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一个精通鸟语的奇人

时间: 2019-10-09 11:34:15 | 作者:叶木喊山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47次

  碾麦场,叶木喊山摄影文/叶木喊山去年寒假回家的时候,有个石家山的亲戚来找喊山玩,闲谈的时候告诉喊山,他们村有个老头,人称八叔,会和很多鸟儿聊天,能指挥鸟儿的行动,精通鸟语。

  精通兽语鸟语的人,在古典文学、民间传说里并不鲜见,但是真要说身边就有个这样的人,确实还是件稀罕事。

  听了亲戚绘声绘色的描述,喊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就想去石家山拜访一下这个奇人八叔。

  石家山距离我们村很远,且山路陡峭,冬天的山路上不是冰雪就是烂泥,摩托车都不好骑。

  我和亲戚早上出发,一直到下午才到了石家山村。我们烤了一会火,喝了一罐茶,我就迫不及待想去八叔家一探究竟。

  亲戚对我说:“你不要着急,现在去八叔肯定忙着,也不是给你演示本事的时候,明天一早,我喊你,我保证你既能看到八叔的人,还能看到他使唤鸟儿的本事。”

  我心里虽然急切,但是还是忍住答应了。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被亲戚喊出了热被窝。我匆匆忙忙洗了把脸,就跟着亲戚出了门。

  我跟在亲戚屁股后在村子的巷子里七拐八绕,最后并没有进哪一户人家的门,而是被亲戚带到了一个碾麦场上。

  看我神情有点奇怪,亲戚解释说:“八叔早上都在碾麦场上和鸟儿玩,你等等,他来了你就能看到他的本事了。”

  冬日的早晨,山村的碾麦场并不寂静。

  麦草垛子上有肥嘟嘟的斑鸠蹲着,四周掉光叶子的树上麻雀叽叽喳喳,还有叫不出名字的鸟儿,也和麻雀一唱一和,十分热闹。

  我们站在碾麦场旁边的高地等了大概十来分钟,就看到一个戴着羊皮帽子、穿着粗布棉袄的老头哈着热气,从村里慢慢走了出来。

  亲戚指着老人对我说:“这就是八叔,你先不要和他打招呼,等他喂完鸟儿了,你再和他聊。”

  我点点头,看着这老者缓缓走进了碾麦场。

  这老者一走到碾麦场的中间,周围的鸟儿突然像得到号令了一样,纷纷飞了过来,围着他不停地转,有些麻雀还落在他肩上,一点都不惧怕。

  老者嘿嘿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几把小米和瘪麦,轻轻撒落在碾麦场上,那些麻雀斑鸠都争着去啄食。

  我笑笑对亲戚说:“你也真是大惊小怪,这八叔肯定是喂鸟喂了很久,鸟儿都和他熟悉了,所以不怕他,敢落在他身上身边,也就如此而已,要是我这么做,鸟儿也会落在我肩上,你信不信?”

  亲戚说:“你别急,再看一会你就明白了。”

  老者撒下的粮食不多,没一会儿,鸟儿就啄食完了。但是这些鸟儿并没有离开,而是在老者周围蹦蹦跳跳,叽叽喳喳。

  老者摘下自己头上的羊皮帽子,指了指碾麦场的北边,对着鸟儿们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然后用方言说:“麻雀(qiao)子都去北边!”

  老者话音刚落,碾麦场上成群结对的麻雀突然“哗啦啦”一阵子飞起来,都落在了碾麦场的北边。

  我本来心里已经对老者的表演有点不屑,老者突然来了这么一招,一下子就让我愣住了:妈呀,麻雀懂人话?麻雀知南北?这怎么可能?

  我还在惊奇呢,就看老者很不满意地把羊皮帽子又朝南边边挥了挥,接着吹了一声口哨,用方言喊道:“那几只咕咕瞪(斑鸠)混在麻雀里干啥呢,飞到南边来。”

  话音一落,本来夹杂在麻雀群里飞过去的几只斑鸠,竟然能听懂人言一样,扑腾腾扇着翅膀从麻雀堆了飞了出来,落在了碾麦场的北边。

  看我目瞪口呆,亲戚笑着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你看着,老头子更绝的还在后头呢!”

  我这会亲戚的话都没敢接,我怕自己一出声,就把老者和鸟儿之间的交流给打断了。

  看麻雀和斑鸠都各归各的位子了,八叔很高兴,坐在一个碌碡上点燃了一锅子旱烟,猛吸几口之后对着麻雀挥了挥帽子说:“你们先唱一唱。”

  这群麻雀飞过去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声音也有,但是杂乱无章,叫声比较小。

  八叔这命令一下,麻雀立马兴奋起来,就像人有节奏地鼓掌一样“喳喳喳、喳喳喳”这样接连叫了好一阵子。

  八叔很满意,又对着斑鸠挥了挥帽子,吹了一声口哨说:“咕咕瞪你们也唱几句给老汉听听。”

  这群斑鸠不算多,目测也就百十个,竟然扭扭捏捏也一起发出了“咕~咕~咕......”这样的声音。

  看到这一幕,我就呆了,捏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很久,也没意识去接个电话。

  八叔抽完了一锅旱烟,心满意足地站起来,又从兜里掏出了一些粮食撒给了碾麦场上的这些鸟儿,这才优哉游哉朝碾麦场外面走去。

  我和亲戚在碾麦场外等到了他,我给他发了一根烟,然后问他说:“八叔,您真是神了啊,我觉得您是有特异功能吧,麻雀怎么能知南北,听人言呢?”

  八叔接过香烟笑笑说:“这没啥了不起,我自己肚子吃不饱的时候就开始喂鸟,这么多年了,鸟儿和我熟了,我也和鸟儿熟了,我做个动作它们就知道我要它们干什么。”

  听了八叔的解释,我虽然觉得合情合理,但是总感觉还是缺乏一点说服力。

  口技驯鸟什么的,我也见识过,能做到八叔这样的,堪称是神奇,怎么能用一句和鸟儿混熟就解释了呢?

  我想了想对八叔说:“八叔啊,我是沟下家人,我能不能跟着你学几天和和鸟儿说话的本事啊?”

  八叔还是憨厚地笑着说:“不是我说你学不成,只是现在人和人的信任都那么难,鸟儿啥时候能信任你呢?十年八年?你个年轻人,能沉下心和鸟儿打交道?这又吃不饱肚子挣不来钱!”

  我看了看八叔满脸的褶皱,觉得他的话一点都没错,但是我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对答。

  直至今日,说他不是个奇人,只是和鸟儿混熟了而已,我还是不信。老友们,来自喊山果园的优质花牛,气味芬芳,味道香甜,欲购从速,价格实惠!购果服务微信请扫码

文章标题: 一个精通鸟语的奇人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95-202441-0.html
文章标签:奇人  精通  鸟语

[一个精通鸟语的奇人]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