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校园文章 > 文章正文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啊轻点啊好大太深了教官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十步台阶之上,两尊黑色石狮矗立两侧,那玄色御赐牌匾高挂,沉淀了数代人的心血,门前守卫士兵铁甲长枪,威严肃穆,一看便知是将门府邸。

一队车马缓缓停下,朴实无华。

周围有人驻足,什么人的车马停在了护国侯府门前?看着这么普通。

 文学

帘子掀开,马车中的女子露出个头来。

“呕——”

周围人瞬间吐了一地!

什么鬼?

瞧那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少女,她的脸被一道疤痕贯穿,皮肉猩红,瞧着像是刚被猛兽薅了一爪子,即便已经愈合,都能让人毫不费劲的想象出当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场景。

凌兮月跳下车架,眼珠子咕噜着打量周围,活生生一个痴呆懵懂的无知少女。

秋兰心中哀嚎。

我的亲亲小姐啊!

真应了夜枫的那句话,这都是些什么恶趣味?

见过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没见过把自己弄得和鬼一样,怎么丑,怎么来的。

“我知道了,是护国侯府的那位三小姐!”

“你是说凌兮月?”

“哎呦我去,百闻不如一见。”

“真是丑到了一种境界,难怪太子殿下要死要活要退婚!”

过往之人纷纷驻足,呕吐之声那是此起彼伏……

“什么人?不得在此停留!”那侍卫长下来,指着凌兮月一众疾言厉色大喝。

一老仆上前道,“快去禀告老侯爷,就说三小姐回来了。”一边说着一边抬手示意凌兮月快往里请。

凌兮月的车队轻装简行,可能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老爷子派去的人也并未张扬,随行侍卫们也是便装,只想着将孙女儿能安全接回来便是。

侍卫长冷笑,“侯爷巡防未归,不过吴管事,才半月不见,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咱侯府有大小姐,二小姐,可本侍卫长就从未听说过什么三小姐。”

凌兮月挑眉。

呵,下马威这么快就到了?

“就是,本小姐倒是要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竟冒名顶替到咱府上来了。”府中传出一道娇笑,那应声款款走出的人儿,也是妙绝,一袭蓝衣,身躯玲珑如玉。

“哇……”

周围一阵惊叹。

这才像侯府小姐嘛。

“二小姐!”侍卫长立马狗腿般跑过去,换上灿烂笑容。

战娉婷立在台阶之上,高傲得像一只开屏孔雀,居高临下的瞥着凌兮月。

“二姑娘,这是三小姐,您应该认识的。”老仆上前劝阻,“您就别为难老奴了,快快让开,请三小姐进去吧,不然老爷子回来不好交代。”

“少拿爷爷来吓唬我。”战娉婷哼一声。

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就把这丑八怪当个宝了!”

“你!岂有此理!”秋兰气不过,护犊子般,撸袖子就要冲上去。

凌兮月却挥手将她拦了下来,面上笑意不减反增。

秋兰心中暗自一个激灵,赶紧退后。

完,小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而且依她的经验来说,小姐笑得越灿烂,后果越严重……

“不认识是吗?”凌兮月微笑。

而门前某人却不自知,依旧在那趾高气扬谈笑,“我们战家本来就没什么姓凌的小姐,谁知你是哪里冒出的野种,我堂堂护国侯府千金小姐,怎会认识你这等下作之辈。”

这丑八怪在侯府的时候,还不是任她捏搓不敢吭声,就算老爷子在,她随便找个理由就把这傻子糊弄过去了,这到乡野之地待了几年时间,回来还能翻了天不成?

“二姑娘!”老仆听不下去。

那侍卫长也是存心刁难,“我看,还是等老爷子回来再说吧,放了闲杂人等进去,我们更不好交代。”

谁人不知老爷子军务繁忙,常年不在府中,如今侯府事务都是歆儿大小姐做主,以后还有可能会是太子妃,现在他不找这样的好机会巴结着,更待何时?

“看来,今天凌兮月是没那么容易进侯府。”

“也是可怜,没爹没娘受人欺负。”

……

周围过往之人都纷纷露出同情眼光。

战娉婷此时骑虎难下,却还是有点心虚的,羞辱一番给个下马威,达到目的后便松口,“即便要进,那也只能从侧门进,可不能脏了我们护国侯府的门庭,毕竟这里进出的可都是身份尊贵之人,不是什么小猫小狗都可以踏足的……喂,你干什么,别拿你那张丑脸来吓本小姐。”

说话间,凌兮月已走至她面前。

“不认识。”凌兮月咧嘴一笑。

战娉婷不自觉一抖!

“不认识我没关系。”凌兮月抬手,举起一物,“认识这个就好。”

话音未落,手中之物破风而出。

“啪——”

长鞭猩红,以破竹之势,一鞭横扫过去!

“啊——”还未反应过来,战娉婷应声惨叫飞出,“碰”的一声,狠撞在朱红侧门中央,最后重如麻袋跌落在地,尘土飞扬,哎呦惨叫响起,头上珠翠花钗散落一地!

“哧……”

周围一众倒吸一口凉气。

这???

都可以!!!

“啪——”

再一鞭子挥出,似毒蛇吐信,卷上那侍卫长熊腰,似秋风扫落叶,带起那魁梧身躯猛地抛起在半空,一挥!直接甩到右边朱红侧门之上,撞出“轰”的一声巨响!

“噗——”

侍卫长落地喷出一口鲜血。

再看那背后的铜门,都活生生凹了一大块,这力道……看着都疼。

凌兮月勾唇冷笑。

振臂,挥下。

“啪——”

一声脆响,钢鞭在地面带出一道长长的森白印记!罡风穿堂而过,门前侍卫豁然中开,吓得连连倒退,控制不住瑟瑟发抖,让出一条平坦大道来。

“……”

安静,窒息。

人来过往的正街上,死一般的寂静,瞬间鸦雀无声。

原本吵闹不休的护国侯府门庭前,一下子便安静下来,两个闹得最凶的,一个晕死了过去,一个在地上打滚惨叫。其余之人噤若寒蝉。

凌兮月缓缓收回长鞭,“废什么话,打一顿不就好了。”

脸上那笑容,天真无害。

秋兰“噗”的笑了出来,只是这一顿打得哟……

周围看热闹的,此时是笑都笑不出来,一个个背脊发凉,冷汗涔涔,生怕说错了一句话,那一顿鞭子就落到了他们身上来。

是谁说的侯府三小姐是个废物?

这他娘分明是个狠角色!

“这……”那老仆是被吓到了,加上老人家心脏不好,幸好没给吓晕过去,这会儿杵在凌兮月身边,像个木桩一样,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鸡蛋。

这真的是兮月小姐?他现在也怀疑了!

“这不,安静多了。”凌兮月轻笑,一路进去畅通无阻。

秋兰憋笑,低头跟上去。

“哎呦,哎哟,来人啊,救命,呜呜呜……”战娉婷浑身散热架一般,满地打滚,哭得如丧考妣,哪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哦,对了。”

凌兮月忽然回头。

门外侍卫齐刷刷一抖,心脏都快跳出心坎儿!

您老人家还有什么吩咐?

一次说完可好?

有人快哭了……

凌兮月微笑,一张‘鬼脸’分外迷人,轻快嗓音天真无邪至极,“我这刚回来,有些事情不是很懂,不过幸好有人提醒了我,这以后大姑娘,二姑娘,几姨娘什么的,出入侯府都记得走侧门哦。”

战娉婷眸子愕然一瞪。

什么?

“是,是。”众侍卫点头如捣蒜。

他们还能说什么?

还敢说什么!

“不然。”凌兮月脸色转冷,直至面无表情,一字一句,“我不介意,再帮忙清扫一下门庭。”

转身,迈步进门,留下一道漂亮身影。

“你,你!你们!”

战娉婷死瞪是凌兮月背影,又颤手狠指见风倒戈的一众,浑身裂痛,气血上涌,怒火攻心……接连摧残,几个抽搐,这一口气没上来,竟活生生的给气晕了过去。

众人闭眼。

惨,惨不忍睹……

这一顿鞭子,换来的是凌兮月三天安静日子。

护国侯府的建筑多是大气朴实,低调厚重的风格,而凌兮月所在的兮月阁,却是雕梁画栋,金纱软帐,无一不精美绝伦,更是花团锦簇,群芳争艳。

池中锦鲤畅游,鸟叫虫鸣不断。

阳光一照,这周围金灿灿的,闪眼。

“哎……”不知是凌兮月的第几十次叹气。

老爷子的品味,真是一言难尽。

秋兰笑言,“老侯爷这不是心疼小姐你嘛,在外面风吹日晒吃苦受累的,这回到家可不得什么都用最好的,好好将养,我听老管家说,准备接小姐回来的几个月前,就开始布置了,哈哈……”

说到最后,她自己都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来。

“老爷子什么时候回来。”凌兮月躺在软椅上,在树下纳凉,合眼小憩。

“管家说,好像就这两日。”秋兰立马回道。

凌兮月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我要的关于北辰琰的卷宗,天下阁送来了吗。”

秋兰正想开口,却忽的皱眉。

凌兮月睁眼,缓缓勾唇。

有客人到了! 

文章标题: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啊轻点啊好大太深了教官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6-216889-0.html
文章标签:教官  好大  太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