀好意。

瞧出她的戒备,男人哑然失笑。

南南这伤扭得不轻,好在并没有伤及骨头,却也疼得她咬牙,医生擦完药油道,“这两天不要下床,药油每天擦三次,后天就能好。”

听到医生的话南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两天不要下床?那她还怎么逼赵老爷子签下投资合同?

妈妈的遗物怎么办?

不行!

见银针放在茶几上,南南倾身拿回来。

“还不死心?”

霍景席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瞧着她。

南南不知道他想干嘛,戒备后仰,她必须离开这里,也一定要再去见赵老爷子一次。但总归来说,他把医生叫来给她看病,算是帮助了她。

她脚沾地站起身,右脚没施力,微弯腰冲霍景席道了声谢,二话不说越过他就要走。

她刚走出两步,就被男人拦腰抱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放我下来!”

男人面无表情,抱着她走出房间,“医生说了,你这两天不能下床,要么,我现在送你回家,要么,我带你去我那。”

‘去我那’是几个意思?

“你你你你……昨晚只是个意外!”

霍景席微扬唇角,“我知道是个意外,你想什么呢?只是让你去我那养伤,没有别的意思。”

那又如何?

南南红了脸。

她跟他是熟到能去他家过夜养伤的地步了吗?她连他到底是谁都不知道。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回去。”

闻言霍景席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而冲林放道,“安全将南小姐送回去。”

“是。”

林放开了车过来,霍景席将她放进车里,压下身子道,“下次再要暗算人,做得更自然一点,你真当赵老头傻子么?”

南南微愣。

霍景席‘砰’的关上门,朝林放点头,车子便开走了。

前脚林放的车刚开走,后脚一辆黑色吉普就在他面前停下,车上下来俩人,一身迷彩服,敬礼道,“首长。”

霍景席坐进车里,微眯眼深深瞧了会所一会后道,“跟上去。”

俩人均是一愣,“是。”

林放将南南送回南家,毕恭毕敬道,“南小姐,那我先走了。”

南南点头,“谢谢你。”

“南小姐不用客气,要谢就谢首长吧。”

南南眼珠子骨碌碌直转,并不接话。

林放只笑不语,驱车离开了。

南南瘸着腿走进南家,她原本是不想回来的,她在荼城自己租了一套房。可她怕今晚要是不回来,妈妈的遗物会被毁掉。

果然,她一进门,迎面就是一个巴掌。

“贱人,你还敢回来!”

南南因崴了脚,堪堪躲过柳英的手,却没想被人自后狠狠推了一把。

没有防备的她顿时摔了个狗吃屎,腕上的疼迅速漫上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姐姐!”

南玥站在她身后,满脸嫌弃的双手环胸。

南南疼得小脸拧成一团,我草!

她很想从地上爬起来,可那一脚摔得确然厉害,她趴在地上始终没缓过来。

南远怒不可揭,“让你去搞定个男人都搞定不了,养你那么大有什么用?和你那个死去的母亲一个样!就会拖累我!去,把她那个娘的遗物拿来都烧了!”

南南脸色大变,“住手!”

努力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掐住南远的手,南南红眼,“再给我一天,我一定会让赵老爷子注资一千万!”

“姐姐,这五年来你一直在偷偷翻找你母亲的遗物,你真的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南远愈加怒火中烧,“先烧一半,要是明天赵老爷子还没有注资,就全烧了!”

眼见管家打开盒子拿出打火机,南南不顾腿上的疼一把冲过去,“住手!”

南远将她拽回来,扬手重重甩下一耳光。

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整个大厅在一瞬间陷入一阵诡异的寂静中。

“家暴?”

霍景席脸上噙着浅淡的笑意,语气清浅,一双漆黑的眸深不见底,阴寒氤氲流淌。

林放心下微微一沉,每次首长一这样,就是生气了。

霍景席手一屈拍掉南远欲扇南南的手,打横将南南抱起来。

南远一脸震愕间,外头传来警铃声。

霍景席突如其来叫南南也很震惊,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出现非常及时。

管家没有烧毁母亲的遗物,南南盯着管家哀声乞求,“关叔还给我好吗?”

柳英立刻将盒子夺回去,厉目瞪着南南,“你想得美!”

继而看向霍景席,眼前这个男人浑身的气场教她心惊,看似不能得罪的人物,但又怀疑,这种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家?一时脸上的表情又惊又惑,“你是谁?”

外头冲进来不少警员,围了一圈又一圈,在男人面前停下,“首长!”

声音嘹亮。

南家三口子没见过这阵仗,均被吓得不轻。

听到‘首长’二字,脸色瞬间大变。

整个荼城,只有一个首长,出自人人敬畏的军政世家——霍家。

霍景席看都没看柳英一眼,查看了南南的腿一番后道,“南远伙同第二任妻子家暴前妻的孩子,你知道该怎么做。”

文章标题: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5-216925-0.html
文章标签:桌下  我了  帮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