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文章正文

发现我怀孕,继母给了我一巴掌

时间: 2020-01-13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话匣子值班员:

大家好,我是刘没有。

被苦情电视剧影响,“继母”这个词在我们地印象中,从来都是负面担当。

今天的故事,女孩儿小小年纪便饱受了人生苦难,尝尽了生离死别,那个顶着“继母”头衔的人,到底能不能成为她最终的救赎?

看完了,记得点个在看,把好故事分享出去~

对了,今天的故事未完结,篇幅较长,明天给两个主人公安排了结局,小伙伴们记得耐心等待哦~

七岁那年,曼华经历了一场伤筋动骨的浩劫。

那日,她坐在课堂里歪着头唱音乐老师教的《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碧草芳连天。“

奶奶的身影突兀地闯了进来,扯着曼华往外走,边走边压着嗓子说:“你妈要跟人跑了,你得把她留住。要不然你就没妈了!”

奶奶最后这句话很有震慑力,曼华扯着嗓子嚎,奶奶伸手堵住了她的嘴巴:“你妈还没咽气呢,哭什么哭!”

曼华含泪赶回家中,妈妈柳眉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行李箱里的物件扔了一地。

印象里的妈妈从来都是精致的,长发飘飘一袭白裙,这么狼狈的她曼华第一次见到。

叶一山蹲在地上闷头抽烟,旁边凌乱地扔着很多烟头。

柳眉看到女儿,慌乱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随后脸上扯出一个笑容:“妈妈要走了,你在家里要乖乖听话。”

“妈妈别走!”曼华哭着拉住了她的手。

柳眉抱了一下曼华,随后将她用力推开,转身跑了出去。

曼华终于号啕大哭,身后叶一山压抑的哭声响起。

奶奶拍着大腿声嘶力竭地骂:“柳眉,你这个骚狐狸,为了一个野男人连家都不要了,你会遭报应的!”

若干年后,曼华想到那个慵懒的午后和那首《送别》,原来所有的事情早有定数……

妈妈离开后,爸爸开始抽大烟喝大酒,整天醉醺醺地捧着妈妈的照片哭。

奶奶气得骂他是个窝囊废,是个为女人哭天抢地的孬种。骂完了儿子就开始骂柳眉,用世界上各种恶毒的话来诅咒她。

骂够了他们,奶奶看到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曼华,伸出一只手扯住她的耳朵:“你这个眼神看我做什么,我骂她有错吗,你那个死妈就是个破鞋!”

曼华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让眼泪落下来。

不久,曼华在奶奶的谩骂下了解了柳眉离开的原因。

无非是一个已婚女人不顾廉耻跟一个野男人搞在一起的脚本。

事情的真相让曼华的天空一片灰白。

九岁那年,奶奶领回家里一个女人,她就是朱小翠。

一个浑身上下透着傻气和土气的女人。

奶奶把曼华拉到跟前,郑重其事地向她介绍:“这是你小翠阿姨,以后她要跟你爸爸生活在一起。”

曼华瞬间懂了生活在一起的意义,她把小翠塞在手里的糖狠狠地扔在地上。

奶奶用力拍了她两巴掌,第三巴掌即将落在她的身上时,小翠把曼华扯在了身后:“姨,孩子还小,不懂事呢!”

曼华拉住她的手用力咬了一口后,夺门而去。

朱小翠疼得咧了咧嘴,奶奶看着深深的牙印扯着嗓子骂:“叶曼华,你这个小短命鬼,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曼华经常做一个梦:妈妈坐在她的床边,温柔地看着她笑,轻轻地说:“我回来了。”

朱小翠的出现打碎了她的梦。

朱小翠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无论曼华怎么讨厌她,她都会笑眯眯地看着她,给她买糖果。

彼时,曼华不知道朱小翠图什么?一个黄花大姑娘要嫁给四十来岁的老男人,没钱没本事,还有个拖油瓶。

一天晚上,叶一山把曼华叫到跟前,这是妈妈离开后,他为数不多的清醒时刻。

“曼华,爸爸过几天就跟小翠阿姨结婚了。”

曼华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我不喜欢她!我就要妈妈。”

“她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叶一山一开口声音是嘶哑的,他也说不清是说给自己还是曼华听。

爸爸的话让曼华哭得更凶。

朱小翠还是嫁了过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

红珠钗红盖头红衣裳红喜字……

曼华红着眼睛看着这一切。

曼华看着叶一山,他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机械地被朱小翠拉着敬酒。

朱小翠今天的脸雪白雪白的,像是土豆上抹了面粉,难看极了!

她想到了妈妈柳眉,永远是那么优雅那么美丽,朱小翠连她的一个脚趾头都不如。

有了这个认知,曼华更讨厌朱小翠。用力啐了一口,转身想要离开。

猛然间,她被人重重推了一下,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手心杵在地上渗出血来,撕扯地疼。

眼前站着的是同村的大庆,曼华的死对头,他一脸得意地笑:“叶曼华,你有后妈了,以后有你苦头吃了。你亲妈是个潘金莲,后妈是个母夜叉……”

这句话深深地戳中了她的心事,曼华疯了一般扑过去,可是还没碰到人家,就被大庆再次打倒。

大庆的拳头即将落在她的脸上时,曼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了几秒后熟悉的痛感没有传来,却传来了大庆“哎吆”声。

曼华猛地睁眼,看到朱小翠用力揪着大庆的耳朵:“小兔崽子,以后你要是再敢欺负曼华,我就打断你的后腿,你给我记好了以后曼华我罩着!”

这么泼辣的女人大庆还是第一次见到,吓得连连点头。

曼华从地上爬起来,含着泪跑开了。

以往,曼华被人欺负回家告状,柳眉总是皱着眉头说她的不是。

第一次有人替她出头,还是她最讨厌的朱小翠。

叶一山婚礼上喝得大醉,曼华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难过。

她正要睡觉,朱小翠抱着行李进来:“今晚我跟你睡!”

曼华还没来得及拒绝,她自顾自地铺好床,随后又转身出门。

她想要把行李扔在地上,又害怕奶奶的巴掌,只好嫌弃地往里面挪了挪。

再进来时,朱小翠手里多了一瓶碘伏药水,直接坐在她的旁边给曼华受伤的掌心抹药。

曼华想躲却被她按住了,她的动作很轻柔,曼华的心也柔软了许多。

她别过脸去,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不会感激你!”

“随便你!”

朱小翠做完这些,关灯躺在曼华的身边。

朱小翠的到来,让这个死气沉沉的家里多了一丝生气。

饭桌上不再清汤寡水,小翠似乎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把寻常的饭菜做地有滋有味。

曼华的头发不再乱糟糟地,她变着花样给她编发。

爸爸的脸上也有了笑意,喝酒的次数越来越少。

尽管这样,曼华依旧很讨厌她。

她会把朱小翠新买的化妆品倒掉,换上一瓶子泔水;把她的衣服“不小心”剪一个窟窿或者烧一个小洞;把朱小翠前脚栽好的小葱连根拔起……

曼华做了很多事情,却没见过朱小翠向她发脾气,她轻描淡写地略过,让曼华很沮丧。

不久,朱小翠怀孕了,奶奶托人看了是个儿子,一家人喜上眉梢。朱小翠却很淡定,每天做饭下地,活一个也不少干,对曼华的态度也没有变。

这件事却让曼华恐慌了一阵子,担心有了弟弟,自己就会被赶走。她甚至动了让这个孩子消失的念头。

在门口撒红豆,在曼华水里放泻药,故意将伸出腿去下绊子……可惜在最后一刻,曼华都退缩了。

朱小翠给她梳头时的神情,把荷包蛋放进她碗里时的那抹笑,还有送她上学时紧紧拉着她的手,都成了阻止曼华的理由。

几个月后,曼华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朱小翠没能生出带把儿的。

奶奶很生气,不仅在语言上侮辱朱小翠,更在做饭上克扣她。

曼华趴在窗边,看着奶奶气哼哼地把小米粥摔在炕上,小翠惨白着端起粥碗,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眼泪一颗颗滚进了碗里。

趁着奶奶不注意,曼华钻进朱小翠的屋里,不情愿地把手上的鸡腿递了过去。

朱小翠抬眼,曼华看到她眼里的泪。

她没有接过鸡腿,而是把手塞进被子里掏出了三个鸡蛋:“拿去吃了。”

曼华别扭地冷眼瞟着她:“我不爱吃鸡蛋!”

朱小翠也不管她,把鸡蛋剥好塞进她的嘴里:“吃吧吃吧,等你长大了,你就可以脱离我的管制。”

曼华没由来地心里一酸,一声不吭地吃了起来。

“把梳子拿来。”朱小翠开口。

她轻轻地帮曼华梳理着头发,曼华的心里竟生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给妹妹起个名字吧?”朱小翠突然开口。

曼华歪着头想了半天:“就叫曼玲吧!”

“好!”朱小翠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曼玲六个月时得了急病,刚送去医院,孩子就不行了。

奶奶的脸上没有太多的忧伤,似乎松了一口气,她抱孙子的梦想似乎更近了。

朱小翠在医院里哭得死去活来,叶一山心里也难过,赤红着眼睛搂住朱小翠。

曼华紧紧地握着手里用糖纸折的纸鹤,这是她送给妹妹的礼物,可惜再也用不上了。

失去孩子对朱小翠的打击很大,她眼里的光彩所剩无几。人越来越瘦,就像是风中无助的枯叶,沉默着等待死亡的到来。

说来奇怪,平日里不喜欢朱小翠的曼华特别担心她,害怕她哪一天会突然消失。曼华开始偷偷地留意她。

那晚的月光很淡,照在窗前如此诡异,朱小翠借着惨淡的月光抱起了卤水坛子,一点点儿打开盖子。

曼华疯了一样冲进来,一下子打翻了她手里的坛子,恶狠狠地说:“朱小翠,你寻死觅活地做什么,你还有我呀!”

朱小翠看了看地上的卤水,又抬头看了看曼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紧紧地把曼华搂在怀里。

那一晚,她们抱头痛哭。

此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没有再提那晚的事情。

曼玲离开三个月后,奶奶再次催生,希望朱小翠能给家里填个男丁。

可惜,这个事才提出不久,叶一山就在石头场上出事了,直接被滚下来的大石头压成了肉饼。

朱小翠只看了一眼,就昏了过去。

十三岁这年,曼华终于连爸爸也失去了。

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瞬间苍老了许多,一下子一病不起。一时间家里的天塌了。

朱小翠咬着牙着手办理叶一山的后事,曼华傻了一般看着眼前的光景。

那几天,曼华没有上学,静静地坐在空落落的屋子里,心里特别害怕,害怕这漫无边际的冷清,也害怕那没见光的明天。

曼华知道这个家是留不住朱小翠的。

不久,朱小翠的娘家人来了,劝朱小翠跟他们回去,这个无底洞她填不满。

曼华两只手用力搅在一起,把耳朵贴在门框上,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我会回去,不过不是现在,等我婆婆的病好了,我就走!”

这句话让曼华又高兴又失落。

上学的路上,曼华低头走在前面,走着走着她突然冷不防问了一句:“奶奶好了,你真的会离开吗?”

朱小翠没有说话,认真地看了看曼华,想要探究她说这话的意图。

曼华不想被她看透心事,抬腿踢了一颗石子:“你别误会,我不是舍不得你,你也知道我不喜欢你,你走了就没人对我管东管西了。”

朱小翠拧了她的耳朵一下:“说什么混话,这里是我家,我是你妈,这里是我妈家。要去哪里?”

曼华一下子愣住了,心里冒出了许多酸酸甜甜的泡泡,嘴上却很硬气地说:“你不是我妈!”

“我知道,你妈又漂亮又大方,我根本比不了。”朱小翠抢了曼华的台词,漫不经心地说。

曼华讪讪地没说话。

病好的奶奶被曼华的二叔接进了城里,奶奶也想要把曼华带过去,却被二儿媳妇的一个眼神吓住了。

奶奶慌慌张张塞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曼华:“这是你妈的电话号码,你去找她吧,让她也尽一下当妈的责任。”

曼华死死地捏着那张纸。

朱小翠的家人来得更勤了,纷纷劝她改嫁。

她一次又一次地推说再想想,朱小翠的妈妈骂她脑子进水了,为了一个谁也不管的野孩子搭上自己的后半辈子,是个傻瓜!

朱小翠笑了笑没搭腔。

“朱小翠,你做的是猪食吗,这么难吃!”晚饭的时候,曼华突然把筷子摔在桌上。

“好端端地,你发什么疯?”

“赶紧滚回去吧,我要去找我妈妈了,她要带我去城里生活,她漂亮又有钱,你根本比不了!”曼华呲牙咧嘴。

朱小翠突然一脸疲惫:“曼华,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因为我有妈妈,她叫柳眉。而你什么也不是!”

“你果然是喂不饱的狼!”朱小翠气得摔门而去。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曼华拿起筷子夹菜,菜刚进嘴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昨天她用了别人的手机偷偷联系了妈妈,妈妈告诉她自己的生活才稳定,根本没有能力照顾她,她是叶家的孩子,理应叶家的人来照顾她。

亲妈都怕曼华拖累自己,她又有什么理由拖累后妈?

文/无忧

排版/刘没有

关注颜大的话匣子,读最动人的原创故事

文章标题: 发现我怀孕,继母给了我一巴掌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29-207217-0.html
文章标签:继母  给了我  怀孕  发现

[发现我怀孕,继母给了我一巴掌]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