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节日文章 > 文章正文

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寡妇又粗又长又爽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宋年夕突然觉得下巴上有些发烫,抿了抿唇,直接跳过称呼这一个怀节。

“刚刚值班医生来电话,你朋友厉先生高烧,需要做物理降温,但他非常不配合,你能不能马上赶到医院去。”

“不能!”

“……”

 文学

宋年夕一口气被堵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

哪有这样的家属!

“我搞不定他,除非你在。”

宋年夕把气往下顺了顺,“陆先生……”

“宋年夕,我不想我的话再说第二遍,叫我陆续。还有,十五分钟后,我会到你小区门口,你下来一起去医院。”

“不好意思,我已经下班了。”

这男人有病吧,自己工作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累得连话都不想说,深更半夜还要跑去医院,他以为他是谁?

“作为医生,管辖的病人高烧,你这一晚上能睡踏实?”

“……”宋年夕沉默。

作为普通人,她能睡得踏实,但作为医生,她睡不踏实。

“既然睡不踏实,那就跟我去看看,一会我再送你回来。”陆续的声音往下沉了几分。

“陆……嘟……嘟……嘟……”

宋年夕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茫音,嘴里像是塞了棉花似的,完全骂不出一句话来。

只能气得把手机扔进沙发里,双手握拳朝着空气用力的挥舞了几几拳。

这男人,怎么这么自说自话的!

……

十五分钟后,宋年夕还是走到小区门口。

术后高烧虽然是正常反应,但处理的不好,容易引起伤口感染。

心里,一片乱。

她是真的怕和这个男人单独呆在一起,先不说那人身上凌厉的气势,单单那双眼睛,就让她浑身不自在。

走得近了,才发现男人倚着越野车打电话。

因为接电话抬臂姿势,使得他白色的T恤更贴紧了他的脊背,在路灯的映照下,臂膀的轮廓被完美的勾勒出来,完完全全的硬朗阳刚之气。

宋年夕一下子看了。

天!

那手臂上的肌肉比她小腿还要粗,也难怪连车子都经不起他的拳头。

陆续其实在她停下脚步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就已经瞄了过去,不等电话那头把话说完,直接挂上了电话。

“上车。”

没有多余的一句废话,口气就像命令式的,宋年夕抬着下巴睨了他一眼。

火大。

“你知道不知道,作为医生是有隐私权的?”

陆续剑眉目轻皱,面色严肃,缄默不语。

宋年夕气得直咬牙,她一向引以为傲的冷清在这个沉默,闷骚的男人面前,完全失了控。

她上前一步,怒道:“我住哪里,好像没有跟你说吧。陆先生,你这样窥探别人的住所,有意思吗?”

窥探住所?

陆续又皱了皱眉,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大掌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轻轻一使劲,女人就被他带走起来。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吃什么的,为什么胳膊那么细?

害得他连劲都不敢使!

“陆续,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宋年夕真的快气疯了。

请问这个男人能不能听懂人话啊?为什么一言不发就要拽着她,他懂不懂对女人的尊重啊!

话音刚落,手上力量突然消失。

男人嘴角勾了勾,眼波流动地看着她,“早叫我陆续,不就没事了。”

What?

宋年夕一时完完全全愣住了。

他的意思是,因为自己称呼他陆先生,所以他就要拽着自己……一直拽到她叫他陆续为止。

“宋年夕,你站着不动,是想要我抱吗?”

语气低沉,越发的暧昧。宋年夕脑海里“嗡”的一声,当下,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不好意思,我可以答应你去看病人,但没有说坐你的车去看,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和自大狂坐在一个车里。”

说完,她懒得去看那张气势凛然的脸,从男人面前挺直了腰背走走过去。

陆续眯眼,长臂一伸,直接握住女人的手。

自大狂这个形容词,他挺喜欢!

“宋年夕,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乖乖的坐着我的车去医院,另一个是我把你扛上车去医院。你看你选择哪一个?”

“陆续,你不要太过份!”

宋年夕终于被彻底惹怒了,像只小猫一样露出了她尖利的爪子,“放开我,我一个都不会选的。”

女人的手指,柔柔软软,微凉的温度,像是带着细微的电流从他手心窜过,让他觉得酥麻。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觉得……相当的不自在。

“宋年夕,如果你再耽误时间,我不介意再过份一点。”

“你……”

话刚出口,宋年夕只觉得两脚腾空,整个人已经被拎了起来,塞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不等她做出任何反应,就听见砰的一声,男人也已经坐上了车,并把车门关上。

何止粗暴,简直就是强盗。

宋年夕怒目看过去,眼里都是火光。

陆续发动车子,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搭在副驾驶位的椅背上,目光回看过去。

视线交上的瞬间,宋年夕明显的身体一抖,整个人紧张起来,但为了不让自己露怯,她依旧咬牙承受着他的目光。

“陆三少,尊重两个字,你知道怎么写吗?”

在他这样的目光下,这个女人还能说出这样一句霸气的话来,陆续不由勾了勾唇角。

“宋年夕,我读书不多,还真不知道怎么写。要不,你教教我?”

混蛋!

宋年夕被噎得只有喘气的份,搜肠刮肚都想不出要怎么怼回去。

对这个男人仅有的那一点点好感和感激,也因为这一句话,统统烟消云散。

她咬咬牙,伸手去开车门,想跳下车去。

突然,面前横过来一条胳膊,迅速拉过副驾驶位安全带,将她整个身体固定住。

“陆!续!”

“咔哒!”

随着宋年夕的一声尖叫,安全带正好固定住,男人用力一踩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宋年夕正在挣扎,惯性使她的身子一歪向陆续身上倒过去。

电光闪烁之间,她本能的做出反应,手掌及时地往下一撑。

不过瞬间,她便察觉掌心传来的触感,似乎不对。

那个地方……

宋年夕做为一个医学天才,仅仅一秒钟,就明白自己的按到了什么部位。

“手感还行吗?”

低沉的声音飘过来,宋年夕脑海里“嗡”的一声,惨白的迅速脸红得能滴出水来,闪电般的缩回了自己的手。

陆续望着她脸上惊恐的表情,深邃的眼中闪过细碎的光。

最近帝都的治安很不好,已经出现几次单身女人被抢的案件了,这女人长成这样,就不知道要注意点安全吗?

无人说话,一时间车里的空气凝滞了下来。

像结了冰一样的冷。

……

车子一停稳,宋年夕就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跳了下去。速度快的,像是身后跟了个恶鬼一样。

陆续透过车窗玻璃认真看她,想笑。

她现在这副样子,没有一点医生的假正经,倒有些天真的孩子气。

也是。

要不是孩子,怎么会赌气一路不说话。

他摇了摇头,轻声低语:“还是现在这副样子,比较讨人喜欢。”

宋年夕换好白大褂走进VIP病房,意外的发现原本几个凶神恶煞一样的黑衣人,不见了踪影。

奇怪!

以苏见信那种张扬的个性,怎么可能把保镖撤走,他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因为拍戏累得吐血住院了。

她回头问,“怎么回事?”

值班小护士低压了声道:“听急诊科的人说是被人撂倒了。”

宋年夕大吃一惊,哪个英雄好汉能把这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撂倒。

“是谁撂倒的?”

“不太清楚,不过受的伤都挺严重的,领头的那个胳膊都断了呢!”

恶人自有恶人磨,活该!

宋年夕摇摇头,走进病房。

值班医生王然迎上来,“宋医生,高烧还没有退,再这么烧下去,病人会吃不消的。”

“把酒精棉和冰袋拿过来。”

“宋医生要亲自做?”王然微微诧异。

以宋年夕在外科的身份地位,根本不需要为病人做这些粗活。

宋年夕眼眸轻抬,“我来试试吧,不行的话,只能让病人家属来了。”

就是不知道那个五大三粗,自以为是的混蛋,能不能做这种细致的活。

说话间,冰袋拿了过来。 

文章标题: 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 寡妇又粗又长又爽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5-216967-0.html
文章标签:寡妇  阅读全文  死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