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校园文章 > 文章正文

三个男人让我爽了一夜 亲爱的好想让你?我下面小荡货夹得我好紧好爽

时间: 2020-05-22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车子在十五分钟后停下,南南被带下车,看见‘极乐’会所两个大字,心里涌起一股恶寒。

她想起当初被迫来这里见赵老爷子的自己。

保镖将她推进会所,带上四楼,在一间包厢前停下。

“我们小姐正在里面等你。”

 文学

南南沉了沉心神,到眼下也确定的确不是柳英找来的人,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里头靠窗位置坐着个一身白裙的优雅女人。

南南认得她,是那天晚上抱着霍景席哭泣的黎果。

等等——

黎果,那不是霍景席被逼相亲的对象么?

难怪那么耳熟。

南南在她面前坐下,那个女人才转过头来看着她,一言不发,目光戒备探究。

见状,南南也不说话,由她打量。

许久,那人才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南南抬眸,故作轻松,咧嘴一笑,“你说的他,是谁?我表哥么?”

黎果霍然坐直,不无惊讶道,“阿席是你表哥?”

南南上下打量黎果,神情竟是比她更像主人家,“不然你以为呢?”

黎果凝起眉,一瞬不瞬盯着南南瞧,似在分辨她话语的真假。

须臾,她虽没有完全放下逼人的姿态,但稍有缓和,“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南南摊手,大刺刺往后背靠去,“信不信由你,只不过我想提醒你一点,表哥脾气不太好。”

看她如此淡然,黎果不由也拿不准南南话里的真假,命人迅速去查,她的目光才稍稍有些正视起她来。

如果俩人真的是表兄妹,那眼前这个女人,可确是不能得罪的了。

她扬起有些僵硬的笑,“抱歉,我不知你原来是阿席的表妹,不知如何称呼?”

南南轻笑,“叫我南南就行了。”

她话刚说完,黎果的人再次走进来,欺在她耳边低语。不知说了什么,黎果脸色一变,看向南南的目光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南南心下一个咯噔,不知黎果的人究竟查到什么。

黎果热情握住南南的手,“南南,一切都是误会,如此冒昧请你过来,希望你不要怪罪,我也是逼不得已。”

南南心下嗤笑,这不是先扇她一巴掌再给她颗糖是什么?

可是黎果为什么忽然之间态度转变的这么快,瞧她这模样,似乎是完全相信她是霍景席表妹了,还真是阴错阳差啊!

她扯嘴让自己笑得尽量自然,“我知道,表哥太迷人了,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我不怪你。”

黎果顿时掩不住满脸的惊喜,“谢谢你。”

说着亲昵搂住南南的手臂,“南南你人真好!”

南南被搂得很不自在,想推开她,她攥得愈紧,期期艾艾瞧着她,“南南,我很喜欢你表哥,你可以,帮帮我吗?”

见抽不开,南南也不再挣扎,“你想要我怎么帮你?”

“过几天陆家要举办一个慈善晚宴,到时候你将阿席带过去,然后我们交换男伴,可以吗?”

南南假意皱眉,“我不知道表哥肯不肯答应,毕竟表哥那个人你也是知道的,我尽量吧。”

黎果用力抓着她的手,“你一定要帮我将阿席带过去!”

这语气,她凝起眉,但没说话,此地不宜久留,她只得点头。

走出极乐,她仍心有余悸,拦了辆的火速离开。

虽然骗人是不对的,黎果总有一天也会知道她才不是霍景席的什么狗屁表妹。

可又不可能如实告诉她他们现在名义上是夫妻。

她想她大概会出不了极乐那扇门吧。

撒谎确实罪过,但她实在想不出更好也更安全的说法了。

至于帮她忙什么的,也只是为了开溜的权宜之计。

霍景席那天晚上已经明确拒绝过她了,强扭的瓜不甜,她明白。

所以绝不会故意撮合他们,当然,倘若霍景席真喜欢她,那就另当别论了。

回到公司,南南因迟到了一个小时被顾妮叫去办公室。

南南不想叫顾妮担心便瞒了她,只说路上塞车。

顾妮将信将疑,耗了一会才放过她。

下午下了班回到帝锦苑,霍景席还没回来,这一想来,他最近好像很忙。

洗完澡的南南见他还没回来,忖着他最近去干嘛了,边坐到沙发上正准备吹头发,手上的吹风机忽地被人夺了去。

她刚想回头,发上压下一只手,“我帮你吹。”

小女人吓了一跳,“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霍景席霸道将她锢在怀里,打开吹风机直接给她吹头发。

温柔又细心,温热的掌心时不时碰到她的耳郭,将她的耳朵也染烫了。

他吹得很仔细,南南被伺候得昏昏欲睡,整个人无意识后仰,抵在他肩头。

男人没有惊扰她,动作愈发温柔,直到她的头发差不多干了时,小女人也彻底睡着了。

霍景席小心翼翼抱起她,走进主卧将她放在床上,回头进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刚躺上床,熟睡中的南南就自发自觉的滚进他怀里。

他抱着小女人轻笑,俯身亲了亲她的小嘴。

手机嗡嗡震动,他接起电话,那头林放道,“首长,南小小姐被南夫人所救,南夫人骨折了一条腿,医生说半年后就能康复。”

“恩。”男人懒散哼了个单音节。

“首长,南小小姐的腿还要么?”

睨了怀中的女人一眼,霍景席轻声道,“放了。”

“是。”

“首长,老将军那边……”

因为俩人隐婚,霍景席也还没来得及告诉老将军,所以老人家现在还不知道他已经结了婚。

霍景席道,“把结婚证拿去给他看,让他别轻举妄动,要是把他孙媳妇吓跑了,我终身不娶。”

林放浑身一震,良久才反应过来,“是!”

南南第二天醒来,直到去上班才突然想起来昨晚上霍景席帮她吹头发吹着吹着不小心睡着了这事。

心里缓过丝丝暖暖的东西,想着晚上回去跟他道个谢好了。

这念头刚落,脑海里猛然蹿过她第一次和他说谢谢时,他说光说没用后亲了她一口的画面。

小女人迅速捂住嘴巴,这不是将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不妥不妥。

小跑进公司,南南刚坐下,就发现座位上放着一个面包和一杯红豆浆,没有署名。

她愣了愣,一旁走过同事花花,南南下意识拉住她,“这是谁不小心落在这的吗?”

花花摇头,“不知道。”

见南南懵了,她挑眉道,“哪个心仪者送给你的吧!”

另一个同事小曼附和,“我刚刚好像看到丁俊过来了!”

南南不动声色拧眉,没再接话,只将早餐放到一边,没有动过。

顾妮过来的时候,见南南桌上放着面包,拿过道,“你怎么不吃?”

“我已经吃过了。”

顾妮微愣,“破天荒啊,你以前可没有这么乖乖吃早餐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南南不由怔了瞬,想起张婶,脸上露出笑来。

顾妮敲了下她的脑袋,拆开面包并且拿走红豆浆,“那你还买?你不吃我吃了!”

“这不是我买的。”

“那是谁买的?”

虽然她也怀疑是不是丁俊买的,不过没有证据,所以她也不提,“我不知道。”

花花积极举手,“主编我知道,十有八九是丁俊送的!”

顾妮深深看了南南一眼,南南摊手,一脸无辜。

下午下班,南南正准备走,被顾妮拦住,“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我们今晚一起吃个饭!”

说着不等她反应,强行将人拖走。

南南没法子,掏出手机给陈叔打了个电话,“陈叔,我和朋友一起去吃个饭,晚点再回去。”

挂了电话,顾妮一脸狐疑瞧她,“你最近很反常啊,以前都是说走就走,也没见你和谁打过电话啊?”

南南叹气,“现在家里管得严。”

顾妮皱眉,“你爸?”

不想提起南远,一提就全是糟心事,南南摆手,“不提他!”

南南的事顾妮多少知道一些,见她脸色不太好看,也没再提。

俩人开开心心前往千雅阁。

吃饱喝足后齐齐发出满足的感叹。

顾妮倚在椅背上,目光发散看着南南,“南南,你真的不喜欢丁俊吗?”

南南抬起头,这问题顾妮已经问过一次了,她不由怀疑,“妮妮,你是不是喜欢丁俊?”

闻言顾妮小脸一鼓,气呼呼掐她的脸,“我要是喜欢他,你觉得还有你的份?”

南南不解,“那你为什么老问我喜不喜欢他?”

顾妮捏了捏她的鼻子,恶狠狠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枉费姐姐这么关心你!”

南南无辜揉了揉鼻子,水灵灵的眸子直勾勾盯着她。

勾住南南的脖子,顾妮心疼道,“你老是什么都自己扛着,南南,我很心疼,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能有个人成为你的肩膀。”

南南心头一热,十分感动盯着顾妮。 

文章标题: 三个男人让我爽了一夜 亲爱的好想让你?我下面小荡货夹得我好紧好爽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6-216940-0.html
文章标签:让我  让你  一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