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失忆人

时间: 2019-10-09 11:31:23 | 作者:4开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42次

  我失忆了,又一次。

  你们有过第二天起床就把第一天的事情忘记的经历么,第二天起床,脑袋空空的,对于第一天做过的事情一点印象也没有。

  不,不是没有印象,只是就好像没有发生一样,自己怎么拼命地去想也想不起来。

  我曾经坐在房间里苦思冥想,一个人看着太阳上山下山又上山,可就是得不出结论。

  我翻了日历,决定去看医生。

  此刻的我坐在一间小黑屋内,套出一本黑色的记事本,一边浮想之前发生的事情,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心理医生的到来。

  我目光游离,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本来自己已经找到了神经内科的医生,可自己跟医生说完之后,医生望着我脑袋诧异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把自己推荐到了这里。

  我观察着四周,漆黑的工作桌上杂乱摆放着杂志,半杯没有喝完的咖啡,还有随之而来的脚步声。 一个不休篇幅,年龄在30左右的男子穿着一件褐色的大衣走了进来。

  他坐在我的对面,近距离看可以看见他脸上的厚重的眼袋。

  我不安的把手放在桌上交织在一起。

  “什么毛病。”

  “我,”我添了一下舌头,停顿道“失忆。”

  “失忆?” 那人错愕地看了我一眼,

  “这个,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我们这里可治不好这个,你应该去脑科看看。”

  “不,我已经看过了,我的失忆和别人的不太一样。”我瞄了男人一眼,把头低下看着自己的双手。

  “怎么说呢,我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

  “不记得?”

  “对,我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第一天的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自己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男子把背靠在椅子上,把手支了起来。

  “这个病我好像听说过。”男人从抽屉里那出一叠厚厚的单子。

  我听着纸翻页的声音。

  “你这个病好像有个女的也得过,之前在北京那里医治过,没有效果,回到这里修养,但是在上个月出门的时候被差点车撞了。”

  “被车撞了?”

  “对啊,这个女的运气也不好,虽然没被撞,可人却被吓得倒下了,还把旧病复发了,加上那个地方的监控坏了,没有目击人,没有人知道那个司机的车牌号是什么,好像现在还那个女的还在医院里了,”这个男人对于这件事情显然有些好奇,拿着这份单子给我看了一眼,我望了单子上的女子,一张3寸的照片,女子穿着白村衫,马尾辫,两边留着刘海,眼睛傍边黑圆圈明显但面色清秀。

  我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医生,这个病?”我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个男人。

  男人沉思一会,“你这个病小时候就有么。”

  “小时候?”我回想自己儿时的记忆,自己生活在一个小县城里,每天做的生活的规律都是一个频率,刷牙 ,洗脸,上学,放学,回家,离家。

  好像自己从来没有逃离过这样的生活,自己每天按照这个剧本上台演戏,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岁月。 就算长大一点,自己的生活也只是换到了另一个地方,就算稍加改动,剧本还是这样的剧本。

  想到自己过往平淡的日子,我眼神一暗, “没有。”

  二

  我翻动桌上的照片,背靠在椅子上,思考着这张照片的女人是谁。

  这是一张在游乐场拍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面色憔悴,但她笑着脸对着镜头摆出一个v的手势。

  她是谁?

  我思考着,自己对于这个女人没有半分印象,可自己的桌上有她的照片,这个人一定与自己十分熟悉,我望着照片内女人待的地方,思考着这是什么地方。

  如果这张照片是在游乐场拍的,那自己是什么时候去得游乐场?

  我把头仰起来,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自己的脑袋存在的记忆也跟这天花板一样,空悠悠的空间上一望而际。

  我将昨天记录下来的日记打开,摸索了一下头,捉字琢句的游览下来,这个女孩的名字叫晴晴么,可自己不认识她,自己虽然得了失忆症但是对于以前的生活还记得住一些,如果自己以前认识她的话,第一眼就可以知道她是谁。那么这个晴晴应该是个陌生人,也不排除是自己现交的朋友。

  但意义不大,自己硬要说道的话,是属于那种在舞台中间也没人注意的角色,在自己校园生活里,自己就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角落,上学期间除非偶尔有人找自己,否则就一直待在那里不动,自己好像在那时就一直没有存在感,上课时基本就没被老师叫过,真是怪事,从小到大,自己的成绩算中等,可无论是老师多么袒护好生好,还是多想提问差生好,总该有一次叫到自己的名字才对,可无论是数学课,英语课,语文课还是其他自己拿手的科目都没有一个老师叫到过自己,真是怪事!

  三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病的。”医生下意识看了我一眼,又想了一会说道。

  “就算是问你,你也不清楚吧。”

  “不,我的失忆是断碎的。”我回答道。

  “断碎?”

  “没错。我的失忆只是偶尔复发,时有时无的,很难琢磨。”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只有在自己遇到伤心事的的时候才会发作。”

  “伤心事?如果你失忆的话,你怎么知道自己这件事是伤心事呢?”

  “上一次,我外出工作,遇见强匪给捅了一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如果不是一起开车的同事跟我讲这件事情,我也还迷糊的以为是自己生病了。”

  “嗯――”医生思考了一会, “你应该是忘记对自己不好的事情吧,老实说你这种病,在我个人看来很好,当然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你看,外边的城市像刀山火海一样油锅滚烫,我们这种血肉之躯根本经受不住考验,如果你可以在第二天忘记的话,那么你这个病我不觉得是坏事。许多人都想将那些不好的事情忘记,可是却很难忘记,而你只要在床上第二天醒来就可以将过去的事挥去彻彻底底的。”

  四

  “我可以坐这里么。”我的面前不知何时多了名女性,我看了她一眼,是个清秀的女人,扎着马尾,脸上画着淡妆,五官端正精致。

  “你这是在撕面包?”那个女人问我。

  我把手中撕一半的面包放下,看了她一眼。

  “抱歉,只是我有点好奇,在我看来一般人没有事情不会这样子做。”

  我没有说话,她大概是觉得无趣,也没有再打理我,拿出手机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好一会,我望着窗外,路上的行人衣装革履,步伐挺拔,我不知道他们这样步履不停,是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还是不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在消磨日子。

  老实说我挺喜欢观察别人在街上行走的轨迹,因为我是一名司机,司机的工作就是在马路上观察别人去的地方来拉客,我不知道是自己喜欢观察别人才去当司机还是当上司机才去观察别人。

  我个人希望是前者,如果是后者个人多了一份失落,当然这份失落只会在自己的心地里转瞬即逝,我喜欢在车停下时透过车窗去观望路上的人,我闲来无事,居无定所,以猜测他们要去的地方为乐。

  很少有人没有给我猜错过,一般的学生和女人的去向很好猜,你只要看看她们脸上的表情和张望的地方就会明白,有几个人,是去见朋友还是自己一个人独处,该去办公还是游乐,他们的脸上写满了自己一天的剧本,按图索骥,一丝不苟并且毫无声息的执行下去,总之,这是一群轻易将自己的生活暴露给社会的人群。

  “你叫什么名字。”这时女人已经将手机放进包里。

  我回过头表情错愕,女人对我妩媚一笑,“我叫晴晴。”

  五

  “你的记忆是在忘记么。” 医生问我。 我闭上眼睛,揉了揉鼻梁。

  脑海里把自己这些年的事情一一回顾,我发现自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本以为自己可以记住一两件,可真的当我去仔细回忆某个时刻自己做过的事情,某个多年未见的朋友的面容时才发现,原来我以为的记忆只是记住,它就像我小学背过的课本一样,第一刻接触时我对其烂若披掌,驾轻就熟,可实际上自己对它模糊不定,模棱两可。

  “我。”闻着一股迷香的气息,医生的话语在我耳畔轻轻萦绕,

  “这是我们新开发的催眠治疗法,它可以帮助你想起过去的事情。”

  “这个可以么。”我弱弱的问道。 “你需要想起来。”

  “我,需要想起来这些事情?……” 上一刻医生对我说的话,我觉得在某个时刻的自己也认同,自己的确在以忘记记忆而兴奋,每一天起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忘记以往的过去,按照新的方式生活每一天,这样新奇的生活就像是在白开水上撒下调味品一样,没有自己早已知晓早已品尝百遍不变的味道,而是要把它举起一口饮进不知其未的东西吸引着我,对于我这样的平庸男子,这种鲜活的生活的方式就像灵丹妙药一样让自己羽化登仙。

  可自己在知晓那样的生活后为什么还要来到这里,为什么我会希望医生把这个病治好。

  五

  “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无趣么。” 我盯着显示屏看着k发来这样的一句话,对面的这个k是我贴吧偶然遇见的,自己那个时候搜索治疗,没有找到一个和自己类似的病人, 然后我在贴吧到处求助,别人都以一种嬉笑的方式在我的地下肆意评价,没有一个人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躺在床上,愣愣的出神,难道一个人已一种真诚的方式祈求别人换来的只有笑话么,在我放弃的时候,我看见k在我的地下发了一句话,

  “我相信你。”

  在下面的日子里我和k加了qq。讨论一个人的失忆由什么原因引起。k在和我谈话中,我逐近知道k也是失忆患者,k拥有和我一样的病,在一开始的时候k也十分无助,k在国外找遍了类似的病例也没有找到一个相同的情况。

  k心灰意冷回国以后将自己这件事告诉别人,没有一个人相信k,他们只是喜欢盯着屏幕看别人乐趣罢了,k这样跟我说。

  “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无趣么。”k又发了一条一样的消息给我。

  我没有回,准确点我不知道该怎样会,老实说,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得这种病的时候我非常恐惧,我妄图四处搜索和我相同的人不是为了治好病,而只是想排挤自己是异类的想法而已。

  这种病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在某个角度来说它还帮到了我,我刚到城市,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生活在大城市有着诸多压力,可自己的这个病让自己第二天醒来忘记心中的不快,它在帮助我排挤心中的忧虑。 k的头像开始变成黑白色,我知道k已经下线了,就在我准备起身洗澡时,k的头像又立刻变了回来,k给了我发来一段话。

  “我不喜欢遗忘过去的生活,不管你怎么想,对于我来说忘记过去的事情就好像在抢夺我个人想要记忆的权利,每天醒来忘掉昨天所发生的让我自己对自己陌生无比,就好像被囚禁在一个钟表上,我望着时针走完一圈,对于他人而言是过去一天,可相比较之下自己只是回到原地, 我想见你,我们明天约个地方见面吧。”

  六

  “我希望你能杀了我。” 我脑海里浮现自己在游乐园的情景,自己的面前是个女性,这张脸好像在自己失忆前就见过。

  听着游人的嬉笑,我环顾四周,周围的场景开始拉远,我望着坐在自己前面的晴晴没有说话。 眼睛多了一份黑暗,我刚要张口,眼中的光就少了一份,眸子里不见色彩。

  脚底多了一个洞,我整个人忽然向下坠落,不知掉了多久,只决定自己一辈子都要在这不见底的深渊内下落。

  好一会,我躺在地面上,感受地下透过衣服抵达皮肤的冷气,身体才感到有感觉回来。

  “我不需要多光怪陆离的生活,我只想做个普通人,想和一个爱我的男人谈一场起伏跌宕,兜兜转转的恋爱,我不想因为一些事情让我忘了你,就像你忘了我一样。”

  是谁在说话?我站在黑暗中听到脑海里一个女人的声音,

  “想起来了么。”医生问我。 我没有回答,只是起身准备离开。

  “你难道不想治好你的病了?”

  “不需要了。”我随即告辞离开。 来到自己的车内,我找到那张和她五年前拍的照片幽幽叹气。 原来自己什么都没忘记,只是想不起来而已。

  七

  “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我已经厌倦这种生活了。”女人的声音在房间里传来。

  “一定要这样子么。”我看着晴晴问道。

  “恩。”晴晴这一刻眸子十分平静, “反正你也已经忘了。”声音十分细小。

  “你说什么?”我问道。

  “没什么。” 夜开始变黑,我坐在车里,嘴里叼着烟开始抽吸,鼻子被这股烟味呛到,我想,自己再怎样,也学不会抽烟。

  我放下烟,车灯打起来照在前面的马路上,一个女人站在那条我行驶的路上,视死如归。

  我呼了口气,发动引擎,听着车拉大马力的在地面平稳行驶的声音,我迎面开始不留余力的向前驶去。 这个女人,我握紧方向盘,内心有些不安,女子在看着我行驶的车辆,没有丝毫要闪避的意愿,她被耀眼的黄灯弄得睁不开眼睛,于是干脆闭上眼睛。

  我急忙右转,在一个绿灯还在停留的间隙,前面便是医院。

  我透过后视镜望着那个倒地不起的女人,把头深埋在怀里。

  “这么说,当时的你想撞我咯。”晴晴靠在我的怀里,问我。

  “哪有,只是你让两个相互忘了对方的人测试不公平。”

  “那里不公平。”晴晴把头看向我,随即在我耳边说道:“我可是从来没有忘记你,没有把和你的日子当成不幸看待。”

文章标题: 失忆人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95-202434-0.html
文章标签:失忆

[失忆人]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