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百家杂谈 > 文章正文

乖别让它流出来了h 会议桌底舔花蒂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时间: 2020-05-21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兮月,你……确定?”战云扬眸露探究色彩。

虽然他也不怎么看得上北辰景这小子,但耐不住兮月喜欢,毕竟感情这事无法用道理来分析,只要他的小兮月喜欢,强迫了谁他可管不着。

但兮月这话的意思……

 文学

凌兮月笑了,一本正经瞎扯道,“小舅,人是会变的,更何况这么多年了,就如太子殿下所说,那时还小,少不更事知道些什么呢,更何况兮月如今已有心上人。”

战云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言之有理。

“原来兮月郡主也是另有所爱。”北辰景口气古怪,心中莫名一堵。

这丑八怪身为自己的未婚妻,居然有了别的心上人。

就她这样,也配有心上人?

“既然兮月郡主也赞同此时,那本宫这就回禀父皇,让他下诏退了这门婚事,这些东西就当是本宫给兮月郡主的补偿,毕竟你我也是打小的情谊。”北辰景正色说道。

罢了,这凌兮月还是知分寸,没有再死缠烂打哭闹上吊,毕竟是自己对不起人家,看在打小相识的情分上,他也确实是该补偿补偿人家。

“诶。”凌兮月抬手作制止状。

北辰景皱眉,“怎么,莫不是想反悔?”

他就知道这臭丫头不会那么容易打发,白瞎了自己刚还觉愧疚,想要补偿。

凌兮月走上前去,眸泛暗光,“太子殿下可能是误会了什么。”她道,“这婚呢是一定要退的,但不是你,而是……”她一字一句吐出,“我凌兮月,不要你北辰景。”

“你——”北辰景心中一震。

这白痴莫不是急疯了,胡言乱语?

凌兮月面不改色,强调,“是我护国侯府,退你皇家婚约!”

“荒谬!”北辰景拂袖一挥。

战老爷子和儿子对视一眼,两人的晕乎表情如出一辙。

别慌啊,这情况有点乱,让他们先捋一捋。

凌兮月从怀中取出一纸,纤细两指夹着递至北辰景面前,甩得哗哗作响,“咯,这是退婚书,太子殿下若不识字,本郡主不介意帮你读一读。”

白纸黑字,早有准备。

北辰景唰地接过,一看,怒火上涌直冲天灵盖去。

凌兮月笑得真诚无比,帮他读出来道,“太子无德,纵情声色姬妾无数难为良配,今我凌兮月休夫,先日婚约作废,往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以,此,为,证。”

“嗬——”

周围一阵唏嘘。

还有这样的操作!

“岂有此理!”北辰景气得浑身发抖。

他是如何也没想到,原本是自己上门退婚,最后却反被凌兮月嫌弃,当着所有人的面,这狠狠一耳光打在脸上,那是一个火辣辣的疼。

“兮月,这……”外孙女这一举动,把老爷子也弄昏了头。

“有什么问题?”凌兮月眨眼。

“没……”战老爷子半天挤出一个字,“当然没问题。”

他原本就不喜欢北辰景这小子,只是经不起兮月的折腾,如今兮月自己想通了,他也不用再为了外孙女未来的幸福,再在这小子面前委曲求全。

好不痛快!

怎么会有问题呢?

他简直太高兴了好吗!

北辰景只瞬间失态,很快便冷静反应过来。

欲擒故纵么?想换个方式引起自己的注意,原来如此,自己竟差点晕了头,中了这白痴的圈套,想不到这丑八怪在乡野之地待了几年,本事倒见长。

不过想要和他斗,还嫩了点!

他倒是要看看,她还能折腾出什么戏来。

“毕竟是本宫对不起兮月郡主,女儿家顾及颜面,本宫也清楚,便由你护国侯府退婚也罢。”北辰景强忍心中怒火,“只是从今以后好自珍重,记住,本宫也再不欠你凌兮月什么。”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能退了这门婚事,自己委屈一下也不算什么,他若为争一口气,强忍了这门婚事,才正中这死丫头的下怀。

而且他将来还要娶歆儿,暂时不要撕破脸皮的好。

“那就慢走。”凌兮月抬手作请的手势,“不送。”

不管北辰景的花花肠子,达到目的就好。

“太子殿下,请吧!”

战南天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出去。

“慢着……”北辰景忽的一笑,眸泛诡异光芒,俊美面庞带出一番潇洒风韵,“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本宫还有一事今日便一起说了,免得来日再跑上一趟。”

他很想看看,这死丫头会是什么反应。

凌兮月眉梢轻挑,这还没完了。

“今日本府还有要事,不急于一时,来日再谈吧。”战南天皱眉,直觉不是什么好事。

“事已至此,还是先说了吧,免得夜长梦多。”北辰景拱手朝战南天一拜,“战老侯爷,先前种种便一笔勾销,只是晚辈对贵府歆儿小姐一见钟情,诚心求娶,还望老侯爷抛去过往嫌隙,成全我和歆儿。”

那姿态,对于一朝太子来说,已是很低很低。

战歆儿激动得双手一抖,听得这话,原先所觉的委屈也消散不少。

“太子殿下如此屈尊向老爷子求亲,想来是真心仰慕,大小姐有福了,这太子妃之位,非大小姐你莫属。”丫鬟见机奉承,战娉婷只觉羡慕。

“北辰景!”战南天怒发冲冠,气得直呼北辰景大名。

这小子什么意思?

退了兮月的婚不说,竟敢当面求娶她表姐,这让兮月的脸往哪里放?小丫头如今说不介意退婚,大抵也是为了整个护国侯府的面子,心中怕也是难过的吧。

北辰景勾唇一笑,明知故问,“战侯爷为何动怒,本宫倒是不明白了,你护国侯府要的不就是太子妃这一位置,如今只是换个人坐而已,不同的是我与歆儿两情相悦。”

说话间,他眼神不着痕迹飘过凌兮月。

“至于这里的东西,就当是本宫给歆儿小姐的见面礼,来日求婚,必再重礼相聘。”话虽是对战南天所说,但北辰景的眼神却一直落在凌兮月身上。

这死丫头竟没反应,都不生气?

傻眼了吧!

“太子殿下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此事绝不可能!”战南天面沉如水。

他怎么可能让兮月受这等奇耻大辱?

“爷爷!”

一声委屈娇呼传来。

战歆儿终于沉不住气,从屏风后跑了出来,提着裙摆噗通跪下,委屈,焦急,各种情绪在她精致的面容上浮沉,“歆儿亦倾心太子殿下,仰慕已久,还请老爷子成全我们,不能厚此薄彼啊。”

那委屈的表情,几乎是声泪俱下。

为什么要这样偏心,就为了凌兮月的颜面,难道要毁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吗?

她怎甘心!

“歆儿?”北辰景俊眸豁的一亮。

“如果爷爷硬要毁了歆儿的姻缘,歆儿只能以死明志。”战歆儿威胁,一副贞洁烈女模样。

“你——”战南天大怒,满脸威仪严肃,“没出息的东西,还不给我起来,我战家子孙,怎能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低声下气,要死要活丢祖宗的脸!”

“那兮月妹妹呢!”战歆儿不服反问,难道他忘了,当年凌兮月可就是靠哭闹上吊的本事,才强迫皇家订下婚约,为何换了自己就丢人现眼了?

“……”老爷子一噎。

凌兮月望天,不关她的事。

战南天老脸绯红,半天憋出一句话,“她傻你也蠢吗!”

“?”凌兮月脑中冒出一排问号。

这是亲生外公吗?

“爷爷你怎能如此偏心!”战歆儿差点给气吐血。

“歆儿,快起来。”女子那纤细羸弱的背影让他心疼不已,北辰景赶紧上前搀扶,这刚弯下腰去,女子那梨花带雨的面容便清晰映入眼中。

伸出去的手猛的一抖!

不是她!

怎么会这样?

不是那日他在猎场见到的女子!

眼前的女子虽也有倾城之姿,可谓国色天香,端庄丽雅姿态堪当侯门贵女之称,美眸含泪的样子更是楚楚动人,却较那里在猎场湖畔见到的女子,有太远的差距。

无论是姿容,还是那独特的气质,皆不可同日而语。

“你……”北辰景脑子似被铁锤重击,“嗡”的空白一片,僵在原地。

“太子殿下?”战歆儿轻声娇唤,不明白为何北辰景会是这样的表情,那伸出去准备搭上他掌心的手,一时也那样直愣愣的顿在半空中,不上不下。

尴尬,僵硬。

最怕空气忽然的宁静……

这时凌兮月笑了,笑得那是一个灿烂,他制止发怒的老爷子,“外公,既然姐姐与太子殿下两情相悦,你怎能棒打鸳鸯,何不成人之美呢。”

为什么呢?

只有凌兮月知道。

她瞅着僵成两道柱子的两人,“你看看,这分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

事已至此,骑虎难下,北辰景更不可能在这里说自己认错了人,那脸就真的丢大了,只能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将跪在地上的战歆儿扶起来。

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

该死的,他竟被那个女子给耍了一通!

“兮月?”战老爷子安抚外孙女,更是疑惑,“你真的不介意?”

“介意什么。”凌兮月一笑,“我刚不说了吗,那时只是年少无知,感情的事不能强求,姐姐和太子郎情妾意的,我横插一脚才是不对。”

那善解人意的样子,连战歆儿都快给感动哭了。 

文章标题: 乖别让它流出来了h 会议桌底舔花蒂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7-216911-0.html
文章标签:花蒂  来了  会议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