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百年古庙,石头棋局,他的棋友掀开衣裳,全是森森白骨

时间: 2019-11-09 | 作者:叶木喊山 | 来源: 松鼠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背柴人,叶骅摄影文/叶木喊山狗三叔小的时候,村子不远处有一座好几百年历史的庙宇,不过那时候就已经荒废了。这座庙宇虽然残破,但是看得出来曾经香火很旺盛。两人合抱的柱子,精致的瓦当和砖雕,隐隐还透露着它曾经的辉煌。狗三叔很喜欢去庙里玩。庙里有几棵老杏树,春摘杏花夏吃杏,秋天也能捡捡黄叶子,夹在老黄历里。老杏树下,有一个沉重的石头桌子,桌面上雕了棋盘,棋盘上有茶杯口大小的石头棋子,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看庙的道人喜欢下棋,所以花大功夫制作了这棋盘棋子。狗三叔说,当年这棋子基本上还是全的,可以凑合着供人下棋,他那时候痴迷下棋,经常坐在庙里的棋盘前扮演黑红两方,琢磨很久。那时候的人缺乏娱乐方式,所以喜欢下象棋的人很多,不少人家里备有象棋,有客人上门除了招待吃喝,主客切磋一盘棋,那也是非常惬意的。狗三叔家里没有棋盘,大人们的棋局,他也插不上手。尽管他自己觉得自己的棋艺要比很多大人强,可是每次他提出要和大人下一盘的时候,总算被大人们以轻视的语气拒绝。时间久了,狗三叔就不愿意找大人下棋了。同龄的小伙伴会下棋的很少,能和他棋逢对手的更是没有,所以他经常一个人跑到庙里,在石头的棋盘一个人下两边的棋,自己防守自己进攻,自娱自乐。有一天,狗三叔在庙里自顾自下棋,琢磨到精彩处,他忘记了时间,一抬头已经是满天红霞。他知道回家晚了难免父母的一顿臭骂,所以恋恋不舍起了身,朝庙门方向走去。当他走到庙门口的时候,发现墙根下的石凳上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这人骨瘦如柴,散乱的长发苍白如雪,但是他眼睛炯炯有神。看狗三叔走过来,这人开口说:“娃儿你很喜欢下棋啊,我在这看了你很久了。”狗三叔以为这人是个乞丐,不过看他年纪大,还是很有礼貌地说:“是啊大爷,我很喜欢下棋,您在这我都没看见。”老头站起身笑着说:“你这娃儿很有几分天赋,你要是喜欢下棋,老头子我可以指点指点你。”狗三叔一听这话,非常高兴,转过身子朝棋盘走去,他立马就想和老头子杀一盘。那老头子用一只干枯的手抓住他说:“娃儿真是痴迷,今天马上天黑了,你还不回家,家里人会不放心的。”狗三叔如梦初醒,他有点沮丧地对老头子说:“大爷,那我什么时候来和您下棋呢?”老头子说:“你记着,每个晴天的下午,太阳偏过你头顶的时候,你就可以来找我,我就住在这庙里,你一来我就能看到你。但是雨天、阴天你就不要来了。”狗三叔点点头,走出庙门就回家了。当天晚上,他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巴不得一口气吹散满天星,好早点去找那老头子下棋玩耍。第二天,狗三叔手脚麻利把父母安排的猪草打完,做了些家务,然后就直奔破庙去了。这时候太阳刚刚过中天,风吹杏树,枝叶哗哗作响,狗三叔环顾四周,没看到老头子。他心想:这老人可能要饭还没回来吧,唉,应该给他带一个馍馍的,怎么就忘了。狗三叔坐在棋盘旁的石凳上盯着棋盘一个人正在自言自语,不经意发现有个人缓缓坐在了自己对面的石凳上。狗三叔一抬头,正是那约他下棋的老头子。老头子哈哈笑着说:“娃儿挺准时啊,这么早就来了,来来来,我先试试你几斤几两。”狗三叔就盼着和老头子切磋了,所以他摆开棋局,拉开架势,就开始和老头子在棋盘上调兵遣将。狗三叔发现,这个老头子走棋就像一潭深水一样,不快不慢,不急不躁,平平淡淡却又绵里藏针,几乎无懈可击。两个人对峙了快半个时辰,狗三叔明显能感觉到老头子只是在和他玩儿,根本就没动真格,但是老头子看似轻描淡写的几下子,却能逼得他满头大汗。看村里大人下棋的时候,狗三叔常常从心里不屑:呸,臭棋。但是在老头子这,他感觉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的道理。过了一会儿,老头子似乎觉得这盘棋该结束了,随手走了几步,就把狗三叔给将死了。狗三叔受了挫折,一时竟然有点难受,坐在石凳上半天没动弹。老头子笑着说:“娃儿已经很不错了,不过你想要赢我,还得好好学习一阵子,这下棋呢,也是下心,你的心里要是不平平淡淡的啊,难得学到真本事。”狗三叔听老头子这么说,这才高兴了起来,他和老头子约定,明天他干完家务,还要来向老头子学棋。就这样,狗三叔一有时间就找老头子学棋,一个暑假的时间,他的棋艺突飞猛进。老头子见他进步快,也就不再客气,和他下棋出招越来越凌厉隐晦,到最后,想要赢他竟然也要花点心思了。快开学的一阵子,狗三叔好几天没有去找老头子下棋,有一天去找老头子下棋的时候,他垂头丧气,全然没有往日的兴奋。老头子问他说:“娃儿,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狗三叔说:“大爷,今年学校要修新教室,每个人多交一百块钱的建校费,我爸拿不出来,我不能去上学了。”老头子皱了皱眉头说:“原来是这样,今天你先不学棋了,你别不高兴,我给你想想办法。”老头子说完,就坐在石凳上掐掐算算,好一阵子后,他对狗三叔说:“娃儿,你家大门东边的菜地西北角,让你爸爸挖三米深看看,有你祖上埋的一点钱,够你上学了。”狗三叔很惊奇地问:“大爷,您怎么知道我家大门外有菜地呢?我爸爸从没说过我家菜地埋着东西呢。”老头子说:“你爸爸不知道。快去吧,你就说你听人的说的,别说是我说的。”狗三叔当天没下棋回了家,告诉他父亲说祖上在菜地里埋了一点钱,让他父亲挖出来。狗三叔的父亲很惊奇,问狗三叔他怎么知道,狗三叔按照老头子教他的敷衍了父亲几句。狗三叔的父亲其实也在为孩子的学费发愁,见孩子坚持要他挖一挖菜地,就抱着哄哄孩子的心态,扛着铁锹去挖了,谁知真的在菜地三米左右深的地方挖出了一个黑陶罐子,里面装着七八十个银圆。就这样,狗三叔上学的学费是不愁了。开学前,狗三叔家里磨了新麦面,狗三叔拿着喷香的新麦大馒头去找老头子下棋,他兴奋地告诉老头子,自己可以上学了,把专门给老头子带的大馒头递给了老头子。老头子微笑着把馒头接过来,并没有去吃,而是把馒头放在了棋盘上。他对狗三叔说:“娃,生活要靠双手,我告诉你一些事情,虽然有违规矩,但是无伤大雅,你记住啊,以后千万不要指靠祖宗的钱财过日子,要靠自己。”狗三叔似懂非懂地答应了。他见老头子不吃馒头,就对他说:“大爷,这是我妈用新麦面做的馒头,我专门给你带的,你吃吧。”老头子笑着说:“我不吃人间烟火已经几百年了,和你相遇是缘分,今天咱们的缘分到头了,我也该和你娃儿告个别,不是我不吃你的馒头,是我吃不了,不信你看看。”老头子说完,掀起了自己肚皮上的破袍子,只见袍子下全是森森白骨,没有一点血肉。狗三叔心里一惊,但是他抬头看老头子眼神善良澄澈,就一点都不害怕了。他问老头子说:“大爷,您是鬼吗?”老头子哈哈笑着说:“这些年不人不鬼,不过今天到头了,我已经罪孽赎尽了。”狗三叔还想问什么,老头子却拿起馒头塞到他手里说:“今天你要早点回去,你这娃,有福气,以后吃碗安稳饭不成问题。”狗三叔在老头的催促下走出了庙门就回了家。当天晚上一场大暴雨,第二天人们发现,那破庙已经在大雨中支离破碎,连院墙都坍塌了。狗三叔说,他当年能从临时工招成正式工进工厂,除了有个高中学历,主要还是他棋下得好,代表工厂拿了好几个市级、省级工会的象棋竞赛奖。往期文章一个老猎人的诡异经历之(二十一)看门蜘蛛一个老猎人的诡异经历(二十五):老鼠娶亲一个老猎人的诡异经历(二十六):狐狸油子故事·奇闻·民俗·读书 叶木喊山工作室 | 专注于民间好故事

文章标题: 百年古庙,石头棋局,他的棋友掀开衣裳,全是森森白骨
文章地址: http://www.sslnew.com/article-95-203956-0.html
文章标签:森森  棋友  古庙

[百年古庙,石头棋局,他的棋友掀开衣裳,全是森森白骨] 相关文章推荐:

    Top