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节日文章 > 文章正文

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宝贝你叫的我骨头都酥了宝贝我最喜欢你叫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小跑进公司,南南刚坐下,就发现座位上放着一个面包和一杯红豆浆,没有署名。

她愣了愣,一旁走过同事花花,南南下意识拉住她,“这是谁不小心落在这的吗?”

花花摇头,“不知道。”

 文学

见南南懵了,她挑眉道,“哪个心仪者送给你的吧!”

另一个同事小曼附和,“我刚刚好像看到丁俊过来了!”

南南不动声色拧眉,没再接话,只将早餐放到一边,没有动过。

顾妮过来的时候,见南南桌上放着面包,拿过道,“你怎么不吃?”

“我已经吃过了。”

顾妮微愣,“破天荒啊,你以前可没有这么乖乖吃早餐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南南不由怔了瞬,想起张婶,脸上露出笑来。

顾妮敲了下她的脑袋,拆开面包并且拿走红豆浆,“那你还买?你不吃我吃了!”

“这不是我买的。”

“那是谁买的?”

虽然她也怀疑是不是丁俊买的,不过没有证据,所以她也不提,“我不知道。”

花花积极举手,“主编我知道,十有八九是丁俊送的!”

顾妮深深看了南南一眼,南南摊手,一脸无辜。

下午下班,南南正准备走,被顾妮拦住,“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我们今晚一起吃个饭!”

说着不等她反应,强行将人拖走。

南南没法子,掏出手机给陈叔打了个电话,“陈叔,我和朋友一起去吃个饭,晚点再回去。”

挂了电话,顾妮一脸狐疑瞧她,“你最近很反常啊,以前都是说走就走,也没见你和谁打过电话啊?”

南南叹气,“现在家里管得严。”

顾妮皱眉,“你爸?”

不想提起南远,一提就全是糟心事,南南摆手,“不提他!”

南南的事顾妮多少知道一些,见她脸色不太好看,也没再提。

俩人开开心心前往千雅阁。

吃饱喝足后齐齐发出满足的感叹。

顾妮倚在椅背上,目光发散看着南南,“南南,你真的不喜欢丁俊吗?”

南南抬起头,这问题顾妮已经问过一次了,她不由怀疑,“妮妮,你是不是喜欢丁俊?”

闻言顾妮小脸一鼓,气呼呼掐她的脸,“我要是喜欢他,你觉得还有你的份?”

南南不解,“那你为什么老问我喜不喜欢他?”

顾妮捏了捏她的鼻子,恶狠狠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枉费姐姐这么关心你!”

南南无辜揉了揉鼻子,水灵灵的眸子直勾勾盯着她。

勾住南南的脖子,顾妮心疼道,“你老是什么都自己扛着,南南,我很心疼,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能有个人成为你的肩膀。”

南南心头一热,十分感动盯着顾妮。

后者见她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迅速将她推开,“憋回去!”

南南狠狠吸了吸鼻子,刚想说话,千雅阁大门入口猛然传来一阵轰动。

俩人同时回头,只看见一堆人的簇拥中,站着一个出类拔萃的英俊男人。

“他是谁啊?排场好大。”

顾妮摆手道,“他是陆家的大少爷。”

“不过这排场也一般啦,你是没见过霍家那位年轻的首长,那气质那长相那排场!”顾妮两眼发光,见过一次霍家的太子爷,再看其他,就觉得也就那样了。

南南却心下一个咯噔,“哪个霍家啊?”

顾妮话一止,满目惊讶看着南南,“你不知道霍家?”

南南实诚摇头。

“荼城最牛逼的军政世家,只手遮天,他说一没人敢说二的霍家,虽然确实很低调,可荼城人人知道,你竟然说你不知道?”

怕是个假的荼城人吧?

别说知道了,南南是压根就没听说过,但听顾妮这么一说,她愣怔住,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一说这个,南南感觉自己都要被顾妮浑身散发的崇拜光芒给亮瞎了,“岂止是厉害这么简单,你知道身为军政世家的霍家上上下下立过多少汗血功劳吗!更值得一提的是现在霍家的太子爷,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年方二十九就位居首长高位,你以为他凭的是家底吗?”

“才不是!我跟你讲,他从小在部队长大,二十岁起游走在边疆五年,为我们保家卫国,更多次缉拿国际刑犯,无数功劳的堆积,才成就了他如今的地位!”

当然,他倘若不靠自己,也一样可以获得至高无上的荣誉,只是如今的一切,全都是他自己打下来的。

南南回到家的时候,霍景席已经回来,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军事台。

南南有些呆滞看着霍景席,只见男人含笑向她招手,“过来。”

她下意识走到他面前,被勾住腰身搂进怀里,南南坐在霍景席腿上,仍没从顾妮的话中走出来。

十分仔细的盯着男人的眉眼瞧,越瞧越发觉得他真是帅得没边了,难怪顾妮说见过他后再去看别的男人都觉得索然无味了。

霍景席眸眼深邃,见她这般痴迷看他,捏住她的手腕提起,翻身猛然将她压在身下,整个人贴着她覆上来,“怎么这样看着我?才发现你老公很迷人么?”

这人总是有办法一秒钟败光她心底所有的温情,南南咂咂嘴,顿时什么也不想说。

“首长,能不能……唔……要点脸?”

男人没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他明明是实话实说,怎么现在的人反而听不得实话了呢?

霍景席笑得爽朗,俯身在南南唇上啄了一口,“你不说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就一直亲你,亲到你说为止,你信不信?”

南南怒了,拒不说话,张嘴狠狠咬在他肩头。

见她跟只刺猬似的,男人抱起她往楼上走。

南南死咬着他肩头不放,见她将她抱进主卧,不由慌了,他不会丧心病狂的胡来吧!

刚要挣扎,男人门一关,将她抵在门上整个人压下来,咬住她的唇狠狠吻得她浑身发软瘫在他怀里,毫无还手之力。

南南委屈,咬住下唇,眸光水亮得像湖水,又倔又委屈的模样,勾得霍景席心痒得不得了。

可男人不敢轻举妄动,只得认栽,温柔将她抱进怀里,哄道,“是我错了,好不好?”

南南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就是不说话。

见状某人眯起眼,“再这样看着我,我可要亲你了。”

小女人霎时睁大眼睛,怎么能这样?

她剧烈挣扎起来,咬牙切齿,“混蛋,放我下来,我要去洗澡了!”

知道不能逼急了她,他想了想,才放她离开。

南南洗完澡出来还是不理他,进了房间迅速锁上门。

霍景席开门无果,直接从阳台翻进她房间,南南吓得不轻,“你干什么!这里是二十九楼啊!”

男人笑得轻慢,“那又怎样?”

他说着将她搂进怀里,不顾她的挣扎抱着她上床,“担心我了?那你还锁门。”

南南用力打了他一拳,“你有病吧!”

有病?

经她这一提,男人抓着她的粉拳道,“我已经约好医生了,这个星期六天,我带你去医梦游症。”

南南怔住,整个人的怒气忽地就压了下去。

他的手搭在她腰上,她推了推没推开,索性也由他去了,靠在他怀里挣扎了几次没挣开,反倒慢慢睡了过去。

南南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桌上还和昨天一样放着面包和红豆浆。

花花调侃道,“这次我可是亲眼看到的,是丁俊小帅哥放的!”

南南趣道,“你吃了吗?给你吃吧,我已经吃过早餐了。”

花花没有推辞,她是还没吃早饭的。

倚在南南桌旁,她边吃边道,“你要是真不喜欢他,可得早点和他说清楚,一直这么拖着,不清不楚的,对谁都不好。”

这话南南记下了,当天下班在公司门口堵丁俊。

丁俊是十分钟后出来的,南南拦住他,“丁俊!”

见是南南,男人清秀的脸上顿时染上两片红晕,“南南,你……找我?”

南南笑道,“我听花花说,我桌上的早餐是你送的?”

丁俊脸上的红晕更重了,“好…好吃吗?”

南南双眼微眯,“好吃,谢谢你,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送了,因为我每天都是吃了早餐再出的门,你这样有点浪费。我——很不喜欢。”

最后一句的映射瞬间叫丁俊怔住。

南南微点头,“那我先走了,拜拜。”

说完不等他反应,小跑离开。

跑了一段距离,南南才松了口气,他应该明白的吧?

陈叔正在老地方等她,上了车,南南掏出手机和顾妮说了这件事情。

顾妮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而且他是个聪明人,应该会明白的。”

闻言南南也没再多想。

回到帝锦苑,霍景席还没回来,南南吃完饭洗完澡,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感觉有人搂住她的腰将她抱起来,南南朦胧睁开眼,看见霍景席,在他怀里寻了个更舒服的位置,迷糊道,“你回来啦。”

男人吻了吻她的头发,“睡吧。”

于是她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休息日,南南想睡久一点,九点的时候被霍景席叫醒。

整个人发懵,被抱进洗手间洗漱,吃饭都是闭着眼的。

上了车,她仍窝在他怀里又睡了过去。

她的发软软的,手也软软的,像只猫。

陈叔开得不慢,泥路陡峭,不由颠簸。

男人皱眉,小心翼翼拥着她,将她整个人护在怀里,“开慢点,求稳。”

“可是少爷……”

“没有可是。”

于是,一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南南恰时醒来,见车子停下,揉着眼睛道,“到啦?”

“恩。”男人牵着她的手下车。

入目是一座庄园,一座坐落在郊区平原的庄园。 

文章标题: 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宝贝你叫的我骨头都酥了宝贝我最喜欢你叫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5-216933-0.html
文章标签:你叫  宝贝  最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