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文章正文

你的身体很诚实

时间: 2020-01-13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三三的日记(118)

你还没看昨日更文:

117.小腹酸疼的原因你最清楚

你的身体很诚实

当我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逃。

昨天晚上做得那些事情到了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第一感觉不是爽,除了酸痛感之外的另外一种感觉就是羞耻感。

好像昨天晚上的那个我,不是现在的我一样。

和阿威经历了这两次之后,我发现我们这种关系的男女基本都是在白天就面临见光死的状态。

也的确,我们这种关系也没法在大早晨的突然起床,毫无防备之下说点什么,要说点郎情妾意的话吗?感觉好像不是情侣说这种话怪怪的。夸夸对方昨天有多厉害?感觉自己好像个海王一样,不行不行。

思来想去还是给自己点喘息的空间,赶紧逃为上。

还没等我找机会逃,就有人给我机会了,周航再一次给我打电话过来了,为了怕吵醒阿威,我衣服还没穿利索,就跑到客厅接周航的电话。

其实这个阶段对于我来说还是挺难做选择的,但是选择题再难,到了交卷的时候也不能空着,我和周航的关系再复杂,还是要亲自搞清楚他来的目的才对。

于是我约了一个地点就挂了,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我偷偷溜进卧室找衣服找自己昨天带来的东西,翻箱倒柜在他的衣服下面找内衣的时候,突然手被拉住了。

他问我:干什么?睡完了就跑?

我脑子嗡的一下,脸上瞬间就红了。

他看着我这副囧样子,噗嗤的一声笑出来:你脸红什么,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

我一边找东西一边敷衍他:我现在要出去昂,你躲开我找点东西。

他在自己的身子下面抽出来了我昨天晚上的黑色内衣,然后天真无害的问我:你在找这个吗?

我一把就将衣服抽了出来:是,你变态吧你。

说着我跑出去卫生间换衣服,他看着我狼狈逃窜的样子,在后面慵懒低沉的嗓音里尽说些不要脸的话:你跑什么啊你?反正还会有下次的。这种人太变态了。

在阿威的房子里出来,我心里还是砰砰跳的,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今天早晨刚起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对男女关系已经看淡了,可是和他对话的时候,脑子里蹦出了一大堆昨天晚上的暧昧桥段。

周航的电话再一次打来了。

我们约定在一个小咖啡厅。其实我不太愿意去人多的地方谈感情,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秘密就被旁边坐着的陌生人偷听了。

这种会被窥伺人生的偶发事情,在我这里甚至会成为心理障碍,我最害怕的就是被别人暗地里不着痕迹的指指点点。

但是,周航定在这里,我只能跟着去了。

看到周航的时候他穿了一件和阿威极为相似的衣服,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脑子里将两个人之间的相似点重叠了。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心动过的每一款都是有原型的,即使是阿威和周航的印象在表面上相差那么大,但是总有一方面两个人是一样的。

我坐下来面对面的看着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在来之前的趾高气昂,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全部轰塌,骤然间,心里构建起来的坚冰开始融化。

他倒是很坦诚,直截了当的问我:你昨天晚上是住在那个男人那里了?

那一刻我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骗他。可是我说不出我没有这种话,于是我扯开话题说:你还是说说自己吧,你找我干嘛?

他突然换了一种语气问我,一种温柔的甚至是有些疼惜的语气:我想知道,这些天你尝试放弃我的时候,你开心吗?

那种语气就好像一个洞察世事的大人在看一个努力伪装要掩盖自己某种心虚心理的孩子一样,他仿佛一下就越过了我的胸腔看到了我蠢蠢欲动的内心。

我没办法骗他。

我不开心,我太难过了。

他来的时候正好是我刚刚和那个渣男分手的时候,他重新回到我的世界我以为这就是上天在给我的青春一个机会,我以为自己又能回到校园里单纯无害,岁月静好的自己了。

但是他又走了,我们的关系在时刻提醒我现在的不耻行为,我是打着感情牌的渣小三,他是一个摇摆不定的男人。

甚至是他走了,我心灵上的谴责受到了解脱,面对的却是灰暗的失去未来的空虚感,甚至和阿威在一起的时候,和阿威做那种事的时候,我会得到一时的满足,可是只要脱离他丝毫的怀抱和抚慰,我就会重新陷入僵局。

我觉得自己没救了。

周航看着还一句话没说就泪流满面的我,有点慌乱,他伸出手来擦我的眼泪,冰凉的指头碰到眼睛的时候,有种淡淡的熟悉感和安慰感。

我倔强的碰掉了他的手,擦了擦眼泪说:有点失态。

他问我:我们回去吧,找我的家人摊牌?

其实我很烦躁,他总是带着疑问句的语气来问我,他明明已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商人,一个成熟的社交者。可是他在我这里,却总是像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在爱情荷尔蒙的作祟下做了不计后果的疯狂举动,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收尾,所以他疑问的语气是让我来做决定,是让我说继续还是放弃。

可我只是一个女孩子啊。

我调整心理摆好状态,问他:你来找我,是想通了,你那边都解决好了吗?

他说:我回去之后和我父母冷战了很久,其实并不是我单方面的冷战,他们找我谈的时候,我很明确的告诉他们我想要什么,即使他们很激烈的反对我,我爸甚至要扬言打断我的腿。

我已经经商很久了,我面对的战争不计其数,我以为自己很成熟了,但是那一刻在我父母面前,我又看到了我小时候的样子,在他们眼里,我始终是那个没长大的孩子。我没办法平等的沟通。

我又问他:那你女朋友呢?

他沉默了一下说:她说会等我,她还是挺善解人意的。

他语气里始终都是对这个女人抱着一份歉疚,其实她越是这样子,越不能让男人和自己断干净,当然我不能往坏了想她是不是段位很高,我只能说这个女人很专情,甚至对周航很痴情。

那一刻,我自愧不如。

我跟他说:我很抱歉,我没能和你一起回去面对,我懦弱了,并且不想让你为难,也不想让叔叔阿姨为难,更不想为难一个女人。其实来之前我想了很多,要是你真的处理好了其中的任何一方,我都会和你回去,但是现在,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对不起,我很爱你,但是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

我起身准备走的时候,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而且,我昨天就是住在他那里的,我们还睡了。

我根本不敢回头看他是什么表情,脚步匆匆,出门的时候甚至有些趔趄。

我手都有点抖,我知道自己断送了和他最后的机会。

阿威很适宜的打过来电话,第一句就是:我猜你处理完了。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要是没处理完,你绝对不会接我电话的。

我自嘲的笑了一下,问他:那你说处理的咋样?

他在电话那边一脸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我猜,没谈成。

我问他:为什么啊?

他说:因为只有我才要你啊。

我让他滚。

他又补充了一句:因为你身体很诚实,你昨天一遍遍的用它在告诉我,你是爱我的,不是他。

END

文章标题: 你的身体很诚实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8-207228-0.html
文章标签:诚实  身体

[你的身体很诚实]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