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校园文章 > 文章正文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女主七八岁就被男主肉我与岳的性关系小说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战歆儿被这一跤完全给摔懵了,还从未当众丢过这么大的脸,云里雾里的被扶起来,就听得凌兮月这‘风凉话’,气得又差点两眼一翻倒下去。

“走!”

她满口血腥味。

“凌兮月,你给我等着!”

 文学

此仇不报,她战歆儿誓不为人!

两个侍女几乎是将战歆儿驾着出去的,比战娉婷还惨。

“姐姐莫生气,生气伤身,容易老的。”凌兮月慢悠悠的提醒。

这地方已不能再待下去了……众王孙贵女一窝蜂的跟着离开,谁都没心情在留在侯府做客。

“噗——”

一群人刚离开,秋兰便破功。

“哈哈哈哈……”她笑得直不起腰来,“我说小姐,你别一次就把人给玩残了,以后可就没意思了。”

凌兮月纤手挑开额前发丝,“乐得清闲。”

午后,战歆儿的婢女果真将记账簿抬了过来。

侯府近七年的开支,大大小小,加起来,差不多有上百本对账簿,没想到的是战歆儿做的挺到位,凌兮月随意翻看了下,一时竟没看出什么纰漏来。

三日后

已是午夜时分,护国侯府却是灯火通明。

侯府门前兵将列位整齐,像是在迎接等候什么大人物,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响起,一队上百号人马在府前停下。

领头的主帅虽已鬓角花白,眉头夹霜,却是魁梧高大,一身浩然正气。

护国侯,战南天!

从护国二字,便能看出这位老爷子在天临王朝的地位。

“侯爷!”

一众跪地。

战南天勒马扬蹄,迅速翻身而下,袍角翻转,行走沉稳有力,绝对是一等一的练家子,他风尘仆仆阔步入门,满脸正色,不怒自威。

“老爷子。”

管家老仆第一个迎上去。

“兮月呢?我的宝贝外孙女儿呢,回来了吗,应该是早到了吧,有没有长高很多,这两天她吃的好吗,住得习惯吗?”这一开口英明神武姿态全毁。

那老脸泛红,双眸发光的样子哟。

“额……”管家还没开口,就被这一连数十个问题给问懵了,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

战南天笑眯眯的,“在兮月阁吧。”

“在在。”管家抓紧机会开口,“就回来那天,娉婷小姐……”

“怎么,娉婷欺负兮月了!”战南天哪听得这些话,顿时胡子一横。

“没没……”管家连忙挥手,“只是有点小争执,兮月小姐打,打……”

“啊!”老爷子老眼愕瞪,“兮月被打伤了!”

显然,在以前凌兮月身上莫名添伤,被人打骂欺负,都已是常态,老爷子几乎是想也不想,就直接那样觉得了,加上这刚回来一着急,就更没耐性听管家在说什么。

转身,一阵风就消失在了原地。

“……”

管家一个人傻愣在那里,风中凌乱。

“我的老爷,能听我说完吗……”瞧着战南天远远离开的背影,老管家欲哭无泪,“现在谁能欺负了那小祖宗啊?她不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

不巧的是,凌兮月这会儿不在兮月阁里。

回到侯府的这些日子,的确不如人在江湖潇洒自在,这夜半闷得慌,她一个人迎着风出来转转,走着走着,便来到护国侯府后院的明湖边。

净月高悬,湖面波光粼粼。

“哎……”她双手环抱胸前,眺目远望。

再这样无聊下去,她可能就滚回自己的山水江湖逍遥去,不玩儿了,不过再没意思,有的事情还是要解决的。

“嗯?”凌兮月忽见湖边有一抹削瘦背影。

这么晚了,还有人?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凌兮月的视线,扭头望过来。

是一名男子,单薄青色衣衫,约莫三十左右,面色有些病态的苍白,却生着一副惊世的好容貌!

眉锋似剑,眸若星辰,唇若朱砂轻抹绯红……原本应是英姿硬朗,桀骜不驯的俊美,却因眉宇间那淡淡的忧伤,而蒙上层凉薄苍冷感。

大概,因他身下的轮椅。

原来男子不良于行,准确的说是手脚都无法动弹。

凌兮月愣了下。

难道是……

男子也微怔,随后拧起眉头。

“少爷,我没看见有人。”有侍从快跑过来。

“哎……”男子轻叹,并未多说什么,只道,“走吧。”

没想到都躲这里来了,却依旧不得清净。

“等一下。”凌兮月难得主动开口,她几步上去。

侍从伸手阻拦,“什么人,这是后院,你不知道闲杂人等不能入内的吗,速速离开吧。”

小侯爷这两年的脾气是越来越不好了,侯府却越来越不安静。

男子却伸出手,骨节分明的削瘦手指挥挥,示意侍卫让开。

他抬眸,这才仔细打量眼前少女,俊美的眉梢时蹙时松。

这模样……

“小舅吗。”凌兮月开口。

战云扬唇瓣微张,开合几次之后,才微哑着嗓音出口,“兮月?”

“嗯!”凌兮月一笑。

果然!

百闻不如一见。

只是没想到,昔日风靡整个天临的少年名将,会是如今的失意落魄光景,不过也是,有谁遭受到这样的大难,还会一如往常保持原本的心态。

战云扬眸中乍放光彩,“快过来。”

“小舅舅。”凌兮月靠过去,半蹲在他轮椅边。

战云扬颤巍巍举起右手,轻抚在凌兮月毛茸茸的头顶上,“真是兮月,这么些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是小舅舅没用,让你受苦了。”

其实这舅甥两的经历,可谓同病相怜。

原本凌兮月痴傻,即便是个废物,有外公和舅舅战云扬的疼爱,也不至于处境凄凉。

可自从战云扬被废之后,便一蹶不振,连自己都放弃了,更别提照顾旁人,而且养伤的那几年几乎都是在鬼门关徘徊,老爷子也是在这些接连打击,心力交瘁之下,才将凌兮月送走,远离是非之地。

“回来就好。”战云扬削瘦的俊脸难得露出笑容来,英姿飞扬。

可以想象昔日,该是何等的风华无双啊!

凌兮月杵在那里,呆住了,原本她只是顾及到战云扬的情况,才蹲在那里不动的,却没想到,他举着手,竟似安抚小狗一样摸着自己的脑袋。

这感觉……怎么说呢。

怪怪的,但离奇的竟觉得还不错。

或许是因为从未真正感受过,有点惊奇,像父亲,又像一个大哥哥般,打心底真切的疼爱宠溺,让人感觉暖暖的,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亲情吧,来自于血缘深处的悸动。

战云扬极力控制颤抖的手收回,又是一声长叹,兀自摇头,“这些年浑浑噩噩,没有照顾好父亲,更是没照顾好你,实在有负姐姐临终所托。”

“我这不挺好的吗。”凌兮月一笑,眉眼弯弯,仿佛没有看见他残废的全身,“小舅舅你才三十,怎么像是个老头子一样,整天唉声叹气,这样可容易老得快。”

少女那张疤痕狰狞的‘鬼脸’如此笑起来,竟不觉丑陋可怕,反而生出几分俏皮来,那闪烁的眸子比天上的星辰还要明亮,透着真诚纯净,不染尘埃。

像一抹阳光穿透雾霭,映入人的心中。

战云扬被逗笑了,“你个小丫头,比小时候还皮。”

才几年时间,兮月倒是开朗了许多,不过的确是,这小丫头经历的波折可不比自己少,如今心境却如此开阔,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振作起来?

不知怎的,他总觉得兮月变了许多。

虽容颜被毁,其貌不扬,眉宇之间却透着一种非凡英姿,无可比拟。

“不过小舅舅,你还真得要站起来。”凌兮月眨巴着眸子,映着湖边山色水光,溢出几分狡黠光芒,“这护国侯府还得靠你呢,我一个人可撑不起来。”

“兮月小姐……”那侍卫闻言,连忙在旁给凌兮月使眼色,很是焦虑。

少爷可最是忌讳‘站’,‘走’,‘跑’这些字眼的!

凌兮月仿若未闻,脑袋一偏,继续道,“我记得小时候,小舅舅你答应过我,要教我骑马射箭来着,不许食言。”

“小丫头记性倒是不错。”谁知,战云扬闻言却仰头‘哈哈’笑出了声来,嗓音清朗,“好!到时候,小舅舅带你去骑马,射箭,教你兵法将术,与姐姐一样和我们一起上战场!”

那侍卫听得这笑声,惊奇之余,几乎眼泪都快出来了。

多少年了?

有多少年,没听见少爷这般开朗的笑声了?

更别说提及驰骋沙场这样的话!

“小舅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和我说说吗,我看看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言归正传,凌兮月挑起战云扬的斗志激情后,就得着手去做,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会更好一点。

战云扬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

“?”侍卫更是一脸懵逼。

凌兮月无奈,抓过他那削瘦的手腕,握脉,“脉象不浮不沉,和缓有力,你的身体状态还算不错,额……”她一顿,随后颇为无语道,“只是有点营养不良,从现在开始,听我的安排好好养身体。” 

文章标题: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女主七八岁就被男主肉我与岳的性关系小说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6-216905-0.html
文章标签:性关系  粗大  我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