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百家杂谈 > 文章正文

实录|大姑子给我写了一封遗书,看完后,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时间: 2020-01-13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原创插图:喵喵夏,讲述:艾灵,女,32岁

01

艾灵的大姑子杨丽被确诊为尿毒症,婆婆第一时间把全家人叫到一起开会。

连远在上海工作的小叔子杨乐,也赶了回来。

婆婆还把老房子挂到中介,说是要卖了给杨丽筹医药费。

她对两个儿子说:“你们就这一个姐姐,我就这么一个女儿,砸锅卖铁,也要救她。”

得知杨丽生病,大家都很难过,艾灵两口子,从杨丽入院到确诊,没睡过一个好觉,四处托关系给她找最好的医生。

艾灵看到丈夫杨光偷偷哭了好几回。

别说婆婆卖老房子,就是把老本全掏出来,他们也不会多说一句。

艾灵和杨丽的关系不错,杨丽住院后,她便把外甥女朵朵接到家里照顾,同时又拿了三万块钱送过去。

可是,艾灵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杨光竟然要给姐姐捐一个肾。

02

那天快下班时,艾灵接到杨光电话,火急火燎的,让她早点回家,说有事商量。

艾灵前脚刚进门,杨光就说:“老婆,我明天也去做一个全面检查。”

艾灵以为大姑子的病引发了杨光对健康的焦虑,随口道:“你们单位不是才组织的体检?”

杨光看着她,严肃地说:“我想给姐姐捐一个肾。”

艾灵这才反应过来,他要商量的是这么一件大事。

杨光继续说:“医院目前没有合适的肾源,我姐的情况不太好。”

艾灵打断他的话:“所以,你就要捐个肾给你姐?”

杨光重重地点点头。

艾灵一下急了:“杨光,你知道捐一个肾意味着什么?你要有个好歹,我和孩子怎么办?”

杨光说:“你别太担心,有一个肾也能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姐去死啊。”

03

艾灵知道,他们姐弟俩关系好。

杨光曾说,姐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

现在杨丽得了这种病,杨光的心情可想而知。

可是,听到自己的丈夫居然要去捐肾,艾灵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接受。

那晚,两口子因为捐肾的事情吵了一晚上,谁也没办法说服谁。

最后,杨光撂下狠话:“我决定了,肾是我自己的,我必须得捐!”

04

第二天一早,艾灵红着眼睛去医院看杨丽。

病房门口站了一堆人,大家七嘴八舌的安慰着婆婆,说什么吉人自有天相,让她不要太着急。

婆婆说:“等不到合适的肾源,小丽的命就没了,我能不急吗!”

说完,婆婆又哭了。

艾灵看着这样的婆婆,第一次觉得烦透了。

这时,艾灵的电话响了,是杨乐的妻子打来的。

她开门见山地问:“嫂子,杨乐要给大姐捐肾,这事你知道吗?”

艾灵这才意识到,不止是杨光,连杨乐也做好了给杨丽捐肾的准备,两兄弟要一起去做配型检查。

杨乐妻子说:“我是肯定不同意的,但他坚持要捐,一直在跟我吵。”

说着,她也哭了:“大姐得了这种病,我也很难过,可是总不能为了救她,就把我们的家拆散吧,我们还没孩子呢。”

艾灵只得安慰:“他们只是去做检查,哪能那么容易就配型成功,你别着急,看情况再说。”

杨乐妻子不依不饶:“要是配型成功怎么办?”

艾灵心里乱极了。

是啊,如果配型成功怎么办?两兄弟捐谁的?

05

挂了电话,艾灵看到婆婆正拉着两个儿子说话。

艾灵觉得,兄弟俩要捐肾,十有八九是婆婆撺掇的。

婆婆一向疼爱这个女儿,家里有什么好东西,从来都不避嫌的拿去给她。

有一次,艾灵背了一个新包,杨丽看夸了句“真好看”,婆婆听到后,就让艾灵把包送给杨丽。

艾灵有些不高兴,说:“这是我托人从国外代购的,大姐要喜欢,我让朋友再带一个。”

说完,艾灵报了包的价格,这才把婆婆的嘴堵上。

06

这样的事情太多,艾灵数都数不清。

婆婆经常有意无意地念叨:“这三个孩子,数小丽条件差,我这个当妈的不偏着她,谁心疼她?”

从前艾灵很少计较,一来婆婆说的是实情,杨丽是小学老师,离异了,自己带着女儿单过,日子过得蛮辛苦。

另一方面,艾灵是真心喜欢这个大姑子。

与婆婆不同,杨丽为人善良,懂得分寸,从来不惹是生非。

好几次,艾灵都听到杨丽劝婆婆要一视同仁,别让两个儿媳妇伤了心。

07

那天晚上,艾灵在网上定了一家西餐厅,又把朵朵送去婆婆家。

她想单独和杨光聊聊,让他知道,谁才是最重要的人。

婆婆见状,一把拦住她,问她想干什么。

婆婆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不想让杨光捐肾,但我的儿子我知道。”

果然,艾灵打电话给杨光,听说要去吃饭,杨光立马回绝:“都什么时候了,哪有心思吃饭。”

艾灵第一次当着婆婆的面发脾气,她实在想不通,女儿是她生的,难道儿子就不是?

婆婆说:“艾灵,你自己也是养女儿的,应该理解我的心情,但凡有办法,我也不会让两个儿子去做配型。”

08

艾灵虽然同情婆婆,但她真没办法做到感同身受。

那天晚上,还没等婆婆说完,她便匆匆走了,临走还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这是结婚以来,她第一次对婆婆无礼。

从前,她只是觉得婆婆厚此薄彼,现在,她觉得婆婆简直不可理喻。

为了女儿,就得牺牲两个儿子,她也做得出来。

09

等待配型的日子,艾灵和杨光一直在冷战。

有一次,她去医院看杨丽,连杨丽都瞧出了她有心事,问她是不是和杨光吵架了。

艾灵话到嘴边,到底没忍心说出来。

以她对杨丽的了解,如果她知道了真相,是断然不会让弟弟捐肾的,说不定还会影响病情。

艾灵不想让杨丽伤心。

杨丽对自己的好,她都在心里记着。

她和杨光吵架,杨丽从不会和稀泥,都是站在她这边。

艾灵生孩子那会,没人照顾月子,杨丽正好放暑假,便赶回来照顾了她整整一个月。

每每想起这些事,艾灵就觉得自己欠杨丽的。

可人情归人情,想到丈夫要给杨丽捐肾,艾灵就觉得胸口像被针扎了一样,疼得钻心。

10

那几天,大家都在静静地等结果。

艾灵一次又一次地找医生咨询,医生告诉她,哪怕是亲兄妹,配型成功率也只有25%。

艾灵不止一次祈求,杨光是那75%。

她不是圣母,这种时候,她想的是自己和女儿。

就这样,忐忑不安过了一个星期。

那天艾灵下班回家,推开门,见杨光呆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

一见艾灵,他突然上前抱住了她,艾灵心里“咯噔”一下,以为杨光配型成功了。

半晌,他沉沉地说:“老婆,我帮不了姐姐,我和杨乐都没有配型成功。”

接着,他哭了出来:“救不了姐姐,我太难过了。”

艾灵想安慰他,可是张了张嘴,竟说不出一句话。

心底,她多少有一些庆幸,可是想到病床上的杨丽,她也实在高兴不起来。

她只能轻轻地拍了拍杨光的后背。

11

杨丽的病情骤然加重,让全家人的心情糟糕到极点。

艾灵去看杨丽,杨丽拉着她的手开始交待后事,让她多体谅自己的妈妈。

她说:“我妈没有坏心眼,刀子嘴豆腐心,你以后要多担待。”

说完,她又嘱咐艾灵替自己照顾女儿:“我是没机会看到她长大了,她以后找男朋友,你要替我把把关,她结婚了,你也要托梦告诉我。”

艾灵安慰着:“姐,你不会有事的。”

杨丽不说话,只是浅浅地笑着。

看着这个样子的杨丽,理智与情感,扯得艾灵心里钝钝的疼。

12

回家的路上,朵朵突然问艾灵:“舅妈,我妈妈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艾灵的眼泪滚了下来。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理解了杨光为什么要捐肾。

杨光说,如果配型成功,我失去的只是一个肾,如果不成功,我就没姐姐了,朵朵就没妈妈了。

这个家也许再也不会有快乐时光了。

13

又过了半个月,医院给杨丽下达了病危通知。

这个时候,婆婆像疯了一样,竟然发动整个家族成员,到医院给杨丽做配型检查。

那些日子,看着平时不怎么联系的表兄弟妹们出现在医院,艾灵有些不理解。

毕竟捐肾不是小事,作为亲兄弟可以理解,可这些表兄弟妹,被婆婆拉着来配型,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艾灵觉得,婆婆在给大姑子治病这件事情上,有些走火入魔,甚至道德绑架。

对此,杨光的解释是,我姐值得我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14

自打杨丽住院,艾灵见多了病房里的生死离别。

有个病人,人还没断气,家属就要求拔管。

还有个病人,每天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打针,连个陪护都没有。

相比之下,杨家人在病魔面前,前所未有的团结,这都是婆婆的功劳。

15

杨丽住进重症监护室那晚,家里来了一对陌生的客人。

在杨光的介绍下,艾灵才知道,眼前这个六十多岁的女人是他舅妈。

杨光的舅舅去世后,舅妈带着儿子,也就是杨光的小表弟改嫁去了外地,两家人早就断了联系。

现在,因为杨丽的病,舅妈竟然带着儿子从外地赶了回来,还要儿子给杨丽去做配型。

不用问,这种神操作,只有婆婆才能做到。

16

那天晚上,婆婆和舅妈在卧室里关起门谈到半夜。

出来时,艾灵看到婆婆和舅妈的眼眶都红红的。

也是那个晚上,艾灵知道了一个秘密,杨丽竟然不是婆婆的亲生女儿。

杨光说:“我姐是舅舅的亲生女儿,舅舅去世后才来我们家的,当年舅妈带小表弟改嫁,和家人闹翻了,也断了来往,最近才联系上。”

这么多年,除了已经去世的公公知道杨丽的身世,婆婆硬是瞒了所有人,连杨光和杨乐,也是刚刚知道。

想到两兄弟去给杨丽做配型,艾灵那句“你后悔吗”到底还是问出了口。

杨光摇了摇头说:“这有什么后悔的,在我心里,她就是我亲姐。”

17

杨光告诉艾灵,他和杨乐是姐姐带大的。

那时家里穷,父母忙着讨生活,常年把他们三个小孩丢在家里,大他们6岁的杨丽,就像大人一样,照顾他们两个小的吃喝拉撒。

有一年下大雪,家里没有吃的了,两个弟弟饿得哇哇直叫,杨丽冒着大雪出门买烧饼,半路掉进池塘里,如果不是路人发现,她差点就冻死了。

还有一年,杨光半夜肚子疼,杨丽敲开邻居家的门,把杨乐嘱托过去,自己摸黑背着杨光去医院,幸亏只是一个肠胃炎。

杨丽成绩很好,小时候,两兄弟的功课基本都是她在辅导,就连开家长会,也是杨丽去。

初中毕业,杨丽原本可以上市里的重点高中,当时学校都同意给她减免学费,可她为了早点工作,非要去读包分配的师专。

杨丽跟父母说,她喜欢当老师,只有杨光知道,她是想早点挣钱,减轻父母的压力。

杨丽工作后,她的工资,基本都花在两个弟弟身上。

她总说,男孩子只有读了好大学,以后才能找到好工作。

这些往事,杨光想起来就泪流满面,儿时,他们的日子虽然过得辛苦,但因为有杨丽,他觉得童年的时光都是暖的。

杨光说:“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姐姐,她为了我们家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妈说,我们家里每个人都亏欠了她。”

18

这些往事,艾灵还是第一次听说。

杨光流着眼泪说:“这些事,姐姐从来不让我们说。”

与其说是她收养了杨丽,不如说是杨丽圆满了这个家。

杨丽小的时候,婆婆没条件也没有能力,让她像同龄的孩子那样无忧无虑的成长。

所以,现在,她必须跟死神赛跑,哪怕倾家荡产,哪怕众叛亲离,也要给杨丽一线生机。

这是一个养母的心结,更是一个母亲最本能的执念。

19

很快,小表弟的配型结果出来了。

与杨丽吻合,也就意味着,手术成功几率会比较高。

婆婆看到舅妈和小表弟在同意书上签字,再一次落泪。

只是,谁也没想到,事情的进展,却卡在杨丽那儿。

她说什么也不同意签字,那些天,不管婆婆怎么劝她,她就是不签字,甚至不肯再见婆婆。

艾灵去给杨丽做思想工作,杨丽说:“你什么也别说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我不能害了弟弟。”

那会,杨丽已经知道,舅妈是她的亲妈,小表弟是她的亲弟弟。

杨丽说:“我不恨他们,我也很想活下来,但我不想把生的希望建立在亲人的健康之上。”

20

从病房出来,艾灵结结实实地哭了一场。

她不知道杨丽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遇到合适的肾源。

但这件事,给了她极大的触动,让她明白什么才是血肉亲情。

六岁的朵朵问艾灵:“舅妈,我妈妈如果不接受小舅舅的肾,会死掉吗?”

艾灵摇了摇头,坚定地说:“不会的。”

病床上的杨丽,那么善良美好,艾灵真心觉得,这样的杨丽不可能离开他们,她理应有机会,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

21

半个月后,杨丽去世了。

她发给艾灵的微信,成了最后的遗书。

艾灵:

我知道我的身体是什么情况,我已不抱任何希望了。

请你转告妈妈,还有三个弟弟,让他们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

能够成为杨家的女儿,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人生很短,不过几十年,有这么多爱我的人,我知足了。

我走后,朵朵就拜托给你们了。

咱们下辈子还是一家人。

姐姐。

小艾的讲述

昨日故事你看了吗?

婆婆对老公说,看你找的媳妇,娘矬矬一窝。

实录|你都结婚生娃了,每天这么浪给谁看?

实录|裸婚嫁的男人,半年没碰我,真相是?

金刚妈妈呀更新了一篇新故事《父母爱吵架,孩子到底有多惨?》,可以扫去看:)

扫,阅读这篇故事

讲故事 或微博@刘小念

原创不易,点一下在看鼓励我,举手之劳,谢谢

文章标题: 实录|大姑子给我写了一封遗书,看完后,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7-207219-0.html
文章标签:大姑子  给我  我一  看完  都说

[实录|大姑子给我写了一封遗书,看完后,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